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耀镜の恶魔城

[创作小说] 自己的WOW 自己的爱情 Ture Ending 暗言术·灭 全文·真·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12-14 11:34:46 | 显示全部楼层
英雄,......愿你有段不悔的爱情............
 楼主| 发表于 2011-1-5 13:15:13 | 显示全部楼层
自己的WOW 自己的爱情
第二部:心灵震爆
1

2009年,9月1日。
我如同2个月以前一样,早上6点就从爬起来,洗漱一番坐轻轨,挤公交去学校。
进了班级后和大家寒暄了一番。
消息比较灵通的问我:还不能创建新号?
消息不灵通的问我:你丫怎么不完你的WQZ了?

就如同你想的一样,我被盗号了……
8月17号,我回到了自己的家里,那个有着90年代初上海房屋特点的家。
我家是那种未拆迁老房,所以没宽带,只能拨号上网……
不过还好,玩WOW不是太卡,也就刚进沙塔斯的时候会卡个1分多钟。
回到家后第一件事情就是开机,上QQ,下载网易客户端……

因为是拨号的关系,人家下载东西都是每秒100KB 200KB的 我家平均速度保持在55KB每秒……
狗血的客户端下载了我一天一夜多……

等到我满怀希望的以为可以畅游艾泽拉斯的时候,账号或密码不正确……
我有点疑惑,重新输入了一次…… 还是老样子……
在反复试验1个多小时后,我终于确信……我被盗号了………………

因为未成年的关系,当初的身份资料都是随便百度的,现在想找回来都难……
于是我彻底放弃,打算重新创建一个通行证,大不了玩一个新号,大不了是从头来过而已……

但是狗血的是,现在依然属于内测阶段,新通行证创建好了也不能进入游戏……
盗号的卧槽你大爷!!!!!!!

盗号后的第二天一大清早我就起来了,平时不睡到10点我是绝对不起来的。
但是现在早起有了理由。
打开电脑,速度上QQ,然后双击头像:“猫儿,我WOW被盗号了……”
对于在美国能上QQ这件事,对我来说可以说是黑暗中的一丝曙光啊~~

所以现在就算我们相隔一个地球,但是依然可以在网上聊天,不至于像杨过和小龙女那么惨。
不过时差就比较狗血了,我这里是大清早起来,猫儿那里则是刚刚吃过晚饭……
等我准备睡觉的时候,猫儿则是刚刚起床……

所以为了能常常和猫儿聊天,我只能每天早起……

“去你大爷的,你个无情帝!”老马的怒吼把我拉回现实。
“你无情!”吕哥怒吼……
“你无情!”老马反驳……
然后2个人就扭打在了一起……………………

“哎,开学第一天2个人就扭打在了一起,他们真是没救了……真搞不懂你们到底在想些什么……”
身后传来一丝淡雅的甜香,全班能够带来这种香味的只有一个人,那便是我们班唯一的女生:冯雅。

对于这股神奇的香味,我们也展开过探讨:有人说是香水,也有人说这叫少女的体香…………

“嘛,他们2个就是这样,一对天生的活宝。”我随口接了她的话。
冯雅突然凑到我的身边,问我:“咦,一个暑假没见,你怎么在手上戴起这种东西了?”说完她指了指我手表后的丝带。

这条丝带就是当初猫儿送给我的那条发带。
猫儿离开后,每当我看到这条发带,我总会想起猫儿那天真可爱的笑脸,想起她叫我“过儿~”的样子,想起她踮起脚双手勾着我的脖子亲吻我的时候那羞涩的表情……
对我来说,这条丝带就如同猫儿的替身一般。

“没……没什么……”我慌忙搪塞了一下,立刻把系着丝带的右手插进裤袋。
冯雅饶有兴趣的看着我的脸,笑着说:“哦~脸这么红,绝对有秘密~”
我怎么总觉得这笑容这么像我老姐的奸笑……
想到这顿时鸡皮疙瘩起了一身……
“都说了没什么……”我慌忙起身,向厕所的方向走去。
“吕哥饶命!我无情,我无情!”身后一如既往的传来了老马的声音……

