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耀镜の恶魔城

[创作小说] 自己的WOW 自己的爱情 Ture Ending 暗言术·灭 全文·真·完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1-1-15 15:18:21 | 显示全部楼层
4月1日,伟大而猥琐的愚人节……
但是这天我依然照常的过……

早上6点就起来洗漱,然后到轻轨站等冯雅,之后一起去上学。

打开教室门,看着空无一人的教室,叹了一口气……
唉……无聊的一天又开始了,不过总比呆在家里好多了……

似乎我不想过愚人节,老天便给我开了个玩笑。
照例登杆训练的时候,下杆时,三脚板竟然打滑,直接从2米高的地方落下来。
结果没站稳,左脚扭伤……

看样子今天回去骑车有难度了……
下午依然无所事事,窝在师傅的办公室里和师傅还有冯雅一边聊天一边玩NDS……
猫儿半年多前给我的口袋怪兽钻石493终于通版了……
还有3个月……
她就回来了……
啊……快点来吧,把一切都了断了……
我就不用这么痛苦了……

下午放学收工,原本从学校到车站短短4分钟的路程,现在看来却格外艰苦……
多亏冯雅一路上搀扶我,不然绝对要吃力死。

不一会,公交来了,很幸运,车上空位很多。

找个位置坐下,呼~总算可以让受伤的脚休息一下了……

车开了没多久,冯雅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喂?”
………………
“啊?不会吧?”
…………
“……我知道了……我现在在车上,到了我马上就过去……那,我先挂了……”

电话挂断后,她的脸色很难看……

“怎么了?”我问了句。
“没……没什么……”她支支吾吾的回答。
“有什么事不好和我说的?怎么说我也是你的男朋友,虽然是假冒的。”
她沉默了一会后说:“我爷爷心肌梗塞突发……现在很危险,我爸妈叫我马上到医院去。”
心肌梗塞……
这个熟悉的名称……
8年前我外婆也是死于心肌梗塞……
外婆是从小将我一手养大的……
所以外婆走了后我伤心了很长时间……

“在哪家医院?”
“长宁中医医院……”
这家医院距离轻轨站不远,骑车只要10分钟不到。
但是走路的话就要至少半小时了……

4点20分,我们下了轻轨,冯雅直接就一路飞奔出去。
可惜天不遂人愿,轻轨站所在的十字路口想要拦到出租车还真是比刷魔脊枪还难……

看着她焦急的样子,我一瘸一拐的走向停车场,把我的自行车推了出来。

回到十字路口,冯雅此时已经向医院的方向奔去……
卧槽,这样奔过去你不跑断腿也要累死啊……

我赶紧上车一路蹬过去,一只脚骑车还真是不方便……
我骑到她身边,拍了下她的肩,然后指指车后座说:“上车吧,小笨蛋。”
她好像有点吃惊的样子,不过很快说了句“谢谢。”然后就上了车。

不过……
我貌似发现一件很严重的事情……
我车后座载了一个人,我只用右脚不停地蹬车……
这个车速……
感觉就和体育课小跑步的速度差不多……
“呐……能不能再快点?”冯雅小声的问我。
再快?再快我的右腿就断了……

不过转头看见她焦急的神情……
卧草泥马勒戈壁!老子豁出去了。
装备:左脚!
管他疼不疼了!
左脚踩到踏板上,一咬牙,一使劲!
“草!”大爷的,疼死了!

“怎么了?”糟糕,刚才的粗口被她听到了……
“没什么……”搪塞一下。
左脚每用一下力,脚踝处传来的疼痛瞬间钻到脑中……
可是,我依然没有减轻踩踏板的力度。
“啊……”她突然叫了一下。
“小易……你的脚……”糟糕,被她发现了。
“没事,早好了。”释放技能:撒谎(等级3)
“胡说,快让我下去,我自己跑过去!”她锤着我的背要我停车。
“我都说了没事了!一点都不疼!”施放技能:胡说(等级5)
然后更用力的踩着踏板。
“别骗人了,你全身都在发抖,很疼吧?!快放我下去!”
不知什么时候,我已经在颤抖了……大爷的,疼死我了。
“够了!快让我下车!”
“为什么要让自己痛苦?我们的关系只是虚假的啊?你没有理由为我这样……”
“就算是虚假的,我也是你男朋友,在毕业以前!所以现在,你就乖乖的听我的,在后座上给我做好……”

