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耀镜の恶魔城

查看: 4783|回复: 11

[同人小说] 美丽世界三部曲之二——《梦魔》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7-4 21:42: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青椒肉丝 于 2009-9-19 10:18 编辑

最近流行梦魔,肉丝承认出这个题材不是善类,不过本文基本上是树大的功劳。
 楼主| 发表于 2009-7-4 21:43:11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家好,我家名字叫梦魔,英文名字叫Succubus.咿,这位小兄弟怎么流鼻血了,这可不好。来,姐姐给你擦擦。
(这倒霉鬼七窍流血。)

在恶魔城的世界里,我是生的美的。哎呀呀,谁在说我家坏话。哪位哥哥行行好,把这盆几埃尔拉草端出去。


言归正传,年龄、三围都是秘密~
(台下某男:我是三围研究所所长,最权威梦魔三围研究机构.
“我还要女仆的”
“卡利女神也要”)

我的特长是变化风格~不管是天真浪漫的萝莉,冰清玉洁的少女,古朴典雅的御姐,还是冷艳华丽的女王,只有你想不到的,绝对没有我变不成的~从良家妇人的娴淑,还是偷情野花的浪漫,我无所不会~
总得来说,我拥有化为男人理想的魅力。
(台下众人,萌亲!萌亲!)
照例来说,我拥有足够的资本打败天下所有女人。咿~~呀~~,谁丢的冰溜溜的东西,人家最讨厌了。这位小哥,借你的胸口暖暖身子。
(冰雪女起的七窍生烟,蒸发了。七分钟后,某小哥躺在地上不醒人事。)
别看我现在这个样子,好像是个阿猫阿狗都可以欺负我 ,曾经的我可辉煌着呢。

我本来可是城主的宠儿呐~我永远不会忘记,待我最好的城主,他叫沃尔特。他让我坐拥一整座歌剧院,还让我做其中的女主角。

沃尔特大人呀,用现在的孩子话说,是绝对的“纯爷们”,对那些烦人的猎人,好阳刚,好有气魄。虽然平日里都是我SM别人,可见到那位大人,我却心甘情愿被SM。沉溺在无数玫瑰、荆棘的拥抱下,沐浴在带着体温的鲜血之中,是我最陶醉的时候~

而且~沃尔特大人还很体贴人~他给了我梦想,但并没有约束于我。他知道寂寞的痛苦,他也知道我作为一个女性有别的需求。我也喜欢白面小生。于是地下水牢里的银发美人成了我的情人,我时常去和他约会~这对谁都有好处。而且他绝对腹黑,正好合我口味~

记得那个时候在忘却庭院住个欧巴桑,喜欢玩石头。练金所有个无脑大块头。礼拜堂地下有个可爱的虫虫。沃尔特先生在的时候,大家都平等相待,日子过得其乐融融。

可是某一天,从沃尔特先生带回来一个叫莎拉的女人开始,我的命运就改变了。自从换了一个人称老D的家伙代替沃尔特先生做领导以后,我就再也没有好日子过,唉,有道是自古红颜多命薄。
(台下某欧巴桑“自己不会讨好领导可别怪谁,大妈我不是混得很好吗?”)
To be continue```````````````
 楼主| 发表于 2009-7-5 12:03:08 | 显示全部楼层
其实呢,本小姐并不是像外面说的那样,人尽可夫。那是迂腐的人把人类的伦理道德死板板套在本小姐身上,对于我来说,只是肚子饿,要吃东西而已。
(台下众宅:吃我!吃我!)