正当我走出班级的时候,迎面撞上了一个人。
“小易啊,下次看着点路哦~如果遇到精忠报国,当心让你考试不及格。”
原来是学长,至于精忠报国,他们是我校四大名师,分别是:陈海金,于世忠,蒋玉宝,张慧国。
四人名字最后一个字连起来就是精忠报国。而且如果在考试的时候遇到这4个人,基本是作弊无望。
但是,最要命的,那就是,我们班主任,就是陈海金……
“是学长啊,好久不见。”
“嗯,暑假前的补考怎么样了?”
“啊,多亏你的复习资料,虽然还不知道结果,但感觉过了。”
“那就好,我进去找小雅了。”
学长来我们班的原因,有99%是因为小雅。
我们也很羡慕学长,我们学校是电力学院,属于理科范围,女生向来就少,而且大部分不是丑女就是脑残非主流,所以电校男生中流传着这么一句话:电校呆三年,母猪赛貂蝉。像冯雅这种长的可爱,同时还不是非主流的能做自己的女朋友真是上辈子烧高香了。
当然,我的猫儿也不差,不是么?
想到这里,自己不自觉的笑了一下,继续向厕所走去……

 楼主| 发表于 2011-1-5 13:15:39 | 显示全部楼层
自己的WOW 自己的爱情
第二部:心灵震爆
2

我这辈子进学校厕所做的最多的事情不是嘘嘘撇大条,而是洗脸……
闷热的教室超级不爽!

洗了一把冷水脸后,卧槽,神清气爽~~

照例开了早会,然后在在操场上听张慧国唠叨……
真佩服他在这么热的天还能在领操台上长篇大论的……

过了大约10分钟左右,张慧国才结束了他的长篇大论,宣布,各个班级可以退场了。

大家一边走着一边嘴里小声嘀咕着:丫2个月没见,怎么越来越唠叨了?

我校的早操和其他学校的不同,据我所知其他学校一般是上第一节课以前做早操的,我们学校则是再2节课以后……上午最热的时间……做早操……

不过一般早操结束后人群会分成2队,一队是回教室,另一队则是以大鸟+十字军光环的移动速度像食堂旁边的一个窗口走去。
那个窗口是点心窗口,一般只在早操结束后和中午午餐时间才会开放。
如果早饭没吃饱的话可以选择在这个时间去,不过速度一定要快,不然基本剩下的就没啥吃的了。

虽说这勉强也算早餐,但是从昨天晚上6点一直到9点20分,整整15小时20分钟,期间一点东西都没吃,肚子依然是饿的不行……

我刚准备开疾跑去点心窗口,身后就传来了“锋哥!帮我带点吃的!”的声音,然后这个时候一般会如同小李飞刀一般从我背后飞过来一张饭卡。
果然不出所料“嗖~”的飞过来一张饭卡。
当然,我不可能如同武侠小说一般头也不回的伸手接住饭卡,或者跳起在空中一个华丽的转身接住饭卡。
只听到“卡啦嗒”的一声,饭卡飞到了我前方2米左右的地面上……

速度跑过去,捡起饭卡,然后继续冲刺……
……………………
………………
…………
……

15分钟后,我信步走进教室,手里提了2瓶统一冰红茶和2袋吃的。
我特意强调是统一冰红茶是有原因的,我校地处偏僻,整个学校小卖部能买到的饮料10个手指都数得过来:统一冰红茶/绿茶,果粒橙,百事可乐,雪碧,矿泉水。123456,就这么6种……
所以统一冰红茶陪伴了我3年中专生涯……
我看了看刚才从地上捡起的饭卡,名字是大佛。