可是,仿佛上天对我的玩笑没有终结一般,眼前的绿灯瞬间变成红灯。
草!老子不管了,闯红灯!
“小易!红灯啊!快停车!”
你妹,停了你就下车了,你以为我不知道?
“红灯行,绿灯停!争做上海好市民!你没听说过?”
“笨蛋……”说完,我感觉到她整个身体都靠在了我的背上,手环绕着我的腰……

原本印象中很短的路,现在感觉起来特别长……

………………
……………

再过一个十字路口……就到了……
仿佛在黑暗中看到了曙光,我努力的让自己撑下去……

医院的大门终于出现在眼前,我猛的按下刹车。
“到了,快去吧!”我对她说。
“但是小易你的脚……”她的脸上满是关切和愧疚的神色。
“真的关心我就快走!”我索性吼了出来,粗鲁就粗鲁吧。
“嗯……谢谢你了……”说完她飞快的向医院奔去……

“呼……”在边上停好车,我一边喘气一边向门诊部走去。
挂个伤骨科吧……
 楼主| 发表于 2011-1-24 00:57:35 | 显示全部楼层
“啊啊啊啊啊啊~~~~~~~~~~~~”
伤骨科诊室里传来我撕心裂肺的惨叫……
“哎呀,看样子是伤到筋了……”我面前的这个老医生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说。
“啊啊啊~~~~~医生您轻点……”
“小伙子,我这是看你伤到哪了……”说完他的大拇指又向我的脚踝按了下去。
“啊啊啊啊啊!!!!!!!!”
“鬼叫什么!”突然,诊室的门被打开了。
站在门口的,是老姐……
“哇!你怎么搞的,脚肿的和高庄馒头似的。”老姐看着我的脚惊奇的说。
“呃……只是扭伤……”惨了,被最不该看到的人看到了。我怎么就没想到伤骨科隔壁的隔壁就是内科……
“扭伤?你忽悠谁呢?”
“额……那个,周医生……这里好像不是你的内科啊。”为我看病的老医生推了推眼镜对姐姐说。
“呃……不好意思……张医生,这个是我弟弟……听到他的声音我一生气就过来了……”姐姐连忙道歉着……

最后,确认是伤着筋了,还好没伤到骨头。
贴贴膏药基本10来天就能恢复……
姐姐扶着我一瘸一拐的走出门诊楼。

“小易!”我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
这么叫我的只有一个人……
“哈……哈……哈……”她气喘吁吁的跑到我面前。
“小易……你的脚……没事吧?”
“你爷爷呢?”不是心肌梗塞么?
“哈……哈,已经脱离危险了。没事了。”呼,那就好。
“卧槽!轻点!疼,这是耳朵,不是你洗澡用的毛巾!”
时隔8个月,熟悉的感觉再次回归…… -_-|||
“快说,这位是……”
老姐还没说完,冯雅就回答她:“我是小易的女朋友,我叫冯雅。请问你是?”
姐姐的脸瞬间变得笑脸盈盈:“你好,我是锋锋的姐姐。我叫周懿。”
“不许这么叫……哇!卧槽,快!松手!”还没说完,耳朵又被拧了……
“女人说话,男人安静点!”这脸变得,更京剧变脸一样的……
……………………
………………
…………

后来姐姐和冯雅聊了大半天,把我晾在一边……
最后姐姐索性请了个假,用我的车把我骑回家。
在路上,姐姐和我聊了起来。
“小子可以啊,分手没多久又谈了一个。”
“……我们之间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们只是一对虚假的情侣。”
不知道为什么,连海天也瞒着的事情,很自然的就对姐姐说出来了。
“这是我们之间的约定,伪装一对情侣,直到毕业以前……”
之后,我将事情的来龙去脉给姐姐讲了一遍。
“我已经不想再谈恋爱了……太痛苦了……”

姐姐突然停下车,回头看着我……
她突然摸了摸我的头说:“年纪这么小,确实难为你了。不过不许说不再谈恋爱,阿姨还等着抱 孙 子呢。你不恋爱,不结 婚,哪来的孙子?”
不知道为什么,头被姐姐轻轻的摸这,鼻头一酸,眼泪就流了下来……
“这么大的人了,还哭。真不知羞。”姐姐笑着说。
或许现在我明白了。
夏天的时候,猫儿对我说,姐姐关心我,是真的……
或许我明白的有些晚了,但是还好……不算太晚……
“姐,谢谢你……”
姐姐继续骑着车说“谁让你是我弟弟……”

