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耀镜の恶魔城

123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bsl888

[创作小说] 【准西式|暗风】~刻印《Castlevania:Stigmata Of Bloodlines》第6-2章《激突》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9-10-3 16:21:44 | 显示全部楼层
实话说这4个多月没写。6 7都上次写的一直没时间誊写


6太长了,7 比较独立,所以,恩……就这样了。- =

我不会TJ的,绝对……


还是老话,这个地方的文字有特殊修饰,看起来比较舒服
http://hi.baidu.com/%D4%C2%D3%B0 ... e05b2d63d09f0b.html
 楼主| 发表于 2010-7-15 10:44:4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bsl888 于 2010-7-15 10:47 编辑

NO6-1.影之令
                                    1
人设介绍:   
      里维德•玛堤萨     序章中登场的人物。了解有关「多米纳斯」的秘密,自称与圣教首领巴隆相识。
       凯穆洛     复兴的神秘教会「暗影指令」-领袖。
   
     礼拜堂四周的窗户早已被矮个封死,再没有多余的光线可以渗入;就算把这里所有火炬所诞生的光芒集中在一起也仍旧无法达到最基本的照明以外的任何作用。
即便是日出,也惟独这里永远感受不到阳光。
    “十,十一,十二……十,十二、十二……啊哈?!还是十二个!”王座的阶梯下整齐的钉放着一排排十字木桩。每根木桩上都有一个人被铁链反剪住双手,无法动弹。而发出与村民们痛苦和惊恐的哀鸣声相对应的,类似欢呼声的来者正手舞足蹈地经过他们的跟前,眼中始终侵注着嘲笑及轻蔑。
   “打住,莱克斯。”
   “我知道是十二个。”坐在大理石神像下的男人双目紧闭,嘴唇紧抿;从他喉咙里传出的声音依旧低沉、呆板。
    他的声音绝对不算大,但是在王座宽阔无阻的范围内却被回声反复加强。
    他顿了顿,在所有人都选择继续保持静默的时候又再次开口道:“文献上并不是没有记载有关「血之一族」传承中断的故事……”凯穆洛交叉了一下食指,比起和某人交流而言,现在的他更像是在整理自己的思路。
   “然而我却始终坚信,坚信着——故事终究只能够是故事。”他的脸有所侧动,离他最近的一组烛火也在这个不经意的瞬间跳动了一下。宽大的斗篷投影很快完全覆盖住那深凹的眼窝,惟独留下彻骨的寒气让任何人不敢与之正视。
    座上之人俯身扫视了一圈祭坛,嘴角微微上扬一个弧度。
    漆黑的礼拜堂内外依旧鸦雀无声。
    “看吧,多么了不起的发现!而这——也正是证明我的猜测无误的有效证据”。说完,他飞快地伸出一根枯瘦发黑的手指,指尖正对准尤金和罗拉之间的位置。半晌,那儿的烛台之下便拉出老长的一道阴影。随后,那条“影子”像获得生命般的不停蠕动,开始侵吞周围物体的投影,它逐渐显得异常狂暴起来——这让伊昂和艾维拉姆吓得双腿直打颤。
     当“影子”膨胀到一定程度之后,它终于忍耐不住朝着有火光和人类的方向扑了过来——然而,就在它即将触碰到人群之时“轰”的一声巨响打破了这里长久的寂静。等到声音停止的时候,“影子”却早已消去了踪影。烛台还是烛台。所有静物的投影也没有任何异常。
    “怎……怎么回事?”后排的村民中传来阵阵低语。王座的主人则重新将身体靠向坐椅。只有他注意到——来自那十二个人身上肉眼几乎难辨的淡淡光辉。
有些莫名其妙的莱克斯不耐烦的走了过来。在这之前他又给了比他高出一个头的尤金一计耳光。理由则是打铁匠的目光不够友善。
    “喔……恕我无礼,尊敬的老板。不过我记得您之前有所说的是需要十三个人来着?您瞧瞧,现在即使在卡米拉女士的帮助下也还是缺了一个”作为前奏,这些话纯粹是在幸灾乐祸,顺便为自己上次的失败找找借口。而他真正想说的则是——“少了一个的话,你还能继续你的实验吗?”
     在不远处的幕布之下,卡米拉很随意地靠着根柱子。这边的谈话用不着莱克斯刻意放大嗓门她也能听得一清二楚。显然,她并不发火的原因只是觉得无聊而已。
    “满月将至。这些天我一直在为您服务。而关于迎接我等伟大主宰伯爵大人的计划我至今还是只字未闻呢”她慵懒的声音突然变得尖细刻骨,“这是不是不太公平呢,凯穆罗爵士?”她变化了的站姿,惹得肩上和裙摆下的蝙蝠们一阵扑打怪叫。
    “任何事都需要过程,女士。”凯穆洛异常干脆的回答道。这表示他不喜欢任何人用这种口气和他交流,哪怕对方是暗世界的最高等一族……
     卡米拉用手托住自己的下巴逡巡不前,不过沿途的教众还是很自觉地纷纷让路,留出足够她来回走动宽敞的空间。
   “这些平民的血能做什么?”她打了个哈欠,浅现出嘴角两颗锐利的尖牙,“当饮料的话——根本连我都满足不了,你总不会打算把这些人献作伯爵大人的祭品吧?”
听到“祭品”两个字时候。伊昂差点尿了出来。
    凯穆洛没有直接回答,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施法的手势——这个时候人们才注意到王座旁边的一张结满蛛网的桌子上好象放着什么东西。因为被幕布盖住的关系,所以只能从大致的形状上推断出那是一个用以盛装食物的杯子,或者巨大的碗。
    桌子,烛台,石雕的投影全部活了过来。经过法术强化的“它们”再次对准人群争先恐后地涌动.“轰——”的声音接连不断响了起来,但是这一次的声音明显不如刚才响亮。
每伴随一次声响,“影子”们便被驱散一次,然后它们又再次聚集,近而发动更为强势地攻击。相反的,无端响起的声音则越来越弱,一直到那层原本镀在人们周围的微弱光芒被黑影彻底吞没的同时便戛然而止。
   卡米拉的脸上写满了好奇,她发现黑影们现在已经凝聚成了一个球的形状,她伸出手想去触摸它的表面,品尝它的魔力。不料球体却以轻盈的动作避开了她。它降落到了地面上,像一个鸡蛋般由内到外开启了裂缝。
   “有趣……让我猜猜这是多么了不起的礼物足以配得上伯爵大人?”
就在她说话的时候,球体飞快的收缩了一下,然后碎作两瓣。从“里边”吐出的迷团在光影交错中变成一个人形大小的东西。又过不久,它学会了站立,浑身上下发出骨骼运动特有的节奏。
   “啊——死者十字军统帅加乌尔•吉珂德•烈顿男爵誓死效忠Dracula陛下!!”浑身血色的骷髅睁开燃烧着的绿火双眸,并将它手中同样被鲜血浸红的十字军刀齐至胸前。
 楼主| 发表于 2010-7-15 10:45:2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bsl888 于 2010-7-15 10:53 编辑

