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耀镜の恶魔城

123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有须秀树

圣魔之血 R.O.M II——热砂天使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9-9-22 19:39:57 | 显示全部楼层
V
  闯入者所射出的圆锥状物体,直接命中了咬住亚伯侧腹的自动化猎兵胸部。然后想要舀起它的身子似的直线前进,朝着墙壁猛撞。在下个瞬间,随着爆炸声一同炸裂开来。
  就算是吸血鬼,同样也有弱点。脑干、颈椎、心脏——只要同时轰掉这些地方,就连想复活也找不到机会。
  剩下的两只,就在这时跳离神父的身躯。就算没有智能,也能了解同伴是在一瞬间就被干掉。于是保持着警戒的距离,伺机而动。
  不过,亚伯似乎没空理会他们。
  “艾丝缇?”
  亚伯连修士服上面渗出的血也不擦,发愣似的说道。
  位在眼前的,是他早已熟悉、个子娇小的修女。白色配蓝色的修道服,在这样的黑暗之中看起来格外美丽。不过修女手中所握的,却是对战车火箭炮的发射管。
  “你没事吧,神父?”
  艾丝缇将用尽的火箭炮一丢,奔向依然躺卧在地的神父。瞥向亚伯的脸上浮现了不安的表情。
  “伤势怎样?还能不能站?”
  “啊嗯,还好。”
  “太好了”
  仰望着一边摇晃一边起身的亚伯,艾丝缇松了一口气似的、表情转为和缓。不过也只维持了片刻。少女将开始放松的嘴唇硬是拉紧,朝着对方比自己还高两个头的脸孔尖锐的瞪视着。
  “对了,神父,你在干什么?!”
  “嗯啊?”
  “你‘啊’什么啦!”
  亚伯反射性的拉长背脊、采取直立不动的姿势,艾丝缇仰视着亚伯,双手叉腰。
  “你工作做完了没有?还有空陪那些家伙玩,看你好像还蛮闲的嘛?”
  “不、不,还没”
  “我就知道受不了,才稍微没盯紧,你就这副德性。”
  “我我错了。”
  “不用忙着道歉。”
  艾丝缇在亚伯眼前竖起手指,然后一脸怒气似的下令。
  “你还是先赶快把工作给处理好。我也来帮忙。”
  “噢、噢。啊,可是”
  “‘可是’什么?”
  这样好吗?
  像自己这样的男子,要向这位少女借力。
  自己是怪物、是罪人,受到了诅咒。现在还要在她面前
  “啊,对了,我有一句话忘了说。”
  艾丝缇一边将目光从暗沉着脸、静默不语的亚伯脸上挪开,一边想起什么似的开口。
  “我有一句话非得告诉神父,所以才会赶过来。”
  “啊?”
  要告诉我的话?
  是什么啊?
  亚伯将荧幕上面所显示的倒数读秒、以及周围正伺机而动的猎兵全都忘记,一脸呆愣的张开了嘴巴,艾丝缇则背过了身,高声说道。
  “我要清楚地告诉你,像你这么没用的人,根本没什么好值得害怕的!”
  “啥?”
  意想不到的语句,让亚伯露出了惊慌失措的神情。艾丝缇带着怄气似的连转身,用发出宣战布告般的口吻斩钉截铁的说道。
  “对,我根本、完全、一点都不怕你我来就是为了说这个。呼,好轻松。”
  神父望着说出想说的话、神情气爽的吁了一口气的少女,脸上浮现又哭又笑的表情。
  “呃、艾丝缇”
  “唔?”
  神父神情严肃的发话,艾丝缇不可思议的回望着。亚伯朝着她的脸,深深低下了头。
  “谢谢你真的谢谢你。”
  “现现在没空讲这种事啦。”
  少女仿佛生气似的崛起了嘴。然后指着周围逐渐逼近、身披外套的影子说道——
  “该快收拾他们,把工作做个收尾我也来帮忙。”
  “遵、遵命!任务——”
  神父大力颔首,双手转了个方向。
  “收到!”
  刹那间,腹部被击中轰开的是正朝着艾丝缇飞舞而下的自动化猎兵。
  “——艾丝缇,这边的就交给我!”
  亚伯瞪视着虽然撞上墙壁、却又若无其事的重新爬起的黑外套身影,发出怒吼。
  “至于你,就负责停住那边的电脑!”
  “你说这个?可是像我这样的生手,要怎么做才好?”
  “只有你才办得到!现在没空详细说明!总之你先坐在那里!”
