黑耀镜の恶魔城

楼主: astray2

[同人小说] ~真说·WHITE BREATH~重制版更新第一章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7-9-18 18:29:09 | 显示全部楼层
[wma]http://tactics.huming.com/sua/music/aoituna.wma[/wma]
第五章 Destined For
醒来时,正是夜里。
床头的灯被调成很舒服的暗黄色,柔柔地照着眼睛,一点都不觉得刺眼,暖和的被子轻轻地裹住身体,把温度封锁在小小的被窝中,柔

软的床垫紧紧贴合背部,让人不由得彻底放松身体。
是自己的房间。
“你终于醒了!”洋子兴奋的声音自床边传来。
“?洋子小姐?你怎么在这里?”翼被吓了一跳,“该不会是想夜袭我吧……”
“想得美!”洋子白了他一眼,“我只不过是担心你就这么被打死了!”
过了好久,翼才回想起来之前发生的事情。
“是水月?!”翼惊叫。
“是啊,”洋子叹气,“不,或许已经不应该称‘他’为水月了。”
“什么?为什么?”
“具体的我也不清楚,只是他在被你打倒之后会突然拥有那么强大的力量,按常理来说是不可能的,除非……”洋子托腮,“你在和他

交手的时候有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异常?”翼被这么一问,皱眉思考起来,刚刚醒来的大脑还处于半混沌状态,要理出思绪需要不少时间,“他突然变得那么强,之前

……”
“对了!之前他脸色非常苍白,而且被我砍伤一次之后实力就大幅下降,好象是失血过多的样子……”
“看来没错了,”洋子击掌,“他的身体已经被恶魔所占据。”
翼惊讶地瞪着眼睛。
“看来他是与恶魔签定了血之契约……阿鲁果然猜得没错……”
“那个,洋子老师,可以跟我说得详细一点吗……”
“你先休息,”洋子拍拍翼的被子,“之后还会有很多事情要做……”
看着洋子表情凝重地离开房间,翼辗转反侧。
水月那恐怖的力量仍深深地留在脑海中,那时的绝望感让翼心里一阵窒痛。
翻来覆去,实在难以安心入眠,翼蹒跚着下了床,慢慢地挪向客厅。
后脑勺还隐隐作痛,微微的晕眩感挥之不去,摸索着打开门,发现有角,哈玛和洋子都在。
“醒了。”有角点头示意,“正好有事情告诉你。”
洋子搀着翼坐了下来,哈玛递上一杯热水。
喉咙的确干渴的厉害,翼一口气喝空了茶杯。
“水月的身体被恶魔占据了。”有角开门见山。
“‘占据’……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自古以来,都有人类与恶魔接触的事情发生,部分人类为了得到强大的力量,与恶魔签定契约,用自己的少量灵魂来换取恶魔的魔力

。水月因为持有妖刀,所以自然可以见到恶魔。他应该也是签定了契约,不过,看他的情况,恐怕他是将自己全部的灵魂交给了恶魔…

…”有角沉思,“现在那个恶魔应该已经吞噬了他原本的灵魂了……”
“什么?!”翼惊讶地轻叫,“水月他,已经……”
“是的,已经死了,”有角点头,“恶魔在得到人类的身体之后,同时具备了强大的魔力和在人间行动的能力,会对人间界造成极其大

的威胁,所以,先不管水月如何,你要阻止那个恶魔。”
“阻止……”回想起自己被瞬间击败的场景,翼低下了头,“我做不到……”
“怎么了……翼……?”洋子关心地搭在翼的肩膀上。
细微的颤抖从翼的肩膀传来,洋子叹气,求助地看向有角。
“翼。”有角开口,“知道你为什么会输吗?”
“不知道……”翼的声音很颓唐,如秋月的落叶般萎靡。
“因为你的心不够强大,”有角一把拉起紧盯着地板的翼,逼他与自己对视。
深深望如对方颓靡的眼中,有角一字一顿地说:
“只有心坚强了,你才能变得强大。”

[ 本帖最后由 astray2 于 2007-10-11 18:35 编辑 ]
 楼主| 发表于 2007-9-19 16:10:57 | 显示全部楼层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翼喃喃地反复说着。
有角面无表情,硬是把翼扯上了车,带着他来到空地上。
“跟我交手!”下了车,有角硬是把一把剑塞到了翼的手上。
翼握着剑,一脸不解。
“跟我打过,你就会知道自己到底输在哪里了,”有角直视翼,“然后,就可以转败为胜!”
翼全身一颤:“真的?”
有角点头:“真的,不过不可以使用克劳索拉斯的力量。”
“……好。”翼举起了手中的剑。
“来了!”有角大喝一声,举剑劈向翼!
翼抬起手臂想挡,却觉得额头一凉,一撮头发已被削了下来。
“很奇怪吗,自己的速度突然变得这么慢。”有角看着翼惊讶的表情,冷冷说道,手上的动作却毫无停顿,手腕反转,细剑上挑,“铛