说实在话,外面的人都误会我,认为我心肠坏。虽然我喜欢变着法子逗那些人玩,但没有坏心的。研究那些男人被所谓无聊的心灵创伤折磨得死去活来,那是他们自己脆弱好不好。对于我,只是好奇而已,小孩子没事还摘蝴蝶翅膀玩呢,为什么就要怨我呢。我就说嘛,我内心很单纯的。
(台下某蛇发大婶:可怜的孩子,不适应这个世道啊。)

就是那么一回事,我的命运改变了。我至今没弄明白老D怎么把沃尔特先生换下去的,还有那个什么贝尔蒙特,乱七八糟的什么感情,我都不懂。我是个姑娘家,男人的政治我不关心,我只做好自己的本职。好让我继续在歌剧院,当我的主角。沃尔特先生虽然待我不薄,我也对他感激,但他走后,我没有像那些小家碧玉那样要死要活,我是个坚强的主。而且老D人那么帅,风流倜傥 ,和沃尔特先生完全两个调调。虽然沃尔特先生不在了,银发美人没有了,但是梦魔从不像猎物那样哀怨,依然自信能在新的环境里活得好好的。

我爱的是生活,男人嘛,总跳不出那个圈圈。于是,我又重新开始憧憬美好的未来。

可是一切都和我想的不一样。新来的领导,还搬来了他的整个领导班子。蛇发大婶说我太小资了,思想上不求上进,不和领导合拍。我想说,本小姐的业务过硬,纵观整个城,有哪个MM有我那么全面。蛇发大婶说,错了错了,你全错落,不信你走着瞧。

老D先生一点都不平易近人,不像沃尔特,他整天在高高的王座里带着,大小事务都让死神那个骷髅头管。这下不好了,叫我怎么猜透他心思呢。

于是我去攀死神。天呦,本小姐生性有点骄傲,往日里没有和那些骷髅亡灵搞好关系,总喜欢把他们踩在脚下,捏在手里把玩,从来没有从下往上服侍过他们。这下风水轮流转,死神当二把手,他们个个都不把我当回事。

后来我明白蛇发大婶的意思,死神大爷没有那个功能,那我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了。断了和伯爵大人交往的来路。

其实蛇发大婶一向待我好,只是我那个时候不懂事,光看着她的小姐妹们满城的飘,心里不服气,心想,大婶以前和我一个级别的,本事也差不多,为什么老D提干就不提我呢?现在明白了,其实人家大婶资历不是混得,那常走东家串西家,一会儿礼拜堂,一会儿长廊。最关键的是,大婶和死神大人关系搞得好,在死神大人的地盘钟楼,大婶安插小姐妹是不遗余力啊。

像我呢?笃守歌剧院,唱着独脚戏,孤芳自赏。歌剧院这个部门开销也不算小,我的不幸就此开始了。在一次重组中,我的美丽的歌剧院被重组掉了。
 楼主| 发表于 2009-7-5 12:11:39 | 显示全部楼层
说实话,我真不明白现在的男人是怎么了。像我这样无可挑剔的身材,销魂的容貌,居然没人理睬。

(台下某女:骄傲吧你,你看恶魔城里,那个男的没有无可挑剔的身材,销魂的容貌)

就拿领导新招的两个员工来说吧。一个叫艾萨克,一个叫海科特。不说什么了,艾萨克满脑子想的就是海科特。我说海科特再好,也是男的呀。魔女妹妹说,梦魔姐姐,你是真的还是装的,现在恶魔城里,谁不是腐女。两位可绝对是诸位姐妹YY的对象。你怎么能这么脱离群众呢?你太不正常了。

(台下:这个世道啊,正常的变不正常,不正常的变正常了。)

我自以为玩弄BT感情是我的长处,把男人的恋人弄得死去活来,看他有趣的表情,这下轮到我被雷了。男人和男人也可以玩,而且还成了潮流。这样一来,我有点明白蛇发大婶的话了 ,我那无可指摘的女人魅力,原来已经过时了。

这不,海科特的妻子被和谐掉了,本来这工作该我干的,却让艾萨克干了,我发了牢骚,大婶说,这孩子,太不懂事了,怎么可以发牢骚呢。我说这事越权,艾萨克一个新人,怎么可以不经我同意就做我的事呢?大婶说,艾萨克有特权,大领导以后醒来,就靠他呢,你不帮他,还发牢骚,告诉你,死神大人对你很不满意。
OZT,这叫我如何是好。