  一边对枪口维持警戒,猎兵们一边也确实的、一点一点拉近了距离。亚伯用背脊确认少女已经坐上控制台,然后继续给出指示。
  “首先,把手放在右边发光的位置!”
  “呃是这个吗?”
  艾丝缇碰触到指定位置的时候,之前仿佛当机似的定住不动的荧幕,开始跳出了新的文字。
  “神父!出现好多奇怪的数字?”
  “就是那个!用键盘把它打进去!”
  亚伯回过头微微一瞥,确认那群数字。确实是中止的密码。
  “全部打进去。要一字不漏!不能搞错,要冷静!不过动作要快!”
  “收收到!”
  时间已经十四点五十八分。然后,作为中止密码的提示数字看起来似乎很多——赶得及吗?
  “我会赶上给你看!”
  “就交给你了!”
  亚伯背向猛然与键盘展开格斗的少女,视线转向他的敌人。事到如今,也只能靠她了。他的工作就是确保她的安全。
  黑外套的身影逐渐逼近,眼睛越过神父、望向在她身后的艾丝缇。他们是似乎也察觉到,目前正在发生的是什么情形——希“与绝望正在眼前缠斗着。然而,让其中一方的天平往下倾斜的关键并不在神父、而是在少女的手里。
  “休想对她出手——你们的对手是我!”
  亚伯干脆的断言,然后抛下了枪。
  那双眸子,在下个瞬间染成鲜艳的纯红。
  [超微机器“吸血鬼猎人02”40%限定启动——承认!]
  在转瞬间,黑色的空气开始沸腾。
  就在漆黑色闪电发出声响飞溅而起的时候,朝着天花板跳跃的自动化猎兵右腕已经拉着红丝、撞向了天花板。
  “?!”
  像死鱼般沾着薄膜的眼瞳,微微浮现了近似人类的狼狈之色。保持着距离往后倒退的动作,是因为对突然跳出的对手战力感到警戒。
  “我对死了还得不到安息的你们感到同情。不过——”
  神父用冷冷的声音宣告,手里携着不知从何而来的双刃大镰刀。朝着后方看也不看的,直接加以挥动。
  “我可不会手下留情!”
  在这时候,从背后跳上的一稚自动化猎兵身体被砍成两半撞上地面。心脏完全遭到粉碎,号称不死的战士也永久停止了活动。在这时候,他所劈下的另一边刀刃则砍向从天花板落下的另一抹影子。不过这边则是发出高亢的声音,被那家伙手中所持的短剑给弹了回来。
  就像磁铁的同极一般,两边不断的互相弹开,两方身影也拉开了距离。而下个瞬间,这回则像哪边的磁极换了方向似的、同时也像两抹身影之间拉长到极点的橡皮筋缩回来了一般,两者开始面对面、展开激烈沖突。
  “!!”
  张开抹血似的口腔、发出呐喊的是濒死的吸血鬼。黑色的风正对着它,发出细声的低语。
  “主啊,请饶恕我的罪赐我赎罪的机会”
  这有如永劫般受到诅咒的力量。紧紧缠附着身躯的可怖存在——不过,被加诸于身上的这份“诅咒”,对他而言,现在却是保护重要事物、让赎罪变成可能的唯一力量。
  “尘归尘、土归土——阿门!”
  在交错瞬间,奔腾的鲜血将天花板染成一片朱红。从头顶被一分为二的自动化猎兵残骸发出湿濡的声音、跌撞在地面上。
  就在这个时候,后方正与键盘格斗的艾丝缇发出了声音。
  “神父,打完了!时间是四点五十九分!”