好久没更新……空间被封

恩,暂时放这里了
i副本副本.jpg
 楼主| 发表于 2010-8-26 20:50:4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bsl888 于 2010-8-27 21:59 编辑

= =又是老话:在我空间http://hi.baidu.com/月影白龙的room/blog/item/c1711f8b8fc534719e2fb4f6.html

是经过特殊处理的,效果要好些

- =饿……继续潜水

永不弃坑


                                            6-2

新登场人物

       安娜   住在威格尔村的年仅12岁的小女孩,是伊莉娜的女儿,塞尔修的妹妹。感受性强,拥有感觉到精神性物质的力量。特长是可以与动物进行交流。

亚里斯把马车停留在巨大的椴树群之下。离开车子后,他把套绳简单地往树干绕上了几圈。

“呼……”吐口气,解决掉这手头最后的一件工作后,几天以来马不停蹄的赶路才算有了个结尾。

“这里就是……「圣教」——「圣教」埃克雷希亚?”趁此空档亚里斯又把周围都观望了一遍——传闻中的「圣教」领地远不及他想象中的那么宽广,在不到布雷斯三分之一面积的土地上四处生长着茂密得让人难以跻身的灌木和被人废植的作物。前方的椴树群中露出教会单一古朴的灰色墙体。这里的城堡格局也和布雷斯风格迥异——又长又直的塔身,由坚固高耸的外围城墙环环相连,而塔的尖端则是锋锐无比,像一把随时可以仲裁异端之人的利剑;四座主塔分别位于北,西北,南和西南位置,主楼被安置在中心要害之处,背靠悬崖,易守难攻。相比布雷斯给人神圣但不失温和的第一印象而言,这里更倾向于给自身打上威严不容侵犯的标签……