就这样,我在恶魔城里,被边缘化了。

(台下:呜呜呜,天妒英才啊。)

转眼几百年过去了,在混沌里,没事搓搓指甲,种种荆棘,小日子也过得安稳。不管怎么说,我也算是旧朝元老,虽然没有了自己的独立部门,没有了实权,但名义上还算个Boss。

我尝试过去讨好领导老D,可他更本对我没有兴趣。我想知道为什么,姐妹打着牌,笑而不语。和老D最亲密的当数恶魔女仆。我问,她说“我的领导呦,你级别比我高,难道你还不比我清楚吗。真是的。”“你不是能入梦境吗,你去试试呀”“胸大无脑的白痴。”我感觉每个人的话语里都带着刺。我好伤心。

终于,有项目做了。大买卖,贝家来人了,是个纯爷们,名叫西蒙。

怎么说呢,本姑娘对纯爷们可是料如指掌。既然叫纯爷们,那就是纯粹的爷们,自然要在纯粹上面做文章。纯粹有个好处,那就是简单。抓住要点,一下搞定。

可是,他们开会决定对策时,却不听我的意见。以刚对刚,阿蝠。阿龙,派在一线,魔法爷爷支援。我说不行,西蒙纯爷们,你们有他纯吗?他们不听我的意见,我又被打冷宫了。

不过我坚信自己是对的。实践会证明一切。

果然,阿蝠浑身是伤的跑来向我哭诉,“梦魔姐姐阿,西蒙那爷们太纯了,宇宙春天啊,俺自卑啊”

老D领导,开始改主意了。他说要以柔治刚。死神大人立马说,领导文成武德,英明有方。这明明是我出的点子。不过这也算了。老D对这方法用的不到位,他居然让蛇发大婶出马,镇守礼拜堂,好不容易有个漂亮MM,居然把她放钟楼变狼人。这还柔什么嘛?

我给老D领导提意见,老人家一脸不高兴。

果然不出我所料,蛇发大婶不能担此重任,可怜的婶婶,从此好像也没有能当作镇关Boss过。不过大婶看得开“风光过一次,值了,以后有的吃。小妹,你可别再冲了,小心误了前程。”

有道是,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可我那事怎么懂得呢?眼看着二当家败下阵来,领导也不敌。我想,恶魔城就像我的家,我怎么能一点力都不出呢?

在领导走前,我做了个手脚,把西蒙纯粹爷们的能力取走了。这对我来说小菜一碟。他当时正和老D领导玩SM玩的欢,没人注意到我的存在。

我想我立了大功一件,我想我可以得到领导的认可,重新能有自己的歌剧院,做美丽的女主角,可事实证明,我又错了。天啊。
 楼主| 发表于 2009-7-6 21:41:21 | 显示全部楼层
咳咳,继续,

话说本小姐说话呢,还是有两个听众的。他们和本小姐风风雨雨不少年了。他们其实就跟着沃爷混时的小虫虫和傻大石。

(台下恶魔护士:知道吗?梦魔那可怜的媚X样也就只能欺负他俩了,谁叫两家伙不会说话呢?)

说道哪里了呢?对了,说道本小姐取了西蒙爷们的能力。唉,这么好搞定的事,阿蝠,阿龙,魔法爷爷怎么都傻了。二当家也不怎么滴。我把

小虫虫和傻大石叫到自己闺房里。

(台下:抗议,你有那么大闺房吗?)

我坐在傻大石肩上翘着腿,摸摸小虫虫脑袋,说,“跟姐没错的,你看,姐最厉害的本事就是扯蛋。明儿起来西蒙准蛋疼。这多好,要是你们

上去,准和阿蝠他们一个德行。感谢姐不?”

