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耀镜の恶魔城

楼主: astray2

[同人小说] ~真说·WHITE BREATH~重制版更新第一章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8-1-21 12:01:0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三章 蒼い霹靂

“……原来如此。”苍真面无表情,把玩着精致的酒杯。
“是的,”鬼丸国纲说道,“这就是我所要的,改革。”
“那么,你打算怎么做呢?”苍真眯起眼睛来,观赏着红酒在灯光下的闪烁。
“我要做的……”鬼丸国纲嘴角突然浮出一丝笑意,“就是来抢你的魔王宝座!!!”
――还没等任何人有反应,一声尖啸,鬼丸国纲应声出鞘!
“把你的人头交来吧!!!”鬼丸国纲刀刃狂挥,在空中拖出无数条深紫色的暗影,刹时将整个王座之间笼罩其中!几个侍从慌乱地拔剑应对,却被瞬间斩杀!
“斩鬼之刀鬼丸国纲,吞噬这黑暗的力量吧!!!”大喝一声,鬼丸国纲的刀身发生剧变,如同潮水般的怨灵从刀柄中纷繁涌出,形成了一把巨大的刀刃!
手臂一挥,鬼丸国纲已向苍真的头上斩去,丝毫没有半点犹豫!
眼看着散发着怨灵的恐怖巨刃就要淹没王座,苍真却轻描淡写地将杯中的酒一撒――
“时静之界!”
就在苍真手臂挥出的刹那,整块空间突然变为一片黑白,苍真撒出的红酒竟就此停滞在空中,王座之间里的一切都凝固在了静止的时间之中!就连鬼丸国纲铺天盖地的斩杀,也再未逼近半毫!
“要想成为魔王,你永远都不可能的。”苍真对着停在空中的鬼丸国纲做出一个嘲讽的表情,接着打出一个弹指,时间又恢复了流动。
“啊!”摔倒在地的鬼丸国纲惊恐地大叫一声,方才他的脑海中突然涌进了什么,这让他先前的攻势尽失,反而因为大脑受到的冲击倒在地上!
作为他并没有意识到苍真让时间静止的手段,在他的眼里,就在他即将砍到苍真的瞬间,却突然看到了奇怪的一幕――苍真用一种嘲笑的眼神看着他,然后说道:
“要想成为魔王,你永远都不可能的。”
看到这些并没有花去他任何时间――哪怕是半秒钟也没有,苍真更是不可能在那种情况下躲开他的攻击做出那样的事情,但他的确看到了,这是一种无法形容的恐怖的感觉,就像是处在另一个世界的另一个自己将其所看到的情景反映给这里的自己一样,拥有的威力让人从内心里就直接败给了面前这位魔王。
“知道了么?”苍真看着他一会茫然,一会又陷入惊恐的表情,冷笑着问道。
“不……不!”鬼丸国纲突然想起似的声嘶力竭地吼起来,“你做了什么!!!我可以成为魔王!我才是最强的!!!”
捡起长刀,鬼丸国纲竟猛地将刀刺进自己的身体!
“吞噬吧!吸收吧!打败他,打败他!!!”
细长的刀身又再度爆发出紫色的怨气,并且比之前的更加猛烈,更加暴戾!鬼丸国纲在漩涡的中心近乎疯狂地笑着吼着,并不断地用刀翻绞着自己的内脏,鲜血喷得到处都是,一旦接触到那紫色的气息就立刻被吸收了进去,于是漩涡就又变得更加急剧!
“打败他!!!哈哈哈!!!!打败他啊!!!”
“结印,吸纳!”随着一声女性的大喝,一个发着强光的封印阵出现在漩涡的中心,所有的怨气都挣扎着被封印阵吸收进去!
“鬼丸国纲,停止吧!”童子安纲一跃进入正急剧消失的漩涡的最里面,挥刀将封印阵斩碎!
随着封印阵的破碎,鬼丸国纲的刀身中所散发出来的怨气转瞬之间消失在一片光芒之中!
“哦,厉害。”苍真看完这一系列流畅的动作,终于鼓掌道,“先用封印阵吸收怨气,再在它异变之前把它破坏掉,这样一来那些怨气也就重回魔界了,能做到这些,你真是不简单。”
“是。”童子安纲行礼,又指向已经倒在地上,形同死去的鬼丸国纲,“请允许我把他带回去……”
“为什么?”苍真笑道,“他已经离死不远了,虽然我们的确可以让死神不要收走他的灵魂,但这样一个叛徒有什么价值?”
“鬼丸国纲的背叛只是源于他的灵魂驾驭不了那把刀千百年来累积的怨气,如果可以让我强化他的灵魂的话,他一定会效忠您的……”童子安纲极力说服着苍真。
“那好,你带他走吧。”苍真点头同意,“只是如果他再有任何背叛行为,我会让你和他的灵魂都永远徘徊在最痛苦的地狱边缘。”
“是。”童子安纲再行一礼,背上已经奄奄一息的鬼丸国纲,面无表情地走出王座之间。
但在跨出门的一刹那,她的眼中竟滑落一滴泪水――
“秀人秀人,你以后嫁给我好不好?”
“秀人,我们要一直在一起哦。”
“你看,我的刀帅吧?嘿嘿!”
“这是我的初吻啊!不要笑!”
“哎?一起加入德库拉教?……当然愿意了!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不然万一你被人抢了怎么办!”
“啊,这个危险,让我来。”
“疼!轻一点!没想到那家伙还挺厉害!哎哟,轻点!”
“秀人你看,魔王真的复活了哇!”
“哎?魔王传唤你?真幸运!快去快去,我等你好消息啊!”
“秀人?你怎么了?脸上怎么……脖子上也……”
“难道……那个畜生……我要去杀了他!!!”
“不要拦我!难道你也……你也对他有感情了吗!!!”
“魔王的命令……魔王的命令……是不是只要我做了魔王你就会听从我的一切要求?”
“那好,我去做给你看!我要你听我的!”
……
很多很多的眼泪,不断地涌了出来,她贴着鬼丸国纲的脸,任由混合着血水的眼泪沾湿了脸颊。
大雪纷飞的最上阶,血之泪流淌在破碎的时光中……