”的一声击上翼手中的长剑。
顿时,翼只觉得一股巨大的力量顺着剑身传来,简直要把手扭断一样。
一声轻叫,长剑被挑飞出去。
翼惊讶地看着自己的手。
“知道你之前为什么可以达到那么强的水平吗?”有角收剑,“因为克劳索拉斯的力量强大到就算你站着不动,也可以发挥出巨大光辉

力量的地步,所以,没有了光辉之剑,你连剑都握不紧,连剑都握不紧的人,又何谈胜利?”
一句话,却听得翼全身僵硬。
的确,自己之前,完全是在挥霍光之力,大多数招式都是通过光辉之剑的引导做到的,要说真正由自己做到的,甚至想不出一次来。
有角见他沉思的样子,第一次说这么多话:“你连想要握紧剑的想法都没有吧?”
“……是……”思索半晌,翼缓缓点头,虽然不愿承认,那却是不争的事实。
“所以你要放开对克劳索拉斯的依赖,这样才能真正地发挥出最强光辉之剑的力量。”有角捡起不远处的剑,递给翼,“学会自己战斗

。”
“……好。”翼双手握住长剑,表情坚定起来。
“恩。”有角赞赏地点头,脚下一转,突然从侧面刺向翼!
翼转身格挡,却被有角有力的一击震得一个踉跄。
还没有稳住身子,有角已经欺身而近。
腰上一痛,被一脚踢倒。
“呜……!”猛地砸上地面,坚硬的水泥硌得骨头生疼。
“不错,虽然没有力量,但你的反应的确很快!”
站起身,翼甩甩酸痛的手臂,又握起剑:“再来吧!”
有角二话不说,俯身又是一个突刺!
“哐!”
…………
洋子和哈玛过了好久才找到他们两个。
到达时,只见两人的剑上下翻飞,翼满头大汗地来回格挡,虽然狼狈却没有被有角突破防守。
终于,翼看准时机剑身一转,两把剑紧紧相擦而过!
顿时,形成了两人对峙的情形。
有角略一惊叹,手腕轻挥,翼还没有反应过来,剑就被打落在地。
“唉!”翼懊恼地叹气,没想到连拼死战法都不行。
“怎么样?”洋子见胜负已分,忙上前询问。
“不错。”有角点头说道。
“是吗……那就好……”洋子松了口气,又上前关心翼,“还好吗?身体有没有什么不舒服?”
看着洋子关切的神情,心里没来由地感到一阵温暖,好象回到了小时候妈妈温柔的怀抱一样,翼微微一笑:“没问题的,我一定能打败

水月,还有那个弥那。”
“呵呵,好啊好啊!”洋子见他斗志昂扬的样子又回来了,开心地抱了一下他,“加油哦,先打败有角!”
翼笑着给洋子抱住,心情好象也被传染了一样,慢慢晴朗了起来,不知不觉地,嘴角浮现一丝笑意。
只是他们都没有注意到一旁石化的哈玛,脸上两行男儿泪……

连续几个礼拜,翼都和有角进行着训练。
从一开始的毫无抵抗之力,到后来的完全防御,再到开始能够反击,抛开光辉之剑,翼的成长依然非常迅速。
有角密切地注意着翼的变化,连他都为翼那仿佛天生就是为了战斗的脑子所惊叹。

一天,训练结束。
翼满身大汗地买来两罐汽水,当他把其中一瓶递过来时,有角一怔。
这么多年来,还没有一个人给过自己任何东西。
本来接触的人就少,机关里面的人都冷漠少言,虽然合了自己的性子,有时却还是会希望有人关心一下自己。
每当这时候,就会情不自禁地想起玛莉娅。
那轻柔的语调,那温暖的关心,虽然过去了这么多世纪,却还像是在昨天,伸手处,仿佛就可以触及她温热的身体。
自己的冰冷身体,已经有多久没有人去温暖了……
或许真正需要温暖的,是冻结的心灵吧。

翼第一次见到有角若有所思的样子,拿手在他眼前晃了晃:“有角?”
有角回过神来,低头打开了汽水,往嘴里灌着。
没想到他还有不好意思的时候啊。翼在心里窃笑。
“喂,有角。”
没有回答,有角只是停下了牛饮看向自己。
“为什么水月……啊,不是,是那个恶魔,这么长时间了还没有做什么?”
“恶魔在寄居人类身体之后还需要一段时间适应。”有角解释道,“因为恶魔的力量过于强大,很可能会使肉体崩坏,所以,恶魔也会