到了家后,姐姐把我送回卧室,然后对我说:“好好休息,别再动到脚了,我先回去了。”
之后姐姐就走了。
休息一会后,我打算去公共浴室洗把澡。
医生说贴膏药前最好脚踝用热水泡一会。
既然要泡,还不如全身都泡一下……
而且公共浴室离我家也不远,走走也就2分钟的路……

第一次发现,脚踝伤了,脱鞋子都要小心翼翼的……
全身泡在浴池里后“啊……”不由自主的赞叹了一声。
水池温度正好,感觉全身三万六千五百个毛孔全都张开了……
仔细想了想,仿佛预备班以后就再也没来过公共浴池洗澡了……
6年啦……
一眨眼6年过去了,想想6年前自己还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鬼。
6年前的时候是拉拉小姑娘的手就会心跳加速的……
真是纯洁啊……
再看看现在,已经是阅图无数,藏片万G的低 俗 猥 琐小王子了……
唉,真是堕落了……

以前早上起来,口中吟的,是:“日出东南隅,照我秦氏楼……”
现在早上起来,口中唱的,是:“小小姑娘,清早起床,提起裤子上茅房……”

以前在班级里,听到别人讲 荤 段 子,总是摇头不屑的走开。
现在在班级里,往往讲 荤 段 子最起劲的那个人,就是我……

以前学校里,曾经有个MM骂我说:“你这个不解风 情 的 死 木 头!”
现在在网上,经常有MM骂我说:“你这个变 态 色 狼大 贱 人!”

以前在学校里,听到别人称我为英俊少年,心里乐的跟个什么一样的。
现在在学校里,听到别人称我为猥琐怪蜀黍,心里乐的跟什么一样的……

唉……堕落啊……

泡了半个多小时,皮肤都皱了……
起来,用喷头冲了一下身体就出去穿衣服了……

“小小姑娘,清早起床,提起裤子上茅房……”
一边走,一边又哼起了这首熟悉的歌曲。
“茅房有人,没有办法,只能拉在裤子上……”
唉……真TM猥琐……

等脚伤好了,已经是2周后了……
今天是4月14日……
班级依然是空无一人……
“呐……小易……”
“嗯?什么事?”
“后天周五,我生日,你来不?”
生日啊……
也不错,最近倒霉事情太多,冲冲喜也不错……
“嗯,好啊。”
 楼主| 发表于 2011-1-24 00:58:0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到家后,母亲对我说,她和父亲跟外公他们去一次江北老家。4天内不会回来了。
叫我照顾好自己……
一个人啊……
挺好的……

4月16日,伟大的周五……
我们学校每周五都只上半天课……
放学后,先和她一起回家,把书包放好。
虽然已经不上课了,但是还是习惯每天带包。

之后一整个下午……
我竟然都在配她逛街!!!!

那感觉简直比不带牧师和盗贼开荒SW还痛苦……
想想自己一个小时至少能在WOW上净赚100金币。
从下午2点开始一直到5点半,也就是三个半小时,整整350金币啊!
我多少天的修理费啊!
我还可以抽空打个G团,少则200~300,多则500~1000啊!

下午5点半,终于结束了逛街……
我整个人都快虚脱了……当然,主要是无聊整的。
之后我们到了人民广场。
等我们下了地铁,发现已经有人等我们了……

是她的朋友,一群女生在一起叽叽喳喳的说着女生的话题,我在边上完全插不上嘴……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她在那不停地笑,脸上满是笑容。
自己也有种很满足的感觉……

晚餐的生日宴会在一家西餐厅搞定,生日蛋糕她的朋友已经帮她准备好了。
正当大家准备打开蛋糕盒的时候,她的手机突然响了。
“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
“喂,是我。”
………………
“谢谢你……”她的这句话说的很没有底气,没有一点快乐的感觉。
………………
“我没事。”语气有点冷冰冰的了。
………………
“没其他事的话我先挂了。”越来越冷了……
………………
“我求你以后别来烦我了!我已经有男朋友了,我们之间都已经结束了!”
这句话一出,我立刻知道打电话的是谁了。
于是我也立刻套出手机发短信:
别信她的话,她那都是气你的。我和她之间真的什么都没有啊!!!!
OK,编辑完成,收件人:学长。
正当我准备发送的是后,她突然说了句:“他就是小易。”
与其很坚决……
仿佛将一切退路切断破釜沉舟一般。
听到这句话,我连发送短信的事情都忘记了。
愣愣的看着她……

她吸了口气,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说:“我们继续吧……”
原本打算发送的短信,我按下了取消……

晚餐结束后,女生们决定去KTV……
天哪,我讨厌去KTV!!!!