“那么这回可真的分头行动啦。”艾利斯向哈玛等人点了点头,又对翼说,“翼你也小心,现在对方似乎已经开始动真格的了。”
“知道了!”翼拍了拍他的肩膀,“你也小心!”
“我可是最后的贝尔蒙特啊。”艾利斯一眨眼,比了个V字型,走进了右边的岔路。
“我们也出发吧!”翼对哈玛说道,在看到对方三人都准备妥当之后,率先走进了左边的通道。
 楼主| 发表于 2008-1-27 14:37:31 | 显示全部楼层
“呃!”尼克刚站起身来,便不慎摔了一跤。
“没事吧?”哈玛和本扶起他。
“好象扭了脚。”尼克哭丧着脸说道。
“那我们扶着你走吧?”
“不行的。”尼克摇头,“前面还不知道有什么,要是有很危险的东西的话我会拖累你们,还是让我一个人留下来吧,等会我会赶上你们的。”
“不可以。”翼说道,“你一个人的话会很危险,不如这样吧,哈玛和本留下来陪你,我一个人先走,怎么样?”
“这样也好。”本点头。
“你没问题吗?”哈玛问道。
“没问题的。”说罢,翼转身离开房间,“待会你们可要赶上我啊。”

这边是一段悠长的走廊,精细雕刻的廊庭,栩栩如生的石像,光亮平滑的地面全都由大块大块质地淳厚的大理石构成,走廊的两侧是装饰豪华的水池,无数水莲在水面上盛开,在遥远的另一边,高大的华丽落地窗显示着窗外如天堂般的美景,藤蔓妖娆地攀附在巨大的古树之上,绽放着艳丽的花朵,苍绿的高墙上开有一个个小窗,可以隐约望见远处灰色的天空,花草繁茂地盛开着,简直让人难以想象这是恶魔城中的景象。
要是能和绯一起看到这样美丽的场景就好了,翼不禁想。
几个月过去,记忆中绯的样貌虽然不曾模糊,却开始渐渐缺少其应有的真实感,映在脑海里的形象也变得越来越薄,似乎从中心化开,变得透明而悠远,处在伸手也触不到的地方。
虽说如此,此刻走在这走廊之上,翼却比以往都要强烈得多地想念绯,想念曾经与自己靠得很近的绯,想念曾经与自己共度朝夕的绯,想念已经久违的笑声,想念曾经每天听到现在却已经永别的话语,想念绯在家中时那种温馨而安稳的感觉,这是一种无缘无由涌起的思念,却无比强烈地占据着翼的心,沉寂而又坚定地撼动着他的思绪,如冬天积满大雪的地底生出的植物一样,虽然没有轰鸣的嘈杂,却给人的心里带来最直接的感动,也带来一丝酸涩的痛楚。
“哗啦――”水被拨动的声音轻轻传来。
翼心里一凛,望向那边,只见一位少女正坐在池塘边,用修长的小腿慢慢在水中划动,她雪一样的肌肤像是透明的一样折射出水中的光辉,乌黑的长发撒落下来,就像大量大量浓厚的墨汁从头顶上倾泻而下,白色的袍子被轻柔地挽起,丝绸上的褶皱如同水中的波纹一般婉转,翼恍惚觉得水和她已经融为一体,契合如一,竟有着让人心惊的和谐感。
“咦?”少女发现了翼,脸上出现了一丝受到惊吓的表情。
“啊,抱歉!”翼慌忙摆手道,“我不知道这里有人……”
“神城……翼?”
“哎?你知道我的名字?莫非……”翼突然意识到,“你也是魔王的势力?”
“可以那么说……”少女的声音很低,却有一种穿透力,两人之间的空气似乎也因为她的语调冷了几分。
“切……开玩笑吧……”翼低哼一声,怎么连这样的女孩子也会……“你也打算和我交手吗?”
“……可以……那么说……”少女言毕,眼睛突然一睁,瞳孔中一道冰蓝色的光闪过,她的手中蓦然出现一把长刀!
“为什么啊!为什么你这样的女孩子也要为魔王效力呢!”翼极力劝阻着,他实在不愿意伤害这样的一个少女,“抛弃那种力量!离开这里!难道不行吗?”
“不行……”少女的语气有了些许犹豫,但她还像是在说服自己一样低语道,“因为哥哥也在这里……”