有一段时间不能动弹。”
“哎?”翼打了个响指,“那我们岂不是应该赶快去消灭它?”
“很可惜,”有角冷冷地说道,“我们找不到它,大概是躲在哪个地方吧。”
“是吗……那就是说还要等它造成破坏了才能找到它吗……”
“是的,不过,现在开始你要记住,无论如何都要在战斗之前设置结界。”有角叮嘱道,“因为一旦恶魔什么的饿为世人所知,一定会

引起恐慌,混乱的世界反而会帮助恶魔增长力量。”
“是啊……知道了!”翼打开汽水,一饮而尽。
“你从现在开始可以启用克劳索拉斯了,”有角补充道。
“恩,”翼一笑,“终于又可以战斗了啊……”
翼捏扁喝空的易拉罐,用力抛了出去,铝罐反射了一下黄昏的光辉,掉进了草丛中。
 楼主| 发表于 2007-9-20 16:21:43 | 显示全部楼层
“弥那……”苍真的声音隐隐约约地传来,弥那四处张望,却找不到那个熟悉的身影。
四周白茫茫的一片,似乎是浓浓的雾气,伸出手去,连五指都难以分辨。
“苍真君?”弥那不安地呼唤。
突然,被人从身后一把抱住。
“呀!”弥那一惊,“苍真君?”
回头一看,苍真温暖的笑容就在眼前。
“弥那,我不在的时候,你还好吗?”
“我……”刚想开口回答,苍真的脸却渐渐模糊,变成了水月。
“弥那……对不起,我回不来了……”水月的声音听得人一阵心酸,“你要好好照顾自己,不要受委屈……”
周围的一切随着水月的话语摇晃模糊,渐渐的变为一片黑色。
弥那睁开眼睛,坐在床上。
脸上似乎有些潮,伸手一摸,手指上滑腻地沾着泪。
咸咸的,像血一样的眼泪。

究竟,我是为谁而哭……?

睡意已去,弥那静静地坐在床沿,望着窗外微微发白的月光,和投在玻璃上的斑驳树影。
半夜醒来的空气,凝滞得不象话,让人感到喉咙里一阵阵干渴。
没有风,却也感觉不到热度。
现在才尝到孤身一人的寂寞,弥那试着拨了水月的电话,却没有回应。
打开唱机,听老旧的音箱里低低地流出吟唱。

Poets often use many words
To say a simple thing
It takes thought and time and rhyme
To make a poem sing

With music and words I've been playing
For you I have written a song
To be sure that you'll know what I'm saying
I'll translate as I go along
Fly me to the moon
And let me play among the stars
Won't you let me see what spring is like on Jupiter and Mars
In other words: Hold my hand
In other words: Darling kiss me

Fill my heart with song,
And let me sing forever more
Cause you are all long for all I worship and adore
In other words: Please be true
In other words: I love you

In other words: Please be true
In other words: I love you

低沉的音乐带着浅浅的感伤,在房间内轻声诉说……

翼的家,客厅内。
同样的音乐从高档的专业音箱中传出,有角收起CD,坐回沙发。
“喂……我说有角……你喜欢这种歌?”哈玛神色怪异地盯着不置一辞的有角。
“那哈玛老师你听什么?”翼好奇地问。
“至少……”哈玛搔搔头,“至少也要摇滚一点的吧……”
“可是,我也很喜欢这一首呢。”洋子装模做样地叹气,“看来还是迎合不了哈玛的口味啊……”
哈玛再度石化。
无视掉他,翼苦恼地说:“洋子,有角,我已经好几个礼拜没去学校了,学习怎么办啊……”
“我跟有角不是帮你请假了嘛,”洋子喝了口茶,“再说你不是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可是我总不能一辈子干这种见不了光的事啊,我也要生活。”
洋子一愣,半晌托腮道:“也是呢……”
“从明天起还是正常上学吧,”有角说道,“不过你承受得了吗?压力。”
“应该没事,至少也得过过普通高中生的生活吧。”
听翼这么一说,几个人心里都涌起一丝愧疚。
“哎,翼,”洋子小心地问,“你不会怪我们吧……把你拖到这种事里来……”
“怎么会呢,”翼大大咧咧地一笑,“我这个人啊,宁可做点什么也不愿意一事无成地待在那里,更何况是保护世界这种大事!”
“你这么想啊,”洋子放心地坐了回去,“那太好了。”
“恩,那么我睡去了!”翼笑着站起身,“晚安!”
“晚安!”洋子温柔地回答。

回到房间,翼一下子栽在床上。
软软的被子,满是阳光的味道,洋子白天帮他洗的。
或许刚刚装做没关系,只是为了这种体贴能够再多留一会吧……
多像一家人啊,坐在一起聊天的一家人。
在洋子身上,有着妈妈的感觉……
自嘲地笑笑,翼沉入了梦乡……