女生在哪里唱的老high,我在一边不敢唱……
因为在KTV唱歌一唱必跑调……

但是老天似乎在捉弄我一般……
女生们拉着我唱歌……

最后,我豁出去了……
大爷的,跑调就跑调了,又不是没跑过!!!!

点了一手谭咏麟的《I Love This Memory》

轻灵的乐曲响起……
随着音乐,我缓缓地唱了起来……

你说分手不需要太多的理由

其实我早已习惯你这么说

我没有一丝颤抖

也未曾泪流

只是不该有太多难过……

你说我俩之间没有谁对谁错

只是彼此的期待都不相同

也许我的苛求

不过是你的温柔

如今甜蜜只能锁在回忆中……

I Love This Memory

仅是我的所有

也曾经 付出太多

毫无保留

究竟是一场梦

I Love This Memory

仅是我的所有

就让它存在梦中

和以后

当作我俩相识却没有结果……

……………………

一段唱罢,立马说了句:“切歌!”
呼,为了努力控制不然自己跑调,累死了……

“啊……唱的不错啊!”
女生惊叹……
大姐们……饶了我吧!
千万别说再来一曲……

“再来一首吧?”
噗~
我差点血溅三尺……

之后大家玩到了9点半才散伙……

就算9点半的人民广场,人依然多的不行。
从KTV走到地铁站竟然用了15分钟……

“今天玩的真晚啊……”我说了句。
“是啊,很开心呢。对了,小易,现在几点了?”
我看了看手表,说:“9点三刻,怎么了?”
她差点就跳了起来,焦急的说:“完蛋了,我家小区有门禁。10点以后小区大门就锁上进不去了!”
“靠,那不是紧急事态了?”
“啊……完蛋了完蛋了!”
不过在地铁站,你急也没用,还是得老老实实的等地铁……

10分多钟后,地铁终于到了中山公园,她立刻飞也似的冲了出去。
我也莫名其妙的跟了出去。

当她跑到她家小区门口时,她沮丧的瘫坐在了地上。
铁门紧锁……
“啊……完蛋了!”
她已经快哭出来了……
 楼主| 发表于 2011-1-24 00:58:27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在她瘫在那不断的散发怨念,再这样下去迟早要变成怨灵用照相机净化……
不过我也实在是想不出什么好办法,附近也找不到什么东西可以垫脚翻墙进去……
而且那墙也真是高,就算我做人肉扶梯让她踩在我身上,想翻进去都难啊……

这个时候,一个很邪恶的思想在我心中慢慢的发芽……
家里没人……
一个人……
孤男寡女……
共处一室……

卧槽,太邪恶了!

不过就现在这个情况看下来,她唯一的路就是在外面晃荡一晚上……
算了,做一次坏人吧。

“那个……”
“……”死耗没注意到我……
“咳咳……那个……”
“……”目光向我这里转来。
“那个,我家里这几天就我一个人……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可以去我家住一晚……”
我的脸已经烫到可以煎荷包蛋了……

不对,我脸红什么啊?
这时,她立刻到我面前,泪眼婆娑,可怜兮兮的看着我说:“真的可以么……”
“呃……可以……”
“啊……”她貌似感动的快哭出来了……
“真的太谢谢你了……”
“没事,只要你以身相许就行。”
“小易,讨厌啦!”