“哥哥?原来是为了亲人而来的吗……”翼听到了她的话,慢慢向少女走去,“离开这里吧!你哥哥长什么样子的,告诉我,我会帮你找到他的。”
“不!”少女低喝一声,震住了正缓缓逼近的翼,“你会伤害哥哥的……!所以我必须打败你……”
“不会的!我不会伤害你和你的哥哥的!所以,快点离开这里吧!不要留在这种鬼地方啊!”翼有些焦急。
“咦?好象来了啊。”就在这时,一个男声从另一半水池响起,“神城翼君。”
“谁?”翼转头。
在水池的那一边,一个身材修长的青年手叉腰站着,他的面庞和少女极其相似,只是因为明确而硬朗的轮廓而多了一分英气,没有少女那般阴柔。
“哥哥!”少女像是见到救星一样轻声唤了出来。
“啊,为难你了呢,妹妹。”青年一扬手,又转向翼,“是神城翼君吧?”
“没错……”翼见他谦和地微笑,不像是其他那样的敌人,不由得点了点头,“你是……?”
“我是迪兰•莫里斯,那位是我的妹妹乔雅•莫里斯。”少年自我介绍道,“分别持有炎和冰两大魔剑。”
“那么,我还是想请你们不要和我为敌了,”翼说道,“我真的不想伤害你们这样的人啊。”
“那么,你自己为什么不离开?”迪兰微微一笑。
“我有我的原因!但是你们却不必要做这样的事情啊――为什么要和魔王为伍呢!”
“原来如此……”迪兰摸摸下巴,思索一会,“我看这样也挺好。”
“哎?哥哥?你是说……”乔雅询问地望向迪兰。
“抱歉还没来得及告诉你呢。”迪蓝把手放在乔雅的肩上,让她安心,“奥利维先生已经不再效力于魔王了。”
“哎?你们认识奥利维?”翼惊讶地问道。
“奥利维先生是我们的老师啊。”迪兰笑道,“其实他也比我们大不了多少,但本领可比我们俩强多了。”
“原来是这样啊!那奥利维已经不在魔王那一边了,你们也可以不再为魔王效力了?”
“是啊,”迪兰一眨眼,“而且他还嘱咐我们来帮助你哦。”
“什么?帮我?”
“没错啊,妹妹,你没意见吧?”
“没有……我听哥哥的……”乔雅小声地说。
“为什么会要你们来帮我?他不是还说要打败我的吗?”翼还是难以置信。
“呵呵,奥利维先生就是这样的人嘛,嘴上说得厉害,到头来还不是跟着艾利斯小妹走。”
“艾利斯……小妹?”翼更加茫然了。
“看来你还真的不知道呢,”迪兰露出像是抓住了翼的痛处的表情说道,“莫非你还真的以为艾利斯是男生?你觉得会有男生叫艾利斯吗?”
“啊……”翼的头脑一时有些混乱,“那么也就是说……奥利维他是和我们一派的咯?”
“大概就是这样吧。”迪兰显得不甚关心,“总之我和妹妹现在开始会协助你的,放心吧。”
“……谢……谢……”翼的表情有些僵硬,虽然有些难以接受,现在想起来,艾利斯的长相果然还真是女生的样子。
“那么翼,请多关照啦!”迪兰伸出手来,还把妹妹的手一并拉了过来,“握个手吧!”
“啊,请多关照!”翼握了握他的手,轮到乔雅的时候,少女有些害羞地缩了一缩。
啊啊……好象被耍了呢。翼苦笑着自嘲。
 楼主| 发表于 2008-2-25 12:18:31 | 显示全部楼层
接着三个人再聊了一会。
“对了,我已经来了多久了?”翼突然想起什么似的问道。
“呃?”迪兰被这么一问,一时没反应过来,“大概……四十分钟了吧……”
“四十分钟?”翼一惊,心里腾起一股不祥的感觉,“这么久了?”
“应该没错,或者更久也说不定,怎么了?”迪兰见翼的脸色骤变,询问道。
“不好……”翼转身便跑,“我的同伴可能有危险了!”
“喂!等等啊!”迪兰和乔雅也先后追了过去。
穿过走廊,翼一把将门轰开:“哈玛!”
“恩?”正和尼克以及本围坐在一起的哈玛回过头来,他们中间是一个火架,正冒着缕缕炊烟。
“啊……你没事啊……”翼见状松了一口气,“拜托三位不要再这么吓人了,居然还有心思在这