妈妈,妈妈……
多么亲切的称呼。
那么温暖的怀抱,有一天却消失得无影无踪。
没有离开前的拥抱,
没有离开前的不舍,
甚至,
连一句话都没有留下。
年幼的翼,等了很多天,很多天,
但是,却再也没有等到妈妈的身影……

如果哭泣的是梦,
那么现实中的我,为何满脸泪痕?
如果受伤的是我,
那么梦境中的心,为何会这般刺痛?
如果我拥有的是光明,
那么又怎么,会感到无止尽的黑暗……
发表于 2007-9-20 19:08:01 | 显示全部楼层

~~

让我想起一首你写的歌词 ......感人哦~~~
 楼主| 发表于 2007-9-21 15:05:55 | 显示全部楼层
买的两辆车都被毁了,翼无比郁闷地挤公交车上学。
拥挤的空间,浑浊的空气,嘈杂的声音,这些对于生活优裕的翼来说实在是不堪。
皱着眉头忍受着,翼被挤在人群中间,连个固定的地方都没有,站了不一会,脚就已经开始酸痛起来。
叹气,看来还是得买车啊……

正想着,突然“吱!”的一声尖啸,公交车猛然一个急刹车,整车的人都猝不及防地向车头摔去。
“啊!”惊叫声纷纷响起。
没有抓住任何东西的翼更是倒霉,直接摔在地板上。
回过神来的时候,车子已经停了下来,身上一个软绵绵的东西正在蠕动着。
“呀……好痛……”可爱的女声响起。
哎?看着娇小的女生毫无自觉地坐在自己的身上摸着头,翼一下子不知道如何是好。
车厢内的乘客纷纷起身,破口大骂起来。
更有人直接冲向司机,拎起司机的衣领准备动粗---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听到惨叫声,翼第一个回头,却看见---
动手的青年手中拎着一具无头的尸体,大量的鲜血染红了驾驶座,连车窗都变成了血红色,一截脊骨从断裂的脖颈处支了出来,和白森森的喉管粘在一起,滴着红红白白的液体,

似乎是脑壳的骨头碎片被脑浆黏连着甩得到处都是……
“不要看!”翼大吼一声,伸手捂住了探出头来的少女的眼睛。
可是已经晚了,车厢爆发出一阵骇人的惨叫声,听得人毛骨悚然。人们开始疯狂地从车窗向外跳。
“难道是恶魔吗!”翼心里一懔。
“啊!!!”突然,无数惨叫声从外面响起,听得人寒意大起。
刚刚逃出车外的人纷纷捂紧了头,但是“啪啦啪啦”的脑壳碎裂的声音还是不断响起,一时间马路变成了地狱,鲜血 脑浆遍地横流,令人毛骨悚然的惨烈的哭叫声笼罩了整条大街