之后我骑车载她回家。
到了家里,已经是10点20了。
她看着我的家说:“你就住在这里?”
“不好意思,未拆迁老房,比较简陋。”
“啊,我或许改换个说法,这里真的可以住人?”
“喂……用不着这么打击我吧……”
“呵呵,开玩笑的。”

我家一楼是厨房+饭厅+浴室+卫生间+爷爷的卧室。
不过一年前爷爷过世后,卧室里爷爷的遗物也被清理掉了,空闲的房间就一直用来停放我的自行车。
2楼是我父母的卧室和我的卧室。
不过因为父母出去了,所以他们的卧室一直锁着。

我带着她来到2楼我的卧室。
这间房间本来是母亲的书房,后来我慢慢长大了。
就清理出来给我做卧室。
总的来说还是很舒服的,只不过比较小就是了。

“你要洗澡么?”我打开电脑问她。
“好啊,不过没换洗的衣服……”
“不行的话,你可以先穿我的衣服。就在边上的衣柜里。”
“谢谢了。”
她在衣柜里选好了衣服就下去洗澡了。
上QQ,上论坛……

过了20多分钟,她洗完上来了。
我回头一看,她换的衣服是我的衬衫和运动裤。
而那件衬衫是我夏天的时候穿的短袖……

“小易,我洗好了。”
呃……我看的有点呆了……
第一次看到美女刚洗完澡的样子……
感觉真的……很有诱惑力……

“呃……我去洗澡了……”
说完,赶快拿上换洗的衣服去洗澡。
洗完澡之后,发现她把脱下的衣服都放在浴室边的一个盆里了。
之后,我再拿起一个盆,然后翻出洗衣皂和搓衣板,准备洗衣服。

虽然我家有洗衣机,但是个人觉得,用洗衣机洗衣服,还要分开洗。
什么深色衣服不能和浅色衣服一起洗,太麻烦了,还是习惯手洗。
顺带帮她把衣服也洗了吧……

洗完衣服后,拿到2楼阳台上晾起来。
走回卧室的时候,她正在打电话。
“对……所以我今晚就在小佳家里住了。”
……………………
“嗯,我知道了。”
……………………
“嗯,再见。”

“你父母的电话?”我随口问了句。
“嗯……我和他们说我在朋友家里过夜。”
“哦,对了。衣服我帮你洗掉了。”
“啊,谢谢。”

11点多,准备睡觉。
我从衣柜里翻出一套被褥,准备打地铺。
“小易你打地铺?”她问我。
“只有一张单人床,没办法。今晚我就打地铺了。”
“我是客人,怎么可以让你打地铺?你睡床上吧?”
“哎呀,你就别和我争了,你给我安心睡床上。”
“不行,让你打地铺这太过意不去了。”
………………
…………
……

最后我还是妥协了。
我承认,我和女孩子争辩,每次都是我输……

到了午夜12点,我悄悄的爬起来。
走下床,来到她的边上。
“冯雅?”我轻轻的唤了一声。
没反应。
很好。

我慢慢掀开被子,尽量不弄醒她。
然后轻轻的将她抱起,放在床上,然后帮她盖好被子。

窗外的月光洒在床上。
在月光下,她的双唇似乎特别有吸引力。
看着她的睡容,我的体内最原始的欲望在慢慢涌起……
然后渐渐的汹涌澎湃……
仿佛喷薄欲出!

我立刻解开裤带……
然后向厕所飞奔而去!
裤子一坨,噼里啪啦一通乱轰……
卧槽,竟然拉肚子!
 楼主| 发表于 2011-1-24 00:58:54 | 显示全部楼层
在厕所里足足蹲了半个多小时……
出来的时候感觉整个人都虚脱了……
仿佛被戒牧+痛苦术士一起抽蓝一样……

回到卧室后,往铺在地上的被褥上一躺,倒头就睡……

………………
…………
……

“小…………易…………”
嗯?
“…………小……易…………啊……”
干嘛啦……
“……小……………………易……啊…………”
真烦……难得星期六,再让我睡会嘛!
“小易!起来了啦!”
这次清醒了,整个头都被枕头蒙住了!
我胡乱的挥舞着手表示抗议。

枕头拿开了。
“好了,小易。快起来了。”
是冯雅,她笑着对我说。
“才几点啊……再让我睡会……”
“10点喽。”说完她把我放在桌子上的手表拿过来。
“纳尼?都10点了?”
赶快起来,然后去阳台。
嗯,昨晚晾起来的衣服已经干透了。

取下来后,拿到房间里。
“衣服已经干了,可以换上了。”我把衣服给她,然后下楼准备出去吃早饭。

周围逛了一圈,最终目标选定拉面店。
这家面店是在我还很小的时候开的,一直保持到了现在。
寒暑假的时候如果父母不在家,早饭和午饭最佳的选择就是这家面店。

一碗热乎的牛肉拉面下肚,整个人都爽了。
然后要给家里的那位大人带吃的。
也不知道她喜欢吃什么……
喜欢吃什么呢……
这点平时竟然没注意过……

突然,2个字在我脑中一闪!
面包!
她平时中午经常吃面包这类的东西。
应该很喜欢吃面包吧。

于是去便利店买了些面包,顺道还带了些牛奶。

回到家后,发现她已经帮我把被褥收拾好了。
父母不在家的时候我个人习惯吃好早饭再整理被子。

吃过早饭后,我们不着边际的聊了一会,然后我骑车把她送回家。

把她送到她家的楼下。
她一个小跳碰下车后座,然后双手拍拍腰舒展一下腰肢。
这个略带调皮的动作让我微微一笑。
“嗯?有什么好笑的事么?”她问我。
“没什么。只是觉得你刚才那个动作很可爱。”
“那么你的意思就是说我平时不可爱喽?”她双手叉腰略带生气的问我。
“我可没这个意思啊。”
“呵呵,和你开玩笑的。昨晚还真是谢谢你啊,没有你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没事啦,举手之劳。”
“那……周一见了。”
“嗯,学校见。”

之后她转身走进楼道。
不过,正当我准备掉转车头的时候。
楼道里传来的她的声音:“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语气中露出明显的怒意。
发生什么事了?

我立刻把车停在一边,也懒得锁了,直接冲了进去。
进了楼以后,我看到了2个人,一个是刚刚走进去的冯雅。
另一个……
是学长……

他们两个似乎并没有太专注于我的存在。
“你怎么会在这里。”语气冰冷,略带愤怒。
“有些事想和你说。”
“我们之间没什么好说的了。”
“我和她之间什么都没有!”
“如果你想说的就只有这些,那么恕不奉陪。”说完冯雅转身准备走。
“等等!”学长一下子拉住了她的手腕。
“放手!”她努力想要挣脱。
“不放!我不会再放手了!我不想再失去你!”学长很激动。

“放开她!”这一声,是我叫的……

两个人都愣了一下,用看外星人的眼神看着我。
学长的手稍微松了一下,冯雅立刻就挣脱开了。

“小易?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学长满脸疑惑的问。
“送她回来。”我很自然的脱口而出……
但是1秒后我立刻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
“送她回来?”完蛋,这下跳进粪坑也洗不清了。
“小易现在是我的男朋友,他送我回来不是很正常么?!”这咄咄逼人的语气……
听着这句话我立刻吓得一身冷汗,连连对学长示意,我可是清白的……
没错,我确实是清白的。
MD我还是个处男呢!

“算了,我今天来就是想告诉你,我母亲准备安排我在6月底去法国留学。为了你,我可以带你一起去。也可以为你而留下来。我只是想和你在一起,之前的一切都只是个误会。”
“我不……”冯雅还没说完,学长就举起手示意她别说了。
“你不用急着回答我。我给你2个月的时间考虑。2个月后你再回答我。”
说完学长便准备离开,当经过我的身边时,他停了下来,看着我。
四目相对,片刻过后,他微微笑了一下,然后和以前一样拍拍我的肩,之后离去。

接着,我和她两个人站在楼道里,尴尬的沉默……
“我先回去吃午饭了,肚子饿着呢。”随口找了个理由,我准备离开。
当我走出楼道门口的时候,背后传来了她的声音:“小易!”

我没有回头,径直走向自行车,然后熟练的翻身上次蹬踏板……

我知道……
我们彼此都有那么一点点感觉……
但是充其量也就是朋友以上,恋人未满。
而且,我们之间的关系只是虚假的。
如同海市蜃楼一般,一旦接近,一切立刻消失。
而且……
我的心,依然被一个人牢牢占据着。

回想着之前掰着手指头算她回来的日子,觉得自己真是一个大**。

停下车,从口袋中翻出手机,接上耳机线,然后播放歌曲。
歌曲是随即播放的,出来的是三枝夕夏的最后一张专辑《クリスタルな季节に魅せられて》。

cry cry    在水晶般季节
cry cry……
大家无言地走过十字路口
低着头的我也一样

近前两个人都还是充满欢笑
路边树木对面的夕阳一片鲜红
即使那些邂逅是偶然
但我想我内心却非常希望它是必然

在水晶般季节不可思议的力量下爱上你
虽然这样我相当轻率
相信那水晶般的瞳孔的爱是一片梦幻
一切都是误会中
一切都在错觉中
cry cry    一切都是