那两个傻蛋,连吱都不吱一声。“不说话就表示默认啦,很好。”

然后本小姐用一种非常邪恶的眼神盯着小虫虫看“当然,姐可不会白对你好,等歌剧院重新开张,满堂坐无虚席,可是你的责任,明白不。”

小虫虫很无辜的看着我,我很满意“很好。”

接着骑到“傻大石”头上,拍着它脑袋“小姐我也是个腕儿,保镖气势当然得大了,这是你的责任。”

本小姐又能开始自己的活剧了,哦呵呵呵。

(台下:大婶你干什么?
某蛇发大婶:每次说道那里,这女娃又发疯癫了。那次事情对她打击太大。后面的事情我来简要说一下。
台下众怒:这个我们抗议!这里是宅天堂,大婶扫你的地去吧。
一片石化光线后,抗议无效。)

嗯,基本上就是这样的。年轻人有梦想是好事,也看得出她对恶魔城是尽心尽力。但是啊,年轻人社会阅历太浅,总是把事情看得太简单,这

个大妈不得不说上几句。枪打出头鸟啊。

可怜的女娃,她还把恶魔城当作以前沃爷在时的大家庭呢。我可是明眼人,一切都看得明白,恶魔城是谁的,这是个原则问题。恶魔城是在座

每一位的,这当然是官话。官话一般是用来讲给别人听的,可怜的女娃娃自己栽进去了。说白了,恶魔城就是老D的,什么人类和吸血鬼的战斗

史,说穿了就是老D和小B的个人恩怨。领导当然是大公无私的,所以呢,这事儿要往大里扯。阿蝠,阿龙,都是识大体的,闹腾一下,给领导

添风,把这百年大战闹得轰轰烈烈,死神二当家来个高潮,最后收场的呢,自然是两位大人物。当然没有谁会做无用功,大妈也要出一把力,

捞到自己的好处,就可以了。

这女娃呢,不懂事,忒不懂事!西蒙就算要扯他蛋,那也要老D说好才行啊。领导说你行,不行也行,领导说你不行,行也不行,这女娃咋就这

点道理都看不透呢?

接下去的事情,啥都不说了。西蒙这样的纯爷们被扯蛋了,总要有个像样的交待吧。不然B家断了后,这游戏还怎么能玩下去。

不过老D怎么说也是和B家老交情了,当年把沃爷赶走还是靠的B家老祖宗。至于说老D的儿子和B家有一腿,这个咱们做下属的不好乱说话。总之

老D和B家的恩恩怨怨,是他们的事,我们下人们壮好气势就可以了,怎么可以越俎代疱呢?这绝对是犯了大忌讳。

蛋也扯了,就这么白送回去实在不合规矩,总要有个理由吧。死神二当家的把全体亡灵凑一块儿猜想了个大家都好下台的主意,让西蒙把老D请

出来,还了蛋后再送回来。唉这把老D折腾得,白白又被VKSM了一顿。各位说说,梦魔这妹子能有好果子吃吗?

(台下各位如梦初醒:听君一席话,省读十年书。
“哪个家伙坏我生意?”藏书馆老爷爷道。)
大婶还要补充一句,其实呢,像小虫虫和傻大石那样,什么都不响,倒也挺好。不求有功,但求无过。这不?西蒙的孙子,祖斯特那小子来城

里玩的时候,它俩不是好好风光了一把吗。有道是每一张手纸,每一条内裤都有它的用途,大婶在恶魔城混了那么多年,说的话总有道理的。

(台下某少妇鄙夷的一笑,“老女人,就那点出息。”
除了梦魔,听得众女的尖叫声“啊!卡米拉前辈!”“好幸福噢。”)
 楼主| 发表于 2009-7-6 23:40:5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青椒肉丝 于 2009-7-9 07:27 编辑

过了好久,就看见梦魔MM半跪在地上,头发也散了,衣服也乱了。
(台下:“有疑义,她衣服已经是极限了,怎么可能乱了呢?”
      “靠,你说书还是我说书,当心把你吊到悬崖上鞭尸啊,蠢货。”)

唉,真是失态,话说本小姐怎么这么倒霉呢?什么都没有了,连上镜头的机会都没有了。

唔唔,整整过了半个世纪,我才认识到老D领导的英明正确,当时了要是扯了西蒙的蛋,就再也没机会见到银发美人了。

(台下大婶吐血晕倒,“原来是这么理解自己的错误的。算我前面白说。”)