  “让我看看。”
  亚伯提着大镰刀,走向了控制台。越过少女的肩膀望向荧幕。那里有着巨大的数字,正化为光芒在闪动着。
  “好,接下来只要将它输入”
  亚伯将手伸向输入键。接下来只要读取中止密码,系统就会紧急停止。“沙漠天使”的能源供给也会被切断,那股沙漠暴风就会当场消灭——
  不过,这是亚伯却突然发现,有双眸子正凝视着自己。艾丝缇正定定的朝着这里仰望。
  “啊”
  神父的嘴微微颤抖。想起“吸血鬼猎人”的活动还未停止。红色眼珠、长长的牙。然后全身染血、不折不扣的怪物姿态正暴露在她的面前——
  “没关系,神父。”
  不过艾丝缇却沉稳的开口。那双眸子,定定地望向自渐形秽而低垂着头的亚伯。神父那摆在输入键上、冻结似的停住动作的手,有双柔软的手掌轻轻叠了上去。
  “我不是说过了?我一点都不怕你。”
  少女自豪似的发出宣言,然后重叠的掌心徐徐按下了按键。
 楼主| 发表于 2009-9-22 19:40:17 | 显示全部楼层
终章:前往帝国的使者
  ——门哪、应当哀号。
  贼啊、应当呼喊。
  因为有烟从北方来。
  (以赛亚书第十四章第三十一节)

I
  针对使者前往帝国的入国路线做完细部确认,太阳已经沉向了沙漠的另一端。
  卡特琳娜轻咳一声,为躺在床上的少年打开了窗户。外面的空气虽然还多少夹杂着砂尘,不过风中却也带来了清爽的地中海气息。
  “不过,伯爵的病况似乎比部下所报告的要来得好,我也就安心了。”
  “是托雷士神父急救得宜。”
  以恩用抱着绷带的手,指向伫立于房间一隅带着反光镜片的男子,然后露出了微笑。
  “日光直射对我们而言是致命的。要是没有他的急救,绝对不只这样的烧伤对了,丝佛札枢机主教。”
  在缠裹脸部的绷带下,表情似乎一变。
  “后来拉杜怎么样?有找到他的遗体吗?”
  “目前依然在搜索中也许被海潮给沖走了。”
  卡特琳娜皱起了细眉,然后摇头。
  对于以恩,他并没有特别同情。卢克索男爵拉杜巴旺在迦太基市引发失落科技兵器的失控——是被视为启动“沙漠天使”的主谋的人物。不,还不止如此。他虽身为“帝国”贵族,却被怀疑是某个恐怖组织的成员。那个组织是卡特琳娜与特务分室数年来所追击的国际恐怖组织,在这之前,“帝国”内部的活动完全没有得到过确认。万一他们不只在人类社会、同时还在吸血鬼社会里扎根——
  “接下来的遗体搜索,就交由迦太基当局来进行。请安心。”
  “麻烦你了我在回国之后,也打算针对你所说的‘骑士团’进行调查。”
  “关于伯爵的归国准备,在一周之内就能办妥。当局一定会护送您直达‘帝国’本土,请安心。”
  卡特琳娜一边回握着对方所伸出的小小的手,一边露出让对方安心的笑容。不过在手放开的那一刻,突然转为想起什么似的表情。
  “对了,护送您前往帝国的使者,真的要选她吗?”
  “……”
  以恩用满足的微笑回答了疑问。那双眸子正注视着夜晚降落的中“。
  中庭里人声嘈杂。为了在沙漠暴风中失去家园的市民,卡特琳娜开放了大使馆来作为避难所。在帐篷之间交错走过的人群里头,有位红发修女正和修长身影的神父一起搬运配给用的毯子。以恩用炽热的视线凝望着她。
  “除了她之外,谁都不行。”
  “这些人,接下来不要紧吧?”
  看到挤满中庭的避难民众,圆框眼镜的神父发出了叹息。望着屋里蹲坐在石板上的老婆婆,眸子里闪着切身相关般的懮虑光芒。
  “会很辛苦吧。不过我想应该不要紧。”
  干脆的给出回答的是走在他身旁的红发修女。抱着毯子的脚步带有节奏感,青金色的眸子用温柔且强悍的光芒望向了人群。
  “房子和财产都没了,我想会很辛苦。不过对他们而言,最重要的东西并没有失去。只要拿东西还在,永远都站得起来。”
  在艾丝缇视线前方,正巧是老婆婆所蹲的位置,依然年幼的少年少女用慎重的脚步端着盛了配给用薄粥的碗。大概是老婆婆的孙儿们吧。老婆婆拿起碗,开心的道谢,然后用没有牙齿的嘴巴开始喝粥。
  “家人、朋友、同伴只要有人在身边,就算再怎么辛苦,还是可以熬得过。要是有人肯为自己着想,那就更不用说了。”
  艾丝缇用带点眩目的神情,望着将简单的食物、很美味似的舀进嘴里的老婆婆以及她的孙儿们。
  “只要有人肯在身边关怀自己,人就会变得格外坚强对我而言,现在就是这样。”
  “真害臊哪。”
  艾丝缇用不可思议的神情、仰望着故作姿态撩起刘海、从鼻尖哼了一声的神父。
  “你在害臊什么?”
  “哎呀,你不是说,关怀自己的人就在身边?”
  听到得寸进尺的玩笑话,艾丝缇却反而没戳破它。
  “确实是在我身边对了,就像丝佛札阁下。”
  “不对,还有其他人啊?你想想,更近一点的。”
  修女露出呆愣的表情,望着神父那双如泣又如诉的双眼。
  “是凯特修女吗?噢,她呀,确实一直受到她的照顾。”
  “不对,你自己想想嘛?再近一点、再可靠一点你看,你是不是忘了谁了?”