里烤肉……”
“呵呵……抱歉让你担心啦!一起来吃点吧!”哈玛摸着头厚脸皮地笑道。
“……真不好说你什么了……”翼哭笑不得,朝他们走去,“在烤什么啊?”
“你自己来看。”哈玛神秘地一笑。
神神秘秘的……翼心里嘀咕着,慢慢走近,烤肉的香味扑鼻而来。
在三人围坐的中心,火架上搁着很多串零零散散的肉,肉似乎很新鲜,有的已经被烤成了金黄色

,有的还红生生的,但当翼把目光移向哈玛正在啃咬的东西的时候……
“啊啊啊啊啊啊啊――!!!!!!!”
迪兰和乔雅听到翼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之后,两人一愣,紧接着纷纷拔出剑来,冲进屋里。
“啊啊啊――!!!”翼还在惨叫着,他已经踉跄着靠到墙上,万分惊恐地望着哈玛手中的东西

――
那竟是……
那竟是尼克的头颅!!!
哈玛正在撕咬的,是尼克的头颅!!!
原本和善的面庞已经血肉模糊,皮肤被撕成了一个个碎片,耷拉下来,还有血正顺着这些组织往

下滴落,红色肌肉完全地暴露在空气中,丝毫毕现,被哈玛一咬之后纷纷断裂开来,于是更多的

血便泉涌而出,两只眼球垂落下来,被哈玛一把扯下,扔进嘴里大肆咀嚼,不时的还有一些液体

从哈玛的嘴角流出,脖子处似乎是被强行掰断的,尖锐的喉骨支了出来,混合起来的各种液体正

在上面游走……
“呀!”乔雅见状,惊叫一声之后晕了过去。
“呜!”迪兰也强忍住呕吐的欲望,抱住乔雅不让她摔下去,这种时候或许晕过去才真的是明智

之举吧。
“……”翼已经不再惨叫,只是瞪大了眼睛,恍然地望着哈玛,眼中充斥着惊恐和难以置信的恍

惚。
“被吓呆了吗?真有趣!”“哈玛”狞笑着站了起来,顺手抄起一串“烤肉”向翼扔去,竟隐约

是大腿的形状!
“不!!!”翼爆发出一声嘶吼,一剑将迎面飞来的“烤肉”打得粉碎!
“翼!冷静点!不要看那些东西!”迪兰抱着乔雅,腾出一只手来遮住翼的眼睛,“那些东西会