“咖喱煎包,今天就这个看得上眼了。”把食物和水放在大佛的桌子上,然后向自己的桌子走去。
“咦?锋哥,你的袋子里是什么?”大佛好奇的问。
“椰丝豆沙糯米糍,知道你不好这口。”说完,打开袋子拿出一个糯米糍咬了一口。
“有蛋饼没?”边上的肾亏问。
“达爷鍀,杯窝钱棉拿歌忍已抠气麦勒6各(大爷的,被我前面那个人一口气买了6个)。”我嚼着糯米糍含糊的说。
“6个?卧槽,个B生儿子没屁(和谐)眼!”肾亏愤愤不平的说。
蛋饼这玩意虽然味道不怎么样,但是很管饱,而且价格也便宜,所以一度是全校学生的最爱,不过有一次我吃到一个蛋壳……之后我就改吃糯米糍了……

至于上面2个人的绰号么,大佛是长的很胖,有一种弥勒佛的感觉,故称大佛,当然,我和老马觉得他走路的样子更像鸟德……
肾亏则是一脸肾亏样……而且据说个厮可以一夜4次……

9点30,班主任海金进了教室,大致把张慧国在早操上说的简略重复了一下,然后就是本周我们班劳育周。
开学第一周被分到劳育周,真是清闲啊~

之后详细分了一下每个人的岗位。
“周易锋,档案室。”MLGB,悲剧,一个吃力的苦差事。
不知道谁和我一起呢?最好是老马,至少一边工作一边聊聊WOW还是不错的。
“冯雅,档案室。”哦,MLGB真TM悲剧,这个礼拜要憋屈死了。

分配结束后,领取了劳育周的袖标,随手往裤带里一塞,就准备去档案室。
就在这个时候海金说:“哎!那个,注意一下,因为你们已经是3年纪毕业班了,以后除了周一的升旗仪式,其他的广播操可以不用参加。”
“万岁~”
“卧槽!终于等到这天了!”
“爽歪歪~”
教室里欢呼一片,嘛,这总算是今天听到的比较好的消息了。

爬了6层楼梯,总算到了顶楼的档案室,刚刚走进去和值班的老师打了个招呼,档案室深处就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小易,来的很慢啊。”
冯雅?她什么时候进来的?这么快。
还没来得及让我吃惊,值班老师说:“哎,你们2个,过来一下。”
冯雅立刻走了出来,老师说:“这次呢,档案室要重新整理一次档案,工作呢要2个人完成。”
说到这里老师略微停了一下,看了看我们2个,然后继续说:“一个人要将档案重新按年份贴上新标签装箱,另一个则是在电脑内记录档案内容明细。”

噢……你大爷的,2个都是讨厌到爆的麻烦活……
“我打字比较慢,我来负责整理装箱吧。”当我还在心里碎碎念的时候冯雅已经决定好自己的工作了……
整理档案,是个体力活。
但是坐在电脑前不停地输入资料虽然身体轻松一点,不过长期从事同一件事会无聊到爆的。
“不如这样。”我想到一个建议。
“反正劳育周是5天,不如一三五我负责档案输入,二四我来整理装箱。错开来做,不然我会无聊死的。”
“这样也好,就这么决定了。”

我突然想起了什么,问:“老师,档案有多少要整理?”
老师的答案让我和冯雅顿时感觉再次在奥山2人面对LM的40元素萨……
“从1989年到2009年。”

苍天哪,杀了我吧!

 楼主| 发表于 2011-1-5 13:16:00 | 显示全部楼层
哦……圣光在上,从9点40一直到11点半,整整2个小时,坐在电脑前不停地输入档案,头都快爆了!
这时候,老师手里拿着2个一次性纸杯说:“2个小时了,休息一下吧。过会就吃饭了。”

这时候冯雅从档案库里走出来,到资料室端起杯子说:“谢谢老师。”
我闻了一下:“哟~是茉莉茶,老师破费了。”
“呵呵,前几天以前一个已经毕业的学生回来看我的时候送我的。你们也尝尝吧。”老师笑着说。
我抿了一口,很香,好茶。
冯雅也喝了一口,看样子很陶醉的模样。