再不远处即是人工掘成的巨大的环形湖湖面。单纯只从避暑这个角度来考虑的话,这里也还算是个不错的地方。

夏诺雅则根本顾不上看这里一眼。车刚一停稳她便跳下踏板,一言不发地从拨开的草丛中开辟出一条捷径。而为了不被甩得太远,亚里斯也停止了发呆,加快脚步跟了过去。

这条路很难走——或者说草丛中根本不应该存在这么一条路。每走一步都能听见来自脚底枯树枝叶和淤泥积压的“沙沙”声,坑里的积水很快打湿了亚里斯的鞋袜,带刺的毛草则戳得他浑身发痒。然而走在前面的夏诺雅倒是满不在乎的急速前行,轻车熟路的找到了一个又一个关键的转折口……这简直就像她对这里的一草一木都了如指掌,可问题是:她究竟是怎么办到的?

草丛的尽头是一条碎石荒径。只须要转一个弯,再笔直向前走差不多一刻钟就能到达。最终,拥有棕红色橡木栓的灰色城门出现在了两人的眼前。

亚里斯正打算推门进去,但是夏诺雅马上抬手拦住了他。

“怎么了,夏诺雅?”他看见夏诺雅的手指正均匀的搓动着,暂时放弃了推门进去的打算。

“把手上没有灰尘,这里有人来过……”

“小心埋伏”

亚里斯朝她点了点头,然后两人分别占据着门的左右两个角落——夏诺雅伸手扣住门栓,让“碎石”的咒印渗透其中并逐一释放。粗大的木门栓从内到外发出破碎的声响,音量也随着时间延长而越发清晰……就在临界的时刻,亚里斯火速端起上好膛的枪,此时他神经紧绷,朝着尘埃飞扬的大门内四处瞄准。

嘿…你是不是站得太靠近了点?

“别过去!”看见夏诺雅毫无防备就闯进大厅的亚里斯急忙跳了出来,但实际上他发现大厅里的确是空无一物,除了楼梯拐角处那最不起眼角落里似乎躲着一个孩子的身影正在瑟瑟发抖……

““安娜!?””

夏诺雅迎面将安娜娇小的身躯搂进自己的怀抱。惊魂未定的女孩则只是一味不停的哭着鼻子,看的出来她是想要说话,但在那之前她的声音却已经因为不停的啜泣变得混乱刺耳。更多的泪水涌了出来,顿时在柔嫩的脸蛋上和泥垢搅了个一团糟。

“是我,是我呀……没事了安娜”夏诺雅用肩膀贴着安娜的额头,并伸手为她拭去脸上的泪水。

女孩哭得更大声了“安娜听话……再哭我会心疼的”她把对方抱得紧紧的,声音却轻柔到了极点。

警戒解除的亚里斯也放下枪蹲到了她们的身旁,他万分小心仔细的寻找安娜身上可能出现的创口,但最终的结论却是——她根本就没受一丁点儿的伤。

夏诺雅显然也注意到了这一点。她轻轻的将安娜扶了起来,“安娜……现在好点儿了吗?”

“唔…恩!”小女孩点了点头。如果不是时间紧迫的话,夏诺雅还真不希望让她回忆当时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告诉我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好吗?其他人——伊莉娜他们又在哪里?”

安娜似乎又有想哭的倾向,但她只是呜咽着摇了摇头,然后略带着哭腔回答道:“天还没亮之前我做了个奇怪的梦……汤姆先生把我叫醒后我就想去上厕所。然后安娜发现妈妈他们也在那里”

“什么!?”亚里斯不禁叫出声来。因为如果按照安娜的描述来看,其他的村民就很可能是自己打晕了奥坎出逃的——但这无论怎么想也是不可能的事。

夏诺雅竖起食指,让亚里斯重新冷静下来。

“那安娜为什么没有和大家在一起呢?”

“妈妈也好,伊昂叔叔和马尔塞路也是”安娜又生气又害怕的说着“所有我看见的人都只自顾自的说梦话,不管人家怎么叫也叫不醒。他们一直盯着安娜——什么都不说就只是盯着!——我本来可以跑去告诉夏诺雅和大哥哥的。但是……但是”

“但是什么?”亚里斯看见小女孩因为生气涨红的脸正在恐惧的干扰下发着抖,忍不住追问到。

“有个坏蛋捂住了安娜的嘴!!——就是那个坏蛋!”安娜说完撅着嘴巴指着大门外一棵显眼的衫树,这个举动像是在朝身旁的大人们告状。

衫树较高,要在树林中找到它并不困难。现在上面只有一个人,他背对着阳光,置身于阴影之中。

要说刚才为什么没有发现他的话,一是因为两人都把注意力集中在了这个教会上;第二则是因为这个人戴着的阔边羊皮帽和巨大斗篷都是墨绿色的,这样的装束让它能轻易的与树叶混为一体。