让你的精神崩溃!不能看!”
“哈……”被遮住了视线,翼这才稍微回过神来,大口地喘着气,“难道哈玛他们……都被……

!”
“哈哈哈!”“哈玛”大笑着站了起来,“遮住眼睛,找死吗?”
“切!”迪兰愤怒地哼一声,却不敢把手移开。
“迪兰……”翼把迪兰的手压下,“别挡着我。”
无视于迪兰惊异的目光,翼举起了剑……
……
“不要去了,你不可能赢他的。”童子安纲一把拉住鬼丸国纲的袖子。
“滚开!”鬼丸国纲想要摔开她的手,但被紧紧地攥着,他厌恶地吼道,“我不认识你!”
“你……别这样……”童子安纲咬着嘴唇,手指变得惨白一片。
“我怎么样?我做了什么,你又做了什么!别以为假惺惺地救我一命,你就可以再接近我!”鬼

丸国纲怒吼着,额头上青筋狂跳。
“我……”童子安纲垂下了头,几滴泪水滴落地面,但她还是没有松手,尖利的指甲嵌进肉里,

血渐渐地洇了出来。
“我不想再见到你!”鬼丸国纲言毕,一刀将衣袖劈断,转身便走。
“你真的……不想再见到我吗……”童子安纲自言自语道,泪水布满了脸庞,“但是……就算那

样……我也要陪着你……”
……
“落儿!”神城勇激动地抱住从昏迷中醒来的朵落。
“爸爸……”朵落抬起断掉的手,擦掉了神城勇脸上的眼泪,“爸爸!”
“好孩子……还疼不疼?”神城勇此时已是老泪纵横。
“不疼!”朵落摇头,“爸爸,不要哭……”
“恩……恩……”神城勇擦着眼泪,不停地点头。
“爸爸……”朵落的声音有些嘶哑。
“怎么了?”神城勇紧张地抬头。
“我……梦见妈妈了。”
“幸……?!”
“我看见妈妈站在一片云层之中对我微笑,我向她跑了过去,却怎么都追不上,她不停地对我说

,‘小落,现在不是你来的时候呀’,然后我就像摔了下去一样一直向下坠落,就在即将撞向地

面的瞬间我醒了过来。”
“是吗……”
“爸爸,你说那真的是妈妈吗?”
“是的……一定是的……”
神城勇抬起了头,望向头顶上虚无的一点:“幸……对不起……对不起……谢谢……”
喃喃自语着,他扑倒在朵落的床边,号啕大哭……
……
“哦啊啊啊!!!”翼疯了一样地嘶吼着,完全不在乎破绽地举剑向对方冲去!
“翼!太危险了!”迪兰试图阻止他,却没有来得及,他的手抓了个空。
“这么大的破绽,找死么?”“哈玛”狞笑着,手中突然长出利爪,直取翼暴露在外的心脏!
“嗖”一声尖锐的响声,“哈玛”的长爪竟被齐生生地削了下来!他惊讶地发现此刻翼的周身正

布满着密密麻麻的白色光流,这些光流如密布的剑网一样,将一切试图接触翼的东西切断!
“杀!杀!”“哈玛吼叫着,却一点都靠不近翼,两人都在拼命吼叫着,似乎要将对方的气势压

下!
“这是什么啊!”在又一次的失败之后,“哈玛”的眼中露出了惊恐,他不断后退,却被翼渐渐

逼上――只见如洪水般的光流瞬间淹没了他,然后爆发出无数朵刺眼的光的花朵!
“哈玛”的惨叫声被巨大的轰鸣掩盖,然后被那些闪着眩目光芒的花瓣吞没!
“翼!”迪兰惊讶地瞪大了眼睛,虽然强烈的光让眼睛酸痛不已,他还是尽力试图弄清楚状况。
“哈……哈……哈……”花瓣渐渐散落消失,翼大口地喘息着,汗如雨下。
“翼!那是……”迪兰的话还没有说完,翼的左臂便爆出一片鲜血!
紧接着,翼的身体彻底崩溃,全身的肌肉纷纷爆裂,恐怖的血液喷洒得到处都是!
“翼!!!”迪兰大吼着,接住了向地面摔落的翼。
到处都是翼的血,迪兰手足无措地撕开自己的衣服,为他包扎,但伤口实在太大――或者说已经