一杯茶的功夫过去,我一边喝一边继续断断续续的输入着档案。
不多会,老师看了看表说:“11点50了,你们吃饭去吧。”
我站起来伸了一个懒腰,“谢谢老师,那我先走了。”
“老师再见。”冯雅也走了出来。

正所谓食堂如战场,想要吃到好菜,那么你就得狠……
你得跑得快,会插队……
所以我离开档案室以后一路飞奔向食堂跑去。
说到这里,不得不再次提一下冯雅。
她几乎从来不去食堂吃饭,每次都是自己从包里掏出些面包饭团这种零食作为午饭……
对此,学长也很是心疼,每次都劝她去食堂多吃一点。不过无论怎么苦口婆心的劝,总是没有效果……

等我到了食堂,发现老马大佛他们已经开吃了。
“卧槽,一群没义气的,也不等等我。”我对他们丢下一句后立刻去打饭。
一般下课是12点,所以11点55分这个时候食堂基本还没人。
劳育周的人几点放人基本要看老师的意思,不过一般来说肯定会在12点以前。

今天没什么好吃的,随便点了一份蕃茄炒蛋+糖醋小排了事。
食堂虽然也有面食,不过我个人偏向煮的烂一点面,所以对于食堂那种带一点点夹生的面条没有兴趣。

端着餐盘来到老马他们边上坐下,大家一边吃一边聊着WOW。
突然,吃着饭,想起了什么,说:“对了,前面整理档案的时候,我发现我们学校91年的时候貌似出了一起食物中毒事件,好像还死了人。”
“卧槽,吃饭的时候你说这种恶心的事干嘛?”老马对我嗤之以鼻。
“锋哥……貌似被你说中了。”边上的大佛突然莫名其妙的来了一句。
我向大佛的方向看去,只见大佛的手指着边上肾亏的面碗,我和老马站起身仔细看肾亏的面碗。
这不看还好,一看……
大家顿时没了食欲……
只见肾亏的面碗里躺着一只油光水滑的……小强……
而且此小强还不时摆动一下极具曲线美的触须,然后抽搐几下那纤细的腿……
仿佛在告诉我们,它这个温泉洗的很舒服……

再看看肾亏,此时他的表情是要多扭曲有多扭曲,而且面色铁青……
此刻,我和老马,吕哥大佛他们目不转睛的盯着肾亏,看看他下一步打算怎么办……

只见他“腾!”的一下站起来,然后端起面碗,之后走向餐盘摆放处,将面碗放下,然后走出食堂……
看到这种情况,我们几个也没心情吃了,也跟着将餐盘摆好离开食堂。

离开食堂后,老马他们打算去点心窗买点东西打打牙祭。我则直接回教室。

到了教室后,发现就冯雅一个人坐在位子上啃面包。
我回到自己的作为上掏出手机插上耳机听音乐。
“我说,你每天午餐只这么一点点,不饿么?”我随口问了一句。
“没办法啊,要保持身材只能吃的少一点了。”冯雅转向我座位这个方向对我说。
“真是的,你们女孩子就是喜欢这么折磨自己。要我每天这样节食,还不如杀了我来的干脆。”
“不过话说,小易每次你吃饭都很快哎。”
“没有啦,老马他们吃完后又去点心窗买东西吃了,我直接回来而已。”刚才“面条门”的事情还是不要告诉她为好,不然再把不相干的人的胃口膈应没了,就是我的罪过了。

过了一会,老马他们回来了,并且继续闲聊。
据说下午会继续暑假前的登杆实习,于是我决定休息一中午,养精蓄锐。

说到登杆,个人觉得虽然很累不过还算是个好玩的活。
想想2个月前第一次登顶,站在13米的电线杆顶端,脚下只有一块10厘米宽,半米来长的三脚板,感觉还是很刺激的。
不过从杆子上下来后,整个人累的不行,双臂通红发涨,躺在草地上就不想起来了……
当然,也多亏登杆实习的福,原本瘦弱的身体也逐渐强壮起来。