“别来无恙,夏诺雅小姐?”树上的男人顶了顶帽子,高耸的颧骨连接着锋利的下巴。再有就是那张一如既往不怀好意的笑脸。

里维德!?夏诺雅赶紧侧身,架势的同时用让身体掩护住安娜。刚才两人就是穿过门外的树林来到这里的,也就是说——从进门之前他就一直站在那里进行着“观察”……

夏诺雅伸展双臂,催动上面的咒印,几秒钟后的地板被淡紫色的结界所覆盖  


——这里有足够的石头和钢材,皆可化作她武器和盾牌的源泉。然而里维德实力不俗,她必须全力以赴,如果这样还不够的话她甚至不惜再度发动「多米纳斯」的力量……

“你要找的人是我,里维德。”代表着“刃”和“大地”的大量咒印依次涌入她的双手;紧随其后的是更为强大的风元素;当门厅陷入沉默时,感觉像是一场飓风呼呼作响。

又是一触即发的关头,但是这一次……

里维德反应出些许的吃惊,或者至少说他“看上去”没有上次见面时那么的从容……

“喂—等等!等等等等等……”他眼珠瞪得老大,露出一副非常滑稽的表情

“我想你是搞错对象了呢,「斩魔之剑」”里维德一边偏过头往后面眨了眨眼睛,一边又将放在嘴边做出“嘘——”的姿势的食指朝着脚下的树林指了两下……

夏诺雅没有放松警惕。因为这很可能是一个陷阱。

“你到底想……什么!?”

树林里真的还有其它人。

他们就站在离里维德所在的衫树不远处的位置。听到里维德的声音后两个黑影迅速抬头望了他一眼——他们身披灰袍,戴着诡异的面具,现在两人已经仿佛收到进攻号令般从林子里窜了出来,并以不可思仪的速度直奔大门而来——

亚里斯的子弹不需要结印。因此它们率先给出一计回应。

“锵”的一声金属脆响长久地在林间回荡,子弹撞上了某棵细树支并惊走了上面麻雀。完全没有命中的实感……

亚里斯慌忙寻找着目标,但是他视线停留的地方始终只能捕捉到数个一闪而过的黑影。就在他全神贯注自己右边的一刹那,突然出现在他左侧的敌人亮出了深藏在衣袖内的利器——那是一把造型古怪的战刀,道道弯曲的刃口像毒蛇一般盘绕在他手上。他的速度奇快,连续两次躲过了手枪的射击,并如同幽灵闪现在亚里斯的背后——

“当心!”

亚里斯忙不迟迭甩臂回身。

手中的枪杆被绞断并撞飞了出去——要是安娜的尖叫再晚个半秒钟,现在就该轮到他的脑袋飞出去了……

在另一边,奔向夏诺雅的则是一个身型魁梧的蛮夫。他可没有像同伙那样藏匿着武器,事实上,正好相反的是他从一开始就不停地挥舞着手中的那把阔剑,并咆哮着将沿途所有的灌木都悉数摧毁。

论力量自然是相距悬殊,如果那把剑的任何部分触碰到夏诺雅的话,巨大的冲击力都足以让她粉身碎骨。然而夏诺雅自刚才起就一直保持着进攻的架势。她合上双眼,既不进攻,也不闪避,直到阔剑就要接触到自己的瞬间才猛地睁开,用纤细的双手凭空将重剑接住;对方持续加大力度,但阔剑始终纹丝未动——随后顺着剑身上蹿的则是先前准备就绪的烈火的刻印。来袭者没有料到对方的魔法,他的手被烧起了燎泡,恐惧逼迫他放弃手中的武器;等到他刚好站稳时,夏诺雅却再次出手——“碎石之印”破坏了他脚下的路面,大块头随即连人带剑摔了个狗啃屎……

站在高处的里维德俯视着树下的战况,活动活动下手指。亚里斯没有了武器,现在正赤手空拳地招架着对方的攻击,眼下已是遍体鳞伤。他最多只能再撑几个回合,而这之前如果夏诺雅没能够前来救援的话……