没有了伤口,因为翼的整个身体都是一片血肉!淡灰色的衣服刚刚覆上,就立刻被相继涌出的鲜

血染红,迪兰的手有些发软,他从来不曾想到人的体内能流出如此大量的血来!
“哥哥!”就在这时,乔雅醒了过来,她看见这一幕,显然也受到了相当大的惊吓,“哥哥……

这是……这是怎么回事……”
“乔雅,快!用你的冰能力帮翼止血!”迪兰像见到了希望一样激动,“快!”
“……好!”乔雅从来没有见过脸色这样煞白的哥哥,一时之间有些恐惧,但她还是踉跄着过来

,在翼的身上施加力量。
终于,血慢慢地停止了流动,几个主要的伤口上已经覆盖上了一层薄薄的冰,散发着一丝丝冷气


“血是止住了,可还是不行。”迪兰渐渐恢复了冷静,虽然他的手还在颤抖着,“翼现在很虚弱

,再被寒冷包围的话就危险了,果然还是必须找到有医治能力的人!”
“可是,到哪里去找啊,这里全是恶魔,怎么会有医生呢!”乔雅急得满头大汗。
“想要医生?我这里就有啊。”一个轻佻的男声突然响起,迪兰愤怒地转过头去,恶恨恨地瞪视

着发出声音的男人。
“恩?原来你一直知道我在这里啊。”男人还是漫不经心地说着。
“我本来不想再见到你,没想到你却自己找上门来了……”迪兰的语气突然变得凶恶异常,听得

乔雅一颤。
“别这么说么,我可是来救翼的。”男人冷笑,“我这里可是有回复药品的哦。”
“你会那么好心把东西给我吗。”迪兰站起身来,全身散发出强烈的敌意。
“哥……哥……”乔雅吓得忘了说话,此时的迪兰让她有一种心神剧颤的可怕!
“哼,真是不识好人心,我的确是来给药的,”男人故作无奈地摇头,“你怎么就不相信呢?”
“相信你?我还没那么蠢……说吧,你有什么条件?”迪兰无视于他的表演,语气仍然充满杀意


“哦,真聪明!不愧是列瓦汀……”男人鼓掌道,语气转冷,“作为我的夙敌,你应该知道我最

想做的是什么……”
“又是决斗吗?哼,你已经败在我手上这么多次了,还不死心吗?”迪兰轻蔑地说道。
“的确如此,不过……”男人拖长了音节,“你不想为你的未婚妻报仇吗?”
“艾里特!!!”迪兰的语气说明他现在处于极度的愤怒中!
“啊?这就是……杀了嫂子的……”乔雅的脸色也变了,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
“生气了?那就来打啊!为了逼你和我打,我可废了不少心思在你的未婚妻身上呢!”艾里特更

是笑得嚣张!
“杀了你!!!”迪兰一反冷静的神态,手中的炎之剑在空气中挥舞出滚热的火星!
“很好!”艾里特大笑,同时抽出一把灰色的长剑,这把剑的造型竟和迪兰的列瓦汀一模一样!
“乔雅,照顾好翼,”迪兰大喝着说道,“我今天,就为你嫂嫂报仇!”
言毕,两把魔剑交织在一起,射出万丈的魔力!
……
“喝!”
“哈!”
两声厉喝,列瓦汀与米里根石刀撞击在一起,溅射出纷繁的火花和魔力。
两人一进一退,难解难分,每一个招式都带着十足的力道,彼此较量着!
迪兰的剑疾风般砍向艾里特的腿,却被艾里特一个宙返躲过,紧接着在空中划出一道光影,却被

迪兰一剑斩碎,两个人不断地变换着招式,却都被对方猜得一清二楚!
“迪兰!知道我为什么要骗走纪香吗?”艾里特挥退迪兰的一剑,突然开口问道。
“你这混蛋!”迪兰怒不可遏,更加凶狠的一剑刺出!
“因为她太寂寞!”艾里特侧身躲过,并加以反击,“你对她太冷漠,才会导致内心失落的她被

我欺骗和利用!”
“你这是什么意思!”迪兰格住艾里特的剑,“难道你想说这是我的错?!”
“就是那样。”艾里特狡黠地一笑,带着诡计得逞的满足,“终究是你的冷漠,导致了她的死!