本小姐万万没有想到,西蒙那种纯爷们,孙儿如此让人销魂。不禁让我怀念起从前在沃爷在时,地下水脉的往事。哦,那位美人叫祖斯特,鞭

子大好啊。我幻想着自己和那美人,梦一样的邂逅,*—%¥#(驴霸system on line)。
老D真是会折磨人,我看着银发美人表里来来回回的逛,饿得咕咕叫,却连个露脸招呼的机会都没有。
最可气的是,小虫虫和傻大石居然出场了,小虫虫居然还大放异彩,还长翅膀了还,这还得了!

嗯,不要误会,总体来说呢,本小姐绝对没有坏心的呀。小虫虫不管是变成小Baby,还是多长了几支触手,又或是多了眼睛,在我心里,永远

是礼拜堂里的小虫虫。傻大石忠厚老实,那可是真的呀,不像弗兰克斯坦,总是欺负傻大石。

外面的人老说我喜欢害人,这话不假。话说咱恶魔城里,谁没害过人呀。可是,我想说,那都是意志不坚定的男人主动投怀送抱,我只是想和

他们玩玩,顶多捞点零嘴吃,谁知道个个都玩不得真的。我最大的理想也就是回到歌剧院做美丽的女主角,加上能舒舒服服的吃零食,哪个女

孩子不爱零嘴呢?我不是整天YY的主,我受了不少挫折,可一直努力着呢。

我发誓,我从来没有害过恶魔城大家庭里面的同僚,我不明白权力是什么,欲望这东西,我说我非常了解,我就是依靠捕获男人的欲望过日子

的 。可是卡米拉阿姨,说我对欲望的理解太肤浅了。说我的欲望和小孩子爱吃棒棒糖无异。总之,我就是不明白她说什么。

被关了一百年,熬过一百年,终于,又有大项目了,里希特贝尔蒙特要来了。

话说1792年,大革命,搞什么资本什么的,有了公司制。老D说,家族传统继承,不利于恶魔城的管理。我不明白,继承来继承去,不就是老D

自己的吗。据说老D有个儿子,就是不怎么孝顺。说实话,老D我到现在还不了解他。不过我学乖了,不要去瞎猜领导的心思。

老D这次要请一个职业经理人,给薪水的那种,然后自己做什么懂事,好像就是甩手掌柜。这个经理人叫傻福特,好像还是从死对头的教会那

里跳槽过来的。据说老D以前也是在教会吃萝卜干饭的,那个时候我还在沃爷手下和沃爷混。

哎哟喂,这位经理人权力可大呢,连二当家死神和卡米拉也要听他的调遣。

蛇发大婶说,妹子,这次可别错过机会了,和傻福特大人好好疏通关系,会有机会的。

这对我来说呢,真是百年难得的机会。第一,傻福特大人是人类,第二,傻福特大人是男人,虽然是老男人。从技术上来说呢,绝对不成问题


只是,只是,本小姐从来没有因为肚子饿或者嘴馋以外的原因去吃食。再说老男人没有什么味道。蛇发大婶说,你还这样下去,只是凭自己本

性做事的话,可真是无药可救。
大婶说的老吓人了。这次错过了,我的歌剧院可能再要等一百年了。

算了,看在歌剧院的面子上,将就一次吧。本小姐总要学会适应这个社会。

还好,老头子还喜欢玩两个球球,说实话,我是看在两个球球面子上。说实话,我喜欢这两个球球远胜这个老头。
这也是我第一次,不是为了肚子饿,不是顺着自己的意愿做事。感觉总不是滋味,有点恶心。歌剧院,真的那么美好吗。我有时候在想,还是