差不多了——

里维德一言不发,只是微笑着从口袋里翻出一枚闪烁着金色光芒的硬币,然后对准某个角落往下一扔。

弯刀在就要贯穿亚里斯喉咙的一瞬间偏离了原有的轨迹,露出一段颇为明显的缺口。亚里斯当即逮住那支握着刀的胳膊朝自己身后全力一甩。铁面人虽然向前滑了好几步,但是家伙仍旧还在他手上。亚里斯毫不迟疑(倒不如说他根本来不及思考)便不顾一切上前夺刀,而对方大概也是同样的状况,使足全力往回拽;人越是在危险的关头就越会爆发出自己的潜能,这一点对双方而言都是平等的……然而亚里斯毕竟先受了伤,所以直到两者的力量达到某个临界点的时候——

深灰色的釉子“咝啦”一声被扯成两截,亚里斯在脱力的瞬间反倒由于惯性推了对方一把——这致使利刃也因为惯性的原因在半空打了个旋,然后笔直摁进了气力更大一方的脖子……

失去同伴,又处于劣势的另一名杀手见状慌忙从泥地里爬起。他转身想要逃跑……夏诺雅连续释放储存在刻纹内的风元素——怒风形成的旋涡将敌人团团围住;“风”和“碎石”的刻纹组合则促使空中的飓风将沙石卷起,飞沙走石顿时形成一堵难以逾越的屏障。

“站住!”

赶来的亚里斯一个虎扑从背后钳住“铁面”的双腿,再次将他绊倒在地,然后又以最快的速度解除了他其余的武装。

对方还想挣扎着站起,不料夏诺雅的一计飞靴踏住了他的胸口;由大门碎片组成的“刃”的刻纹现在被转化成了一柄通体红亮的突刺剑,一端正由她握着,而另一端则对准了面具下的颈动脉……

“回答我——你们是谁?那些村民又在哪里?”夏诺雅用冰冷的口吻问道,和刚才安抚安娜时完全判若两人。

退路完全被封死的大个子铁面人奋力打直自己的腰杆,无视着眼前剑刃的威胁;他突然扬起自己一直紧绷的下巴,眼窝的孔缝内崩射出一股疯狂的杀意。

“我们的时代就要来临了…谁也无法阻止——「影之令」万岁!!”狂暴的怒吼仿佛是他竭尽全力的最后一击……在这之后他的身体便开始不住地痉挛,某种浓臭发黑的液体跟着分别从他的眼、耳、口、鼻里不断流出。亚里斯赶忙卡住他的脖子,但仍旧为时已晚。

“太迟了……”亚里斯徒劳地松开手,摇了摇头。

“他死了”

夏诺雅随后也站起来,两人就这样一言不发地目视着地上的两具尸体。

里维德轻咳着释放了一个魔法,好让他从树上下来的同时也让两人重新意识到他的存在……绿色的长袍像花苞一般散开又合拢,重新回到地面的法师慢条斯理地度步到一具尸体的跟前,然后用靴子揣了两下。

“啧啧啧……跟着我可真有够倒霉的是不是?”他转过身,面向随时准备开战的两人。

“我为未经许可带走你的小公主和让你的朋友受伤二事表示道歉,夏诺亚小姐……”

夏诺雅保持着近战格斗的姿态,他们之间的距离不过十码而已,如果她行动够快的话,那么胜率将至少是五五开。

不见对方应答的里维德耸了耸肩,并用他那略显肿胀的双眼来回观察着亚夏两人的脸色。终于——

“呃……我猜你们是不是又弄错了什么?”他盯着亚里斯,余光中的安娜在他背后吐着口水。

“我向二位保证:地上的这两个家伙跟我没有半点儿关系……不过非要说的话,他们也许可以算作临时对我产生兴趣的两只跟屁虫。但至少其他人我并不知道在哪,又或者发生了这样的……”

“其他人在哪里?我警告你,里维德:我会不允许你伤害他们!如果他们有少一根汗毛的话——”

“——那就怎么样?杀了我?或者让我永远得不到我在寻找的东西,嗯?啊~~我说夏诺亚小姐,发现那个孩子安然无恙的时候你就不会好奇我为什么会把她完好无损的还给你们吗?你何不换个角度想想?”里维德转向安娜,朝她友好的挥挥手。

然而他得到的回应只有一句:“呸!坏蛋!”