过了大约20分钟,吃好饭回教室的人越来越多,教室也逐渐嘈杂起来。
想要好好休息也不太可能了。我听着音乐向窗外的操场望去。

这时候,我的肩膀突然被人拍了一下,我抬头一看,是学长。
“少年啊,在这装什么忧郁啊?”学长说完给了我一个灿烂无比的笑容。
“学长,你就别消遣我了。我只是想休息一下而已。喏,学长,您的公主大人在那等你呢。”我指了指冯雅所在的方向。
“你小子,坏水越来越多了……”学长笑了笑走了。
我看着学长离去的身影,心想:有喜欢的人陪在身边……真好啊……

………………
…………
……

练习登杆的地方在体育馆后的一个草地,那里竖着4跟13米的电线杆,平时我们就在这里爬电线杆……
今天起的比较早,而且中午被一个蟑螂膈应的没了胃口,整个人都没精神,于是我索性今天休息,让其他人爬。
过了10分钟已经有人登上顶了,我一看,原来是益平。只见他脚踩三脚板站在电线杆上,双手在口袋里翻了半天翻出一包香烟。看样子他打算在上面来一根再下来。
不过香烟叼在嘴里半天也没见他掏出打火机,过来一会他才说:“大爷的,忘记带打火机了!”
下面顿时晕倒一片……
于是下面的人决定把打火机扔上去,我坐在边上看他们扔了半天都没扔上去,不是高度不够就是扔偏了益平够不到。
“大爷的,都闪开。”我看不下去了,一群大老爷们连个打火机都扔不上去,于是我决定自己出马。

我随便以抛,益平正好伸手够到。看到他拿到了,我决定继续休息。这时候益平大吼:“卧槽,你们大爷!打火机打不出火了!被你们扔坏了!”
……下面顿时笑瘫一片,看样子益平想在上面抽一口解解瘾的愿望是不可能的了。

有过了一会,德康又叫起来:“卧槽!看到捉到什么了!”
德康是我们班出名的“昆虫教父”,什么稀奇古怪的虫子都可以让他抓到。
2个月前快放暑假前,上课的时候,德康的桌子上突然掉下来一个黑乎乎的东西,下课后我们一看,卧槽!竟然是一个小蝙蝠……
之后2天,他又在教室里找到一个飞不起来的麻雀。

这次看他叫的那么欢,估计又是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
只见他戴着手套手里提着一个东西从草丛里走出来,我们一看:卧槽!竟然是一条蛇!
这蛇一米来长,不过很细,看样子是一条无毒的水蛇。

只见德康捉着蛇尾不停地把蛇甩啊甩,我们在边上看都觉得这条蛇可怜……
突然德康想到了什么,问我们要来一个瓶子,然后就想把蛇塞进瓶子里。
这时候在边上教我们爬杆的老师傅看不下去了,从德康手中一把抢过蛇,然后远远的扔了出去……
众人看了只叫可惜……
 楼主| 发表于 2011-1-5 13:16:19 | 显示全部楼层
下午3点,准时放学收工。
来往我们学校的公交车只有一部……
从上海南站到奉献。
今天,我才第一次发现,和我顺路从学校到南站的人,只有老马,吕哥还有冯雅……
这班车很狗血,3点15分会准时开过来一部,如果你不上,那么就要等到3点半甚至是3点45分才会有第二班车……

3点一刻,车准时开过来了。运气不错正好还有4个座位。
老马和吕哥2个人坐在一起聊WOW。
我和冯雅坐一起,2人相对无言。
算了,先睡一觉,反正是终点站。

……………………
………………

一觉睡醒已经快4点了。看看窗外车正好也快到站了。
之后我和老马还有吕哥要换3号线。
这时我才发现,貌似冯雅也要坐3号线。

“冯雅你3号线坐到哪里?”吕哥问了句。
“中山公园。”
“咦,那不是和锋哥一起下?”老马插道。
“你们2个呢?”冯雅问。
“我要镇坪路,无情帝是宜山路。”老马回答。
“你无情!”吕哥怒道。
“你无情!”老马反驳。
冯雅走到我边上对我说:“唉……他们2个又开始了……”

到了宜山路,吕哥先走一步。
“无情帝再见~”老马说。
“去你大爷!”