留在记忆里比较好。
瞧我,说什么傻话呢。傻福特透露了老D一个重要的消息,这次要用美人计,要直接打击B家里希特的精神。肯定要重用梦魔的。
这么多年了,领导总算想到我的好了。我的歌剧院,我的梦想。这次跟对了领导,走对的形势。一时间,我感觉满屋子都是春天。
回到房间,我兴奋的抱着虫虫,,拉着傻大石的手。我说,姐这次绝对不会食言了,恶魔城发展越来越好,加上蛇发大婶,我们能回到从前的

天地。
傻大石摇了摇头,虫虫依然不说话。
后来才知道,被傻福特钦点的有阿蝠,蛇发大婶,绷带男,还有一个,居然不是傻大石,而是弗兰克斯坦那个坏小子。至于傻大石,他太老实

乐,他被安排到城外,里希特的老家第一线去了。至于虫虫,他不愿意出场。

一切都很顺利,按照计划进行。可老D突然的临时安排,让我心里凉了半截。老D居然从里希特那里挖了人,一个叫安妮特的女人。

说实话,我一点不喜欢老D请来的安妮特。她说自己是里希特的未婚妻,然后一副良家乖乖女的样子。哎哟,千金大小姐唉,一点苦也吃不得

。凭良心讲,我们对她都算好的,不打也不骂,可她呢,整天哀怨来哀怨去。说什么“里希特,你怎么还不来!”“你不会把我抛弃了吧。”
“里希特,我等你等的好苦。”
这女人让我心里相当不爽。男人不过就是饵食吗,至于这样吗?她又说“我真的好想你,没有你,我在无边的黑暗中煎熬。”
本小姐可是从来生活在黑暗中的,怎么样,去你的。你想里希特,我还想沃爷和银发美人呢。抛弃是什么感觉,老娘不知道,也不想知道,老

娘只有抛弃别人的说。怎么样,不服气。你们人类啊,脆弱,太脆弱啊,感情嘛,有什么呢!
可是我就是被那个女人弄得心烦意乱。
我走到她面前,淬了一口。我说“死了心吧你,里希特不会来救你的,因为本小姐会好好招待他。”
安妮特什么也没有说,只是落下了眼泪。
廉价的泪水,我才不稀罕人类的这种东西。我心里想的,只是在恶魔城,重新拥有属于自己的那座歌剧院。

里希特终于来了,傻福特大人给我的任务,居然是给卡米拉阿姨干苦力。卡米拉阿姨的血之泪,可是名声在外。只是她是个贵妇,还是老D领

导的亲戚。血泪装在大骷髅里面。我的天,居然要本小姐帮她抱那个骷髅。这太没天理。我好歹也是曾经的Boss啊。

傻福特说,老D没有食言,这是一个很重要的任务,给里希特一个沉重的打击,这个重担全在你身上。你不要让老D失望。

什么叫不要让老D失望,这分明是领导让我失望了。为什么老D,这么蠢呢?老D脑子里,想的到底是什么呀?

于是乎,我听了卡米拉阿姨的劝告,服从领导安排,于是乎,我发挥了自己最不擅长的力量。于是乎,我品尝到了VK的味道。
VK的味道好熟悉,里面有着深深的哀伤,这种感觉,我熟悉,不就是沃爷拐来的那位莎拉小姐吗?我在歌剧院的最后演出,演的就是她。

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侵蚀了我的,怎么说呢?心吧,如果我还有心的话。不对,恶魔怎么会有心呢。你看傻福特,死神二当家,个个都没心

没肺。老D自然也是个坏透的主,不然怎么当我们恶魔城的领导呢!我的心所渴求的,只有那座歌剧院。对了,折磨男人,吃零嘴,欺负虫虫

和傻大石,那才是我的全部向往。

回到了混沌,一件事把我气得差点昏过去。傻福特说,要用梦魔折磨里希特的精神那个计划没有错,只是那个梦魔不是我,居然是安妮特。我

绝对不甘心,她是个新人,柔弱的要命,提拔她也不提拔我!我不能服气!我歇斯底里了,我要去找老D说理去,我才不管他是不是领导。我

受不了。
在恶魔城最上阶,蛇发大婶拦住了我。我说,一定要给个说法。大婶只说了一句话“你没有心,没有眼泪,你不可能戳痛到里希特。”我说,

大婶你胡说呢,你整天把人变石头,你懂什么心呢?大婶的回答是这样的,这是领导老D的意思。

于是乎,又过了四年。
 楼主| 发表于 2009-7-9 05:37:4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青椒肉丝 于 2009-7-9 07:27 编辑