“天啊……”翼不禁握紧了拳头。
身边的女孩仍然死死地闭着眼睛,翼庆幸自己及时设置了高级结界,因为,听到这种声音的人绝对会疯掉……

“轰!”突然一声爆炸,整个公交车瞬间被淹没在浓烟与火焰中。
“哇!”一个小女孩出现在车旁边,巨大的声响吓得她大哭出来。
眼泪不停地从脏兮兮的小脸上滚落,全然没有感觉到危险的逼近……
一只干瘦如骨的手飞快地地移向因害怕而颤抖的头,眼看小女孩就要惨死……
“不要!!!不要伤害我的女儿!!”一声凄凉的悲叫从不远处传来。
“恩?”手的主人--一个身材硕长的黑发男子骤然停止,转头望向声音的来源。
一个女人浑身是血地倒在一辆车旁,正拼尽力气向女孩的方向爬着。
“妈妈!”小女孩一声哭叫,奔向女人。
但是---
一把抓住小女孩,又把她提起来,男子扭曲的脸上浮现出快乐的神情。
“不!不要!!”女人见状,泪如雨下,痛苦与绝望充斥着她的眼睛,她更加拼命地爬着,受伤的双腿在地上留下一条长长的血迹……
男子满意地欣赏着这场悲剧,手上微微施力---
“妈妈!妈妈!!”小女孩挣扎起来,“好疼!好疼啊!”
“女儿!!!”女人伸出满是鲜血的手,“求求你!不要伤害她!你要杀就杀我!她还只是个孩子啊!!!”
男人毫无反应,轻蔑地瞥了女人一眼,又加重了手上的力量……
“啊!”痛苦的叫声响起,竟是来自男人。
男人弯着腰,紧紧地捂着手臂,大量的血液正从他的指缝中渗出。
“你……你是谁……!”男人的面目变得更加狰狞,充满了血丝的眼睛狠毒地瞪着左方。
一把微微闪烁着蓝色光芒的长剑横在女孩和她的母亲前面,虽然一动未动,却丝毫没有空隙。
翼左肩膀上扛着少女,右手持剑,在熊熊大火的衬托下显得无比坚毅。
“没关系吧?”
身后的女人紧紧抱着女儿痛哭,生死的一瞬间让她几乎痛苦得死去。她抬起头来想要感激,可是话还没有说出口便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没想到又见面了呢,”翼温和的笑容此时极能让人安心,“沐司沐司。”
 楼主| 发表于 2007-9-22 15:26:17 | 显示全部楼层
“不要碍事!”男人的怒吼声打断了翼的微笑。
翼脸色一冷,轻轻把肩膀上的少女放在了地上。
“你好烦啊……”翼不耐地甩手。
“可恶……你难道就是那个光辉之剑的小子……”
“正是。”翼一笑,突然间消失!
“铛!”光辉之剑猛然袭至,却被男人一甩手格开。
“?!”翼的心猛地一跳,面前这个家伙不好惹!
“亚空间移动吗……”男人狞笑。
“切!”翼翻身落回原地,却不见男人追袭,脚下发力,已经又一次攻到男人面前!
“铛!铛!铛!铛!……”撞击声不绝于耳,翼不停地进行亚空间移动,从各种刁钻的角度攻击。
男人虽然格挡住了全部的攻击,但其实已经满头大汗,翼迅猛的攻势再加上光辉之剑灼热的能量,打得手心一阵阵火辣。
突然,手臂一松,一个巨大的空隙出现在正前方!
翼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眼前一闪之际,光辉之剑已经传过间隙席卷而来!
男人大惊失色,情急之下,竟然一掌打出一个火球,向沐司沐司母女袭去!
不好!
翼见状,急忙收手,但是却拔不回光辉之剑,扭头一看,男人竟已经抓住了剑刃!
眼看火球就要把沐司沐司母女烧焦,翼放开手中的剑,一个亚空间移动,硬生生地用背挡住了炽热的火球!
“嘭!”火球在身后爆炸,一阵不知道是凉是热的感觉在背上化开,紧接着就是一阵没入骨髓的剧痛。
“啊!”翼惨叫出声,却拼命支撑着。
“哥哥!!!”沐司沐司尖叫。
男人落井下石地,又连续不断地放出火球!
无数爆炸简直要让地面震动,浓烈的黑烟膨胀起来。
硝烟散去,翼颤抖的身影慢慢浮现。
用肉体去挡魔法的攻击,任谁都不可能承受得了,翼感到背部已经麻木,东西烧焦的味道冲入鼻腔,意识急速地模糊起来。
“哥哥!”“小伙子!”
拼尽全身的力气,翼跪到在地,却迟迟不肯倒下。
“还活着……?”感觉上男人玩味的声音从很远的地方传来。
“嘭!”又是一个火球!
“翼!!!”洋子的声音突然响起,翼只感到自己被温柔地抱住,眼前却是一片漆黑。
“糟糕……得通知有角才行……”洋子自言自语地说着,匆匆忙忙打开电话,“那家伙,居然在这种时候去释放封印!”
“看来又来了个送死的美人呢,”男人猖狂地笑,“今天真开心啊。”
“你这家伙!”洋子死死瞪着男人。
男人举起手臂,张开的手掌中,一团火光正越变越大。
“呼~终于出来了!”正在这时,一个声音不合时宜地响起。
“?”洋子看着男人盯着自己身后的眼睛瞪得巨大,转头……
“Creuzoi?!"
“姨妈?!”
刚刚被扛在翼肩膀上的少女和洋子面面相觑。
“哎?”男人的眼睛瞪得更大。
“你怎么在这里?”两个人同时发问。
“呼~看来没什么问题了。”洋子松了口气,“这里就交给你了,我带他去医院。”
“哎?为……为什么……”没等Creuzoi问完话,洋子就背着翼带上沐司沐司母女两个一溜烟跑了。
“唉……”Creuzoi叹气,“为什么要我跟这么一个丑大叔打啊……”
“你说什么?!”男人勃然大怒,“小姐,你就要死了!!!”
“是吗……”Creuzoi显得气定神闲,“忘了告诉你,我主修黑魔法呢……”
话音刚落,一道黑色的闪电劈上男人……
 楼主| 发表于 2007-9-24 14:46:26 | 显示全部楼层
“碰!”“啪!”“枰!”“轰!”
红色的气体,黑色的球状物,紫色的闪电……无数莫名其妙的东西暴风雨般向男子狂轰滥炸而去。
男子位于暴风眼的中心,脸上的表情只能用“可怜兮兮”来形容。
各种各样的爆炸声不绝于耳,其间还夹杂着某个狂笑声。
“捏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男人被这恐怖的笑声吓得面色惨白,身上到处都在冒着缕缕青烟……