中山公园到了,我和冯雅一起下了轻轨。
“对了,小易你住哪里的?”冯雅问了句。
“我家?华师大边上,一处未拆迁老房。你呢?”
“我家就在轻轨边上的小区里。那你每天走过来?”
“脑残啊,我当然骑车啦。”
出了轻轨,我们边分道而行。

回到家里,不能上WOW,也就只能看看视频泡泡论坛了,真无聊……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

直到9月24日!
WOW正式开服啦!
当天我就在班级里大吼一声:老子原地满血满状态复活啦!!!!哈哈哈!艾泽拉斯,我来也!!!
之前我本来打算开服了,重新玩个战士,但是大佛说玩战士有什么意思,玩圣斗士去,圣斗士好玩。
仔细想想也是,当年玩ZS的时候被CJQ打的叫一个惨啊,好不容易丫没血了,一个无敌+大圣光……嗑瓶大红再跟他死嗑,好不容易又没血了,一个圣疗……
真TM叫一个无赖……
于是我决定,玩圣斗士……

很久没玩小号了,感觉打怪真满,尤其是CJQ一开始还只能平砍……打怪技能都没一个。

一开始感觉还好,圣斗士蛮强大,前期就有大圣光,1vN根本不是问题。
但到了后面不对了,到了死亡之痕那里,一个怪打上来都痛的要死,1v2已经有点难度,1v3已经是**华丽应援的级别了……
MLGB,野兽和亡灵的差别就那么大?

就这样晚上玩魔兽,白天爬电线杆,到了9月30号。爬杆考试了……
我很幸运的被安排到了下午,为什么幸运呢?很简单,我和以前一样,没吃早饭……早上没力气……
到了下午,我第一个就上,很快,一会就搞定了。
等我下来休息一会后,我看到老马和肾亏在争论什么。
和大佛一打听,原来是老马要爬电线杆,但是老马这个人喜欢慢悠悠的磨蹭上去。
而肾亏排在他后面,肾亏想先爬。
2个人先是争论,后面升级到骂人……再后面就真人插旗子了……
众人一看情况不对,马上神圣干涉!
2拨人立刻把老马和肾亏拉开。
但是就在拉开之前肾亏还伸手给了老马一巴掌。
老马顿时被激怒,努力挣脱劝阻的人。
大家死死按住老马不让他去,老马这时很蛋腚的说:“放开我,丫前面抽我一巴掌,我要讨回来。”
这句话无异于一个破胆怒吼,众人瞬间四散……
只见肾亏还被一帮人拉着,而老马已经向肾亏冲过去,然后在他面前3米处起跳,在空中飞起一脚就朝小腹踢去!
肾脏击爆!ONE TUNE KILL!
肾亏倒在地上,1分多钟后他爬起来,骂了一句:“CNM,老子不玩了!”说完就怒气冲冲的走了……

第二天就是国庆黄金周,我们学校放了足足13天,爽歪歪啊~

9号和海天他们去了一次欢乐谷玩,好久没玩过山车和跳楼机了,感觉那叫一个老high了~
海天问我什么时候把弟妹带过来见见我们啊?
我笑道:“还有10个月呢。慢慢等吧。”
“那下次弟妹回来了咱们再来一次欢乐谷吧。”海天貌似还在回味着刚才90°角的极限过山车……
“算了吧,她恐高的,上次在龙之梦坐自动扶梯,刚上3楼就吓得不敢往下看了。”我脑海中浮现出第一次和猫儿去看电影坐扶梯时,她抱着我不敢往下看的情景。
不知道她现在过的怎么样……