的确……为什么?为什么他会带着安娜出现在这里……为什么他又要把安娜还给他们?如果只是诱饵的话,他完全可以布下更为精妙的陷阱,而至于安娜他也可以……

夏诺雅的头脑内瞬间闪过数十种可能性,但这些最终都被一一排除掉了,她目视着眼前琢磨不透之人。感觉到了一丝焦躁。

亚里斯倒不像她那么冷静,身上的伤痛已经逼得他忍无可忍了:“见鬼去吧,那边的死秃子!由于你的原因现在已经有两个人死了,你还敢说这事和你没关系?!”他抬起两条被鲜血染红的胳膊,上面有好几道又深又长的口子,“听着!我亚里斯·安泊现在就要以袭击巡警的罪名把你关到监狱去,审问官会想听你…的……你的解释的!”说完他做了个抽枪的动作——这只是习惯性的动作,其实他也知道枪早就没了。

夏诺雅将纤细的手指贴在嘴唇上,以此示意同伴噤声。

“那么你告诉我……为什么,里维德?”夏诺雅与他四目想接,毫不避让,“你不是正是想从我这里得到「多米纳斯」吗?我怀疑自己能否相信你所说的话。”

里维德皱了下眉毛。他摘下一手套,活动活动手指:“嗯……我的确很想要,无论是之前还是现在——”他把手伸进口袋的同时朝这边使了个挤了古怪的眼神,意思是“我绝对没耍花招”

“——不过这次我有些事需要优先处理。比如为你们的重逢送上点什么礼物……”他从口袋里取出一捆漆黑的羊皮卷轴,经由空中抛给对方,“刚才你也听到那个死人说了什么……有空多瞧瞧,我想巴隆不会没有教授你有关「影之令」的知识吧?”

“异端……「影之令」?”她冷冷看了他一眼,不再多语。

“然后是小公主你的……啊哈!”里维德变戏法般拎出一个白色的毛球,把它递给安娜。

“汤姆!!”安娜飞快的跑去抢了过来,爱怜地把毛球塞到自己的脸旁。

“我们说好夏诺雅到这就还给你……不过来实说,你的猫咪朋友可一点也不讨人喜欢”里维德看似苦笑着撩开自己的斗篷,上面有好几个破洞,看样子估计是“汤姆先生的杰作”。

“我不会对你说谢谢的,坏蛋!”

夏诺雅收起羊皮卷,安娜则抱起她的小猫。亚里斯在夏诺雅的掩护下也跌跌撞撞地靠了过去。他简直疼得要死……

“啊……我好象没说过你可以离开”里维德故意提高了嗓音,这让亚里斯不耐其烦地转过了身。他没好气的回敬到:“想干嘛?”

“接着”

一个布袋样的东西凌空砸向亚里斯的头顶,他虽然飞快抓住了东西,但是胳膊也因为出力过猛又是一阵钻心的剧痛。

强忍着眼泪的亚里斯掂量了一下这个蛇皮制作的口袋,然而却感觉不到里面东西的重量。亚里斯试着解开它看看内部,但是失败了。他又翻弄了几下,然后才注意到袋子口部有一截露出的部分——是纯银制的手柄,侧端烙有类似猫头鹰的印记,像是某个大贵族的微记。

“给我的?你确定?”亚里斯觉得万分费解。

对方点了点头。

他摸了摸手柄,最后又发现被精心打磨过的底面上似乎留着一行手刻上去的文字

赠……赠予光明和我的……我的骄傲?




?·B

什么东西?这个“?B”又是谁?

就在亚里斯更加费解时,里维德出了声:“听好了小子。下面的话我只说一次”

“让这东西呆在自己身上,他只属于你。从现在起你不能够回到有任何认识你的人所存在的地方。如果你让其他人,尤其是教会的人知道它的所在……那么你将必然只有一死——我可以向你保证。”里维德交待完这些没头没脑的狠话后就转身走向了夏诺雅。

亚里斯刚想应付一句“哦”或者“恩”之类的音节,但他发出的却是突然而来的一声尖叫,原因是袋子的侧面有个很隐蔽的位置,不巧的是那里附着着一块不常见的淡金色的纹章;而更不巧的则是他刚好认识上面的那个图案:教皇御用的,整个欧洲独一无二的纹章。

他说话已经不能很流利了

“嘿!?你……你……你怎么敢!你——”亚里斯用不知道是因为伤痛还是恐惧而颤抖的双手捧起手中的圣物,他抬头四顾,正准备没完没了问个究竟的时候。

里维德·马堤萨却已不见了踪影。



THE NO6 END……
发表于 2010-12-24 14:32:19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了2章,很强大啊,让人忍不住想看完,但是还有工作等着要做
明天再来看!
*滑块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主页

GMT+8, 2019-8-22 15:38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3 CVCV.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