  对这一脸不安、嘴角抖动的亚伯,修女一脸正经的双手拍击。
  “啊啊!托雷士神父真的很不错你怎么了,神父?”
  “噢,主啊,我的人生就没一点好事。被上司虐待、钱包又薄、还要被同僚欺负”
  俯看那飘着哀愁的背影,艾丝缇不觉发出深深的叹息。其实嘴角早已微微颤动着、话几乎就要说出口来,只是死命忍住了。
  是啊,不管遭受到任何打击,对自己的罪过在如何绝望,人还是能够重新再往前走。只要有人还在看着自己,就一定能重头来过——
  “好了,别跟小孩自己一样闹别扭。你要是肯好好工作给我看,说不定,我的想法就会改变。”
  艾丝缇将毯子摆在依旧写着字的神父头顶,露出恶作剧的笑容。
  夜幕垂下,老市区开始量起温暖的灯光。
  三天前那份惊吓的爪痕,此事依然停留在建筑物与人类双方身上。不过,人类是顽强到叫人感到惊奇的生物。现在还是如此鲜明的大惨剧,只要过上几个月,就会沉落到记忆与往昔的最底层。
  “舰长、我交代的货物装载完毕了没有?”
  仿佛年幼的孩子丢出玩腻的玩具一般,年轻人从瞄准岩壁远方、市街闪烁街灯的望远镜中移开了视线。宛如天使、白皙而美丽的面庞,再度转向身旁的中年男子。
  “行程紧迫。如果能比预定提早出航,就不会耽误到时间了?”
  “在一百三十秒之前已经完成,中校。”
  中年男子用军人特有的严谨、军靴喀的一并,毕恭毕敬的行礼。
  “只要您一下令,本舰随时都能出航。”
  “很好。时间差不多了。”
  “是!”
  中年男子再度行礼,拿起手边的麦克风,用熟悉的模样按下了按键。
  “我是舰长。本舰现在出航。全体就位!”
  很快的,四周开始慌乱了起来。
  仿佛沉入夜之海的食人鲸般细长的船体——如背鳍一样往上突起的司令塔,正发出刺耳的铃声。对空机关炮收到了甲板下方,瓦斯排气闸与空气对流孔在响声中跟着关闭。就在低频的引擎声停止的同时,双层整流型电动马达已经发出类似昆虫拍翅的声音。
  就在无数命令与报告的交错声中,次席士官从舰内发令所仰望着司令塔发出呐喊。
  “各种仪器并无异常。空气排出结束——舰长,‘海狼’出航准备完毕!”
  “好洛恩葛林中校,请移往舰内。本舰从现在开始,要进行深度三十的潜航。之后则以第二战速脱离迦太基领海。”
  “我知道噢,对了。不过舰长,那货物可要小心处理。”
  年轻人钻入司令塔舱门,咖啡色眸子恶作剧似的闪动着。
  “他呀,在下回作战还得给我好好表现。”
  仿佛为了抹去嘴角的笑声似的,朝着舰体涌来的波浪声突然升高。钢铁制成的船体开始排出作为浮力用的压缩空气。
  “海狼”——日尔曼王国海军自豪的高速潜舰发出尖锐的汽笛声,朝着黑暗的海底,开始刻下不祥的航迹。
  TRINITY BLOOD R.A.M. II (END)
 楼主| 发表于 2009-9-22 19:40:34 | 显示全部楼层
后记
  整整隔了三个月的问候。我是吉田。
  “人生秒杀企划”的圣魔之血,此刻也顺利出版到R.O.M.II.
  “连载排名若是不到前三名就要休载”、“R.O.M.I若是不买就休载”、“R.A.M.若是不买就要休载~”,编辑的说法虽然让我觉得纯粹只是个人兴趣,不过这回无论如何我还是活下来了。这全是仰赖大家的支持。感谢各位。原本想在这里用个十页左右,连续书写长篇且热情的感谢文字,不过因为页数的关系,不太可能。省略的九页请用想象来加以补足,我会非常高兴(笑)。
  这回的截稿日还是迟了十天以上,在变得异常紧迫的进度表中,为作品保持了水准的是合作伙伴柴本氏、编辑猛氏、印刷设计的相关人员,至上我最深的感谢。非常不好意思。
  那么,下回就在R.A.M.II中再会若是能够实现,我将万分荣幸(笑)。
  吉田直 敬上
*滑块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主页

GMT+8, 2019-9-20 14:01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3 CVCV.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