“别开玩笑了!”迪兰吼着,手上却出现了一丝迟疑,“不是我……”
话还没说完,艾里特已经抓住他的破绽,一刀砍中了他的肩膀!
“你败了!”艾里特叫嚣着,手中的刀在迪兰的身上划出一道从肩膀到腰的伤口!“你这就去陪

你按愚蠢的未婚妻吧!哈哈!!!哈哈哈哈!!!”
“哥哥!!!”乔雅尖叫着,脸上血色尽失!
“就算死……也要拉你去谢罪!!!喝!!!”谁知被砍中的迪兰竟一把抓住艾里特的刀,硬生

生地刀刃更加刺入身体,丝毫不顾伤口喷涌而出的血流!
“你……!”艾里特惊讶之际,已经被拉到迪兰的面前!从迪兰身上爆发出的火焰恶魔一般瞬间

淹没了他!
“迪兰!你这家伙……!啊啊啊――!!!”艾里特痛苦地嚎叫,他的全身都已被火焰吞噬,渐

渐地,他在惨叫中蜷曲,化为一块黑色的焦碳!
“哥哥!”乔雅扑向迪兰,“你被……”
“没事。”迪兰却异常冷静,仔细一看,他的伤口竟然已经不再流血了。
“怎么可能没事……”
乔雅的惊叫却被迪兰制止,“别管我,去照顾翼。”
“可是……哥哥你……”乔雅欲言又止。
“反正也已经没有办法了,还不如去照顾翼来得有意义。”迪兰淡淡一笑,“他是让奥利维先生

欣赏有加的人,我相信他比我们都来得重要。”
“已经……开始了……”
迪兰被砍中的伤口已经从里向外渐渐变成坚硬的灰色,岩石特有的纹路出现在他的身体上,取代

了皮肤的颜色。
“不要!”乔雅的眼泪溢出眼眶,她拼命摇着头,死死地抱住迪兰。
“乖……妹妹……”迪兰微笑着抚摩乔雅的头发,“听话,你要坚强,要活下去,把我……和你

嫂嫂的那份也活出来……”
……
翼醒来的时候,只看到乔雅哭泣的背影。
阳光绕过她照在翼的脸上,映入翼眼里的只有一片黑色的微微颤抖着的形状。
“乔……雅?”翼想问,却发不出声音,喉咙里传出有如干涸洞穴里风的声音。
“翼……”乔雅的声音颤动着。
“怎么了?”翼尽力发出语音,嗓子疼得火烧火燎一般。
“翼……”乔雅深吸一口气,用尽量平稳的声音说道,“请活下去……连我们的那几份一起,活

下去……”
“为什么这么说?出什么事了……呜!”翼的心里腾起一股不祥的预感,他猛地撑起身子,却又

因为扯动伤口而带来的剧烈疼痛倒下。
“谢谢你……”乔雅轻声地说,始终没有转过身来,“除了哥哥和嫂嫂,你是第一个关心我的人

……”
话音刚落,光中的影子突然折了下去,太阳光蓦地直照进翼的瞳孔。
“乔雅?!怎么了?迪兰呢?你们到底出什么事了?”动弹不得,翼只能用尽力气地喊着,但一

直都得不到任何回答,渐渐地,他的声音越来越小,终于颓然睡去。
……
再次醒来,竟看见奥利维。
翼惊讶之下全身一震,却马上被一双手轻轻按住。
“别紧张,哥哥不会伤你的。”
温婉的女声似曾相识,翼愣了片刻:“……艾利斯?”
“是我。”艾利斯抚摩着翼的额头,“不要担心,我在这里。”
“翼,你好好休息,我先去处理迪兰和乔雅的事。”奥利维点头示意,站起身子就要离开。
“他们?他们怎么了?”翼紧张起来。
“他们……等你好了再慢慢说吧……”奥利维叹口气,语气里满是疲惫。
“你先别管他们,好好休息。”艾利斯的声音奇迹般地让翼感到安静,手指温柔的触感像是能够

透过皮肤直接传进心里。
“……”翼无言地闭上眼睛,内心却翻江倒海一样不安。
“还疼吗,伤口?”艾利斯问道。
“有点。”睡不着,但也不想说话,翼感觉身体周围像是包裹着一层水,压力的声音不时地穿过

耳膜,微微地刺痛。
“……迪兰和乔雅……都死了。”艾利斯犹豫片刻,还是说了出来,话出口的瞬间,她感觉到翼

的身子震了一下。
“我知道。”翼说。
“他们死之前,和你说了什么吗?”艾利斯问。
“活下去……”翼呢喃着。
“什么?”艾利斯没有听清楚。
“连着他们的那份,坚定地活下去……”翼的语气平静异常,身下的拳头却已死死地握紧……
……
翼,本来还答应和你一起去打败魔王的,现在看来是不行了,对不起。
我以前和我的未婚妻纪香感情很深,两人偶然在街头相遇,并且发现对方对自己来说就是最重要