醒来时,不知道身在何处。
洋子面无表情的端坐在自己身边。
全身都酸痛得要命,好象被人把所有的血液抽走了再灌进来一样,翼皱着眉头坐起来,背上竟奇迹般的没有了丝毫疼痛。
“洋子老师……”一定是她治好了自己,翼刚想开口道谢,却被洋子一句话堵了回去。
“为什么要舍弃光辉之剑?”
低低的声音中却蕴含着深重的怒气,翼不禁一怔。
“为了救那对母女?”洋子说出了答案,“可你应该知道那样会毁灭这个世界,却只是为了一对母女!”
“……是的,我知道。”翼沉默半晌后,点头,“我知道得很清楚,但是,我不会后悔那样去做。”
这回轮到洋子愣住。
“洋子老师你大概不清楚,没有母亲的痛苦,”翼低头,“我却清楚得很。”
是的,非常清楚,清楚到深入到骨子里面,永远无法抹杀的清楚。
“所以啊……”翼深深吸了一口气,“我不会为了所谓的全世界就放任一对母女的分离。如果没有这些母女家庭,又哪来的世界。”
洋子的眼神很复杂:“可是如果我们没有来的话,你要怎么继续保护她们?”
轻轻抚摩肩膀上的痕迹,翼笑道,语气中充满着绝对的自信:“我既然能够把它放弃,那就能够把它拿回来。”
“是~吗?”突然一个声音响起。
“Creuzoi?”洋子惊讶地问道,“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剑呢?剑呢?”
“不用担心~”Creuzoi拖长了话音,“喏。”
一个闪光的小球出现在她的手心。
“哈……总算回来了。”洋子整个人松了下来,“翼,快拿回去。翼?”
翼石化般地坐在那里,望向Creuzoi的眼神简直就像是北极熊见到海啸一样的惊讶。
“干吗啦,这样看着人家,”Creuzoi白了他一眼。
这……这不是我在公交车上救了的那个女孩吗!
“切,还自以为是地用个结界把我封住,幸好我平时还爱解结界玩,不然你还不知道怎么死的呢!”
……大脑一片混沌。
“好了,快拿着‘剑’。”洋子在一旁不耐烦道。
“哦,谢谢!”经洋子提醒,翼才想起来接过Creuzoi递过来的“剑”。
看着发光的小球融入手掌,翼松了口气。
“我说,”洋子转头问道,“你怎么在这里?那个男人呢?”
“干吗啦姨妈,不欢迎我哦!”Creuzoi嘟起小嘴,“人家花了好大的力气才把他送到冥界的说……也不报答我一下……”
“没有不欢迎啊,装什么无辜。”洋子拍她的头,“谢谢你啊。”
“切,还说没有,脸上都写着呢……”Creuzoi反驳,微微鼓起的粉腮显得可爱至极。
“好……好……是我的错……”洋子投降,“那你住哪里?事先说明,我可没有地方给你。”
“那么……”Creuzoi的头慢慢转向在一旁发愣的翼,“你家多大?”
“啊?”翼一惊。
“问你家多大呢!”Creuzoi眉毛一竖,猛地靠向翼,两个人脸之间的距离骤然缩短到几乎没有的程度,“少磨蹭!”
“哇啊-!”翼被她突然的举动吓了一大跳。
“公……公寓……”他结结巴巴地回答。
“哦?那好。”Creuzoi点头,“就住你家了。”
“啊?”翼好象北极熊看到海啸之后又被卷走了一样,用“你……你说啥?!”这种眼神瞪着惊人之语的发出者。
“好主意呢。”洋子在一旁附和。
“啊?什……什么东西啊……”翼反驳,“孤男寡女……”
“少废话!”Creuzoi一把拉起话还没有说完的翼,“带我去你家!”
“什么啊……我……”
看着翼被连拖带拽地扯走,洋子轻松的表情猛地消失,她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喂?是阿飞吗?谢谢你啊,”她对着电话那头道谢,“把Creuzoi送来,真是帮了大忙了。”
…………