突然,海天用胳膊肘捅了捅我:“喂,小子,又在思春了?”
“你大爷……我在想她现在过的怎么样。”
“那还不是思春,人家在美帝呢,哪和我们这比?我们的房价是人家的10倍,人家的工资是我们的2倍以上。不能比啊~”

才刚刚过了2个月啊……还有10个月……
发表于 2011-1-6 09:52:4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章不会叫"精神鞭笞吧..............
 楼主| 发表于 2011-1-6 18:18:24 | 显示全部楼层
自从有了WOW,我发现自己回家后再也不用掰着手指头算还有几天才到明年的6月底。
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脱去外套打开电脑然后先上个厕所嘘嘘……

说来也奇怪,以前住宿的时候基本都是2天1嘘嘘,3天1大条。
走读之后,只要一到家立刻就会瞬间爆发出一股强烈的,想要嘘嘘的愿望。而且是瞬间爆发出那种憋了几个小时的感觉……

嘘嘘结束之后上网,上QQ,上WOW……
慢慢的练级。话说以前玩的都是亡灵,当然最主要的是亡灵的施法动作实在是太帅了,亡灵简直就是艾泽拉斯最帅的物种!没有之一!
第一次玩血精灵,突然发现竟然还有个塔奎林的声望……以前竟然一直没发现,失败……

貌似无论是亡灵还是血精灵,在脱离新手地图后,第二张地图里都会有一个小号杀手在等待着小号们……
银松森林是万恶的阿鲁高之子,幽魂之地是恶心的2个大胖子……
当年玩战士的时候经常打怪打到一半,背后不知道从哪里窜出一个阿鲁高之子,然后三两下被拍死……

到了幽魂之地后,接到一个通缉任务,一看奖励,哟不错哦,3耐2暴击,前期有这样的戒指不错啊。而且任务貌似蛮方便,杀2个怪而已。
但是当我看到胖子时,立刻傻了……我200多的血,胖子2000多的血……这货感情比阿鲁高之子还狠?

后来练到15级后,发现每天看着任务奖励只能流口水很是不爽,虽然不想麻烦别人,但是还是叫大佛开丫的FS来帮我把胖子做了。
当看着巨大的胖子轰然倒地,然后脑海里浮现出大佛“丰满”的身躯……我突然有种相煎何太急的感觉……

这次玩QS,我决定练级路线和以前的亡灵式练级路线不同。
1~10级永歌森林,10~20级幽魂之地,20~30级血色当BB……30~40级希尔斯布莱德丘陵+阿拉希+荆棘谷,40~48级塔纳利斯+辛特兰。

就这样,感觉的全新的任务,结识着新的朋友。
第一次发现,原来有固定的朋友一起自强副本也是很好玩的事情。
名叫裤裤的战士,名叫誓約之箭的猎人这2个人一直陪我的QS从荆棘谷一直走到了现在的WLK。
其中还有很多朋友AFK了。

打血色时我还记得教堂门口的一群小怪清完后,裤裤直接一个冲锋就朝莫格莱尼而去,然后两边的小怪瞬间潮水般涌出将我们打的死去活来。

打祖尔法拉克的百人大战时,手起刀落的爽快犹如无双系列一般。

打玛拉顿时,为了找个公主绕的死去活来足足半个小时……

尽管WOW里的时间是欢乐的,但是每当下线关机准备睡觉时,脑海中总会浮现出猫儿的身影。
每天早早起来时,总会躺在床上发呆,回忆着和她在一起度过的时光……

不知不觉,我70了,天气也逐渐变冷。

12月的一个周一早晨,我在上海南站的公交站等老马。
今天很神奇,7点20了老马还没来,平时每当我7点10分左右到车站时老马已经在等我,然后抱怨说每次我都来这么晚。