的那一部分,于是我们迅速地坠入了爱河。
纪香对乔雅很好,因此乔雅和她也非常亲密,两个小丫头时常想尽办法来捉弄我。
莫里斯家族作为贝尔蒙特家族的旁支,同样也担负着吸血鬼猎人的职责,我从小便十分崇拜奥利

维先生,并对退魔十分感兴趣,但纪香却觉得这种事情太危险,不断地反对我参加他们的行动,

我那时也渐渐觉得就那样平安无事地和她过一辈子也未尝不是一种幸福,于是我便退出了他们。
但不久以后,奥利维先生加入了魔王派。对于我来说,他的一切选择都是正确的,所以我也加入

了魔王守护者。
临走之前,纪香拼命抱住我,但我那时被冲昏了头脑,竟然一把将她推开,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那时我很后悔,但我想等我回去了,两人的感情就会和好如初吧,便没有再多想。
可是,纪香就因此被我的一个夙敌利用了。
乔雅赶过来找我时,我当时整个人都懵了,等我赶回去,纪香已经变成了一尊石像。
我抚摩着她那无比熟悉的脸,眼泪止不住地往下落,但不管我怎么叫她,不管我怎样摩挲她的手

心,她都再也给不了我一个笑容,再也发不出一点声音了。
现在的我,始终背负着自己的罪孽,我无法原谅自己,也不想原谅自己。
手已经开始发硬,抱歉不能再写更多了。
我现在就去找她,无论发生什么,我都再不离开她一步。
翼,再见,乔雅就拜托你照顾了,她很乖,我相信你一定可以代替我,做一个好哥哥,我太自私

,可你不同,我能够在你的眼睛里看到光芒,或许光辉之剑最正确的主人,就真的是你吧。
但愿在那个世界,我可以得到宽恕。
而在这个世界里,请你活下去,连着我们的那份,坚定地活下去。
……
信在这里戛然而止,翼手里攥着这片小小的纸,手指关节因为太用力而颤抖着。
艾利斯陪在他的旁边,轻轻地叹气。奥利维则是面无表情地望着窗外,不知在想什么。
许久,奥利维转过身来。
“翼。”
“……恩……”
“你的身上,有着乔雅的灵魂。”
“是吗……原来如此……胸中的这股暖流,原来是乔雅啊……”
“好好地活下去,不要辜负了他们俩。”
“……我发誓……”
“那我,告辞了。”
言毕,奥利维冲出门外,疾风一样迅速的动作中,透出愤怒。
“哥哥他,去找魔王了。”艾利斯怔怔地叹道。

第十三章 蒼い霹靂 完
 楼主| 发表于 2008-2-25 18:26:55 | 显示全部楼层
<<WhiteBreath>>终于进入完结阶段,各位主角都开始迎来自己最后的结局!
命运的终点究竟在哪里
未来的路又该如何走下去
布满伤痕的人生
业已失去的回忆
友谊
亲情

这一切的一切
交织成翼轻轻叹出的
WhiteBreath....
发表于 2008-2-26 12:36:45 | 显示全部楼层

勤快哦~

更新的真勤快哦~~呵呵......继续加油!你的文字真的很不错,有时间我还得好好拜读呢!!!:)
发表于 2008-2-27 02:35:03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全灭结局
也许全灭,才能让每个人都幸福吧
羡慕你的文笔,好细腻
 楼主| 发表于 2008-2-27 13:07:07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谢谢支持!最后这章我会写完之后一次性发上来~:)
发表于 2008-2-28 18:02:48 | 显示全部楼层
赞一下,格式很不错,继续努力哦!
呵呵,楼主加油!
 楼主| 发表于 2008-2-29 19:11:24 | 显示全部楼层
难...难得一现的版主大人~ 赶紧拜啊~(虽然几乎天天能看到猫姐...)
发表于 2008-3-25 11:43:59 | 显示全部楼层
嘛,因为我是天天上网的闲人
另,我喜欢苍真这个咄咄逼人的魔王架势
*滑块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主页

GMT+8, 2019-8-22 15:39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3 CVCV.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