第五章 Destined For 完
 楼主| 发表于 2007-9-25 13:43:0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六章 Aqualovers
“这么小?!”一进门,Creuzoi就抱怨道,“叫人怎么住啊!”
又不是我求你来住的……翼心里嘀咕。
“这么乱?!”Creuzoi继续惊叫,“叫人怎么住啊!”
那你帮我收拾啊……翼继续嘀咕。
“这么多?!”Creuzoi还在叫,“我怎么有这么多衣服,嗯?”
“嗯”什么啊……那种事情应该问你自己吧……
“喂!你倒是说话啊!”终于把矛头转向了翼。
你叫我说什么……翼无语地望着她。
“呼!算了!我换衣服!”
换就换吧……啊?换衣服?!
还没等翼反应过来,Creuzoi已经开始脱衣服了。
光滑的小腹显露出来,柔美的肌肉纹理被白皙的皮肤包裹,上面微微带着汗水,和透过窗户的午后阳光组成了一幅让人心跳加速的画面。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看见她丝毫没有停下来的趋势,翼突然想起来夺门而逃。
躲到自己的房间里,翼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天啊……那是个什么女人啊……
回想着刚刚那个诱人的场景,作为一名发育正常的青少年的翼当然开始有所反应了……
可是……
“碰!”的一声响,门被某人一脚踹开。
“哇呀呀呀呀~~!!!”沉浸在YY之中的翼被吓了一大跳,惊叫起来。
“……干吗啊……只是踹门而已,又没把你怎么样……”罪魁祸首蔑视地看着翼。
“……”要死了……这样下去绝对活不过今晚……
“这么看着我干吗?”Creuzoi瞪眼,“老娘渴了,拿水来!”
“喂……!”你干吗坐我床上?!
“算了……看你伤刚好……”Creuzoi语气突然软了下来,“我自己去拿。”
看着她起身离开,翼叹气。
看来以后都没有好日子过了……

某座古堡内。
古旧的蜡烛上积着厚厚的灰尘,蜘蛛网悬挂在墙壁的每一个角落,月光穿过灰蒙蒙的窗户照了进来,为寂静的城堡添上一些神秘。
有角笔直地战立于一个魔封阵的正中心。
他的眼中闪烁着寒冷的光,似乎决心将一切毁灭,手平举着,紧握的拳头中散发出一丝丝红色的红光。
“玛丽娅……守护我吧……”
闭上眼轻轻低吟,他松开手掌。
晶莹的宝石缓缓落下,停在离地面一点点距离的空中。
有角睁开眼睛,瞳孔里已经一片血红。
宝石豁然爆发出强烈的红光,将一切都笼罩。
在红光之中,有角将手抚在胸口,祈祷着。
半晌过后,砖石碎裂的声音传来,宝石发出的光芒骤然被吸收进一个人影之中。
一切都已恢复原样。
阿鲁卡多身着熟悉的黑金色贵族长袍,左手上的盾牌闪耀着红色的光辉,右手紧握的细剑缓缓散发出悠蓝的气息。
金色的长发优美地卷曲着,盘桓在坚实的肩膀上。血红色的眸子里透出超越时间的古老韵息。与有角一模一样的面容却有了完全不同的力量感。
月光下,这位最高贵的吸血鬼少爷落寞地站着。
转头,看着右肩的方向,曾经那里有一个人陪伴着自己。
虽然现在又回到了一个人,却仍然可以感觉到温柔的暖流传过许多个世纪,传向心扉。
“出发了,”阿鲁卡多一甩披风,重复起很久以前说过的话,“等我回来。”

夜之一族的背叛者,带着自己的信仰,在月光下走上征途。

弥那隐居的森林中。
“你来了?”弥那问道。
“是的,”对面站着一个戴着眼镜的男子,“听说你最近损失惨重啊。”
“是吗?谁告诉你的?”此时的弥那没有了午夜时的迷惘,尖刻的语气中带着残酷的暴虐。
“妖刀村正,格拉姆,格恩尼尔,卡塔,波塞冬之戟,好象全都不在了吧。”男子的语气带着戏谑。
“……你怎么知道的?”弥那的语气中开始带上愤怒。
“这你不用管了,”男子还是漫不经心,“现在需要我了吧,我的人手可不少呢。”
“……可以。”半晌,弥那才不甘心地说道,“但是你的父亲可在敌方阵营呢,到时候你可不要败了。”
“你说尤利老头?”男子听言,轻蔑地一笑,“就凭他么?”
“我要的是力量,亲情那种东西,不值一提。”
 楼主| 发表于 2007-9-26 18:12:14 | 显示全部楼层
翼的家中。
两人对坐在饭桌前面,享受着翼买来的饭菜。
“呃……”这种情形有些尴尬,翼闷头扒饭,不敢抬头看向对面穿着松垮休闲衣服的Creuzoi。
“什么?”Creuzoi咽下一口鸡肉。
“沐司沐司和她的妈妈……怎么样了?”一直没有机会询问那对母女的情况,翼担心地问。
“你是说那对母女?”Creuzoi夹起一大筷青菜,“我把她们送回家了,不要担心。”
“谢谢你,Creuzoi……”心里的石头落了地,翼由衷地感谢起来。
“恩,”慢慢嚼着嘴里的事物,Creuzoi含糊地应着,“对了,不要叫Creuzoi,我的本名是绯。”
“恩?”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翼愣了一下。
“我说我的本名叫绯!聋了吗?”微微有些生气的语气。
“飞?飞翔的飞?”翼反问。
“那是我姐姐,我是绯红的绯。”绯耐心解释。
“啊……好名字呢。”翼点头,“不过,为什么告诉我这个?”
“切!不想叫就算了!”绯白了他一眼,“黑魔法师使用假名是为了防止生命受到威胁,但是,我也想有人叫叫我的本名呢……”
“……为什么是我?洋子不是和你更熟吗?”
“你傻啊!”似乎被说中了什么,绯的脸颊浮出两朵红云,可爱的样子跟她嘴里说出来的话完全不配套,“因为我住你这边了,所以我们现在是一家人,你这笨蛋知道没有?”
翼看着她小女生似的涨红了脸,不由得微笑起来。
“一家人吗……好亲切的称呼呢……”