里希特啊里希特,你说起话来真是义正辞严呢。真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这么虚伪呢,心里明明想和安妮特在一起的,哪怕她变得和我一样。安妮特我虽然不喜欢她,但这小妮对你可是一片真心,这多好啊,可你还摆着恶魔猎人所谓的臭架子。
好一句“家族的宿命不允许。”就这么让安妮特OZT了。看来本小姐是没办法来理解你了,切,本小姐也不想理解。

里希特啊里希特,傻了吧,这不还是跳槽到我们这边来了。安妮特哦,本小姐可真替你感到不值。

早就说过了,本小姐已经看透男人了,为了战斗就可以到这边混,为了安妮特就家族宿命了。让这种人当我领导,还不如让老娘死了算了。
(台下蛇发大婶,东西可以乱吃,话不可乱讲。)
 楼主| 发表于 2009-7-19 21:18:34 | 显示全部楼层
艾克利西亚圣教说是为了哄老D睡觉的组织,不过根据本小姐的经验,这不可靠。当年抓安妮特回来的沙夫特不也是教会的吗?从一方Boss降格
做使魔也是老D,罚我得罪公子爷,好把,随便你们都来欺负我吧,做不做Boss无所谓,在不在恶魔城里面无所谓,我的心愿你们都不会明白的
,你们怎么欺负我,本小姐都不怕。

不过艾克利西亚圣教还是让我泪流满面的。
这个人类有一点比较奇怪,什么东西都喜欢往大里靠。一个小杂货店把,叫什么“环球贸易服务公司”,一个小小报社,叫什么“星球时报”


事情是这样的,刚开始,我得知自己是艾克利西亚圣教斩魔之剑夏诺雅小姐的使魔的时候,我想,号称和老D领导对抗的教会,好歹也算是个大
组织吧。上次沙夫特的架势可大呢。没想到这个圣教整一个破落的小作坊,上楼连楼梯也没有。只有三个人的教会,还没有以前恶魔城的炼金
研究所大。当年海科特和艾萨克两位老研究员的待遇,可比这个穷酸教堂好太多了。
我发现一个特点,这种研究机构特别喜欢玩激情。当年艾萨克和海科特的风闻往事已经很让本小姐摇头了,可这个研究机构的叫巴隆领导更过
分,居然和老D玩暧昧。这个阿鲁巴斯主任也是,喜欢夏诺雅就推倒呗,偏要玩什么哥哥妹妹。要不是本小姐落难当了你们的使魔,可要你们好
看。

老D领导又复活了,和往年不一样,以前好歹也是要出女的血,那个年代找出女可不比沙夫特时代。于是巴隆那老头决定自己动手,从萝莉到御
姐全套养成。在还是大叔的时候,看着夏诺雅小萝莉,硬是忍着不推倒,造成心理扭曲,越发纠结老D了。万万没想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出女太难找了,现在的主任阿鲁巴斯舍 不得肥水流了外人田,坏了巴隆好事。老D也只能将就,接受巴隆这个老头了。

不过我不明白,阿鲁巴斯想要推倒夏诺雅,为什么连肉体也不要了,非和我们挤到刻印里来。这个蠢男人。

去他妈的,统统不管我的事,老D已经不是我领导了。男欢女爱的事,被那帮人类搞得那么复杂。本小姐格守自己的信念,就算做你们使魔,也
绝对不和你们一起同流合污。
发表于 2009-8-21 20:01:07 | 显示全部楼层
e ............这个   还是盯吧.........顶
发表于 2009-9-10 13:21:2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发现自己喜欢上肉丝系列了
*滑块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主页

GMT+8, 2019-10-15 17:25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3 CVCV.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