7点25分,老马终于来了,不过脸上多了一分阴霾,不再是以前的嘻嘻哈哈,大呼无情帝怎么怎么样。
老马刚到,车也来了。我和老马先上了车,和往常一样选了车最后面的2个座位坐下。

车开动后,老马深吸了一口气,说:“我和她分手了。”
我傻了一下,一下子没弄懂老马在说什么。过了一会我才回过神。

老马是个萝莉控,并且在3月份的时候成功泡到一个小萝莉。
那段时间,每当吃过午饭后,你都可以看到老马牵着小萝莉的手在足球场边上散步。
幸福程度堪比冯雅和学长。

“为什么?”我愣愣的问了。
“昨天约会,我没去。”老马惆怅的说。
“为什么?”
“昨天JJC打55,难得凑齐人……骑术战法牧……”老马继续惆怅……
说来老马命苦,狂热于PVP,但是终年是一套S2加身。
不是他不想要好装备。而是找不到人打JJC。
而且他也没钱找人代打。一次我上他号玩的时候,发现他的包里只有一些吃喝,灵魂石,炉石……然后身上只有50金…… 仓库里则是空空如也,如果谁盗了老马的号,估计要气疯掉了。

每次老马想打竞技场的时候,总是找不到足够的人,难得找到了,也会打到一半临时有事什么的。仿佛老天存心作弄他,不让他打竞技场……
对于一个痴迷PVP的人来说,不能打竞技场是多么痛苦的事情啊~

不过当面对的是女友还是WOW的时候,老马很坚决的选择了WOW……
如果是我的话,我选择女友……

“其实之前她就总是抱怨说我沉迷游戏不理她……我一直没放在心上……”
“我看的出来……”
“没想到这次竟然变成了这样……”
“我说老马……”
“嗯?”
“我们也不小了,不能再这样宅下去了……谈个恋爱,找份稳定的工作才是正经啊。”
“还早着呢,到时候再说吧。”

到了学校之后,老马看似还是嘻嘻哈哈,但是没人注意到,当他一个人的时候,他总是出神的望着足球场……
那是他以前和小萝莉最常去的地方……

放学后,吕哥说今天临时有事,打的去5号线了。
今天就我和老马一起回家。

在车上,我看着系着丝带的右手,我对老马说:“知道我为什么系这条丝带么?”
“不知道。”
“这是一个女孩子给我的……我的第一个女朋友给我的……”
“什么?小易你有女朋友了?!”突然,一个女孩子的声音从我背后窜出!
我和老马吓了一跳,回头一看竟然是冯雅……
怎么把她给忘了……
“呐呐,快说说这条丝带的故事,开学的时候就看到你带着了,问你的时候支支吾吾的。原来金屋藏娇!”冯雅很起劲的问着。
算我倒霉……“嘛,告诉你可以,不许再告诉其他人。”
“嗯!嗯!”
我慢慢的讲了起来,从相遇,到相知,再到相恋以及最后的分别……
整个夏天发生的事情随着我的故事在我眼前浮现……
…………………………
……………………
………………

“呐,这么说她现在在美国?”冯雅听完后问了一句。
“嗯……”
“她白天的时候,你在呼呼大睡?”
“嗯……”
“一年才能见一个月?”
“嗯……”
“哇!一整个牛郎织女的翻版啊!”
“嗯……”

老马听完后,只是说了一句:“没想到你小子比我还惨……”
我回了一句:“彼此彼此……”

我们2个都是被爱情所折磨的人……
 楼主| 发表于 2011-1-6 18:18:4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部叫噬灵瘟疫 谢谢 你猜错了
发表于 2011-1-7 09:14:24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你写的标题和内容完全没关系啊。。。= =

我也有个关于WOW的小插曲。。。。。上午有空把他写出来。。。。
 楼主| 发表于 2011-1-7 17:42:12 | 显示全部楼层
标题和内容一定要有关系么?
*滑块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主页

GMT+8, 2019-10-14 07:23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3 CVCV.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