“喝!”一声轻吼,又一个丧尸倒在阿鲁卡多的剑下。
悠蓝的火焰在黑暗中来回飞舞,锋利的刀刃破空的声音不停地响起,丧尸惨切的嚎叫声在幽暗的古堡长廊中回荡。
阿鲁卡多不断挥剑,脚下的速度却一点都没有减慢,整个城堡里竟没有任何东西能够阻止他的前进,哪怕一丝一毫。
在放倒一座巨型铠甲之后,阿鲁卡多看着空荡荡的王座,皱起眉头。
“还不是吗……”自言自语着,他纵身一跃,从城顶的窗户直接跳下悬崖。
黑色的雾气在他的身边一阵萦绕,散去时,一只蝙蝠已经远去,他的身后,城堡轰然倒塌……
在让人感觉温暖的月光下飞翔,阿鲁卡多不停地思索着。
究竟在哪里……恶魔城!
翅膀反射着月亮的银光,寒冷的晚风擦着身体刮过,阿鲁卡多感到自己的力气已经快用尽了。
一个晚上扫平了十几座城堡,久未使用的身体还无法适应如此高强度的战斗。
心里一声叹息,他放松翅膀,向地面飞去。
脚还没有落地,身后竟然风声骤起,一把飞刀从黑暗中激射而出,直扑阿鲁卡多的后心!
就在闪着寒光的刀刃即将插入肌肉的瞬间,阿鲁卡多手上一动,带着强劲力道的飞刀被“叮!”的一声弹开。
握着细剑轻盈落地,阿鲁卡多转身注视着不远出一片漆黑的阴影。
突然,黑暗中寒芒闪动,无数细碎的声音由远至近迅速传来。
就在声音传来的一刹那,如洪水一般汹涌袭来的飞刀简直要把空气割得支离破碎,不出一秒便把阿鲁卡多完全淹没在源源不绝的刀刃之中!
像草原上奔腾的马群一样,飞刀掠过的地方全都卷起无数沙尘,树木被砍得七零八落,整个方向都变成了一片平地!
半晌,铺天盖地的飞刀豁然停止。
被卷起的尘土在不远处渐渐落定,刚刚如雨水一般密集的飞刀竟都消失得无影无踪,只留下一片片被砍倒的树木,和上面密密麻麻的刀痕。
阿鲁卡多仍然保持着之前的姿势,毫发无损地站在原地。
没有去追击,对方本来就很微弱的气息已经远去。
目不转睛地凝视着发出袭击的黑暗,他的表情出现一丝颤动。
血红的眼眸中掠过不安,很久以前的记忆涌上心头。
吸血鬼猎人的秘技,无限刃舞……

洋子的家中。
滚热的水流过肌肤,带走一身的疲劳,雾气缭绕的露天温泉浴室内,洋子躺在浴池中闭目养神。
今天给翼疗伤花费了太大的精力,现在全身都像被抽空了一样,累得一点都不想动弹。
手指轻轻抚过小腹上的一道伤疤,洋子拼命克制自己不去想过去。
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把正在沉思的洋子吓了一大跳,拍拍跳得厉害的胸口,洋子接起了电话。
“什么事啊阿鲁,这么晚了还……什么?”
听到电话那头传来的消息,洋子惊得从池子里站了起来。
“真的吗?是……太难以相信了……竟然是……”
洋子的表情变得越来越惊讶,其中搀杂着浓重的忧愁。
“知道了……恩,他不会的……好的,我会去查……”
挂断电话,洋子咬着下唇。
尤利,我相信你不会的。
但是……
那又会是谁呢……
安静的夜空下,洋子久久地站在池中,丝毫没有感觉到身上的水已经被风吹干……
发表于 2007-9-29 21:26:09 | 显示全部楼层

~~

这么好的作品怎么能不支持一下呢?继续加油哦!!!
*滑块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主页

GMT+8, 2019-8-22 15:40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3 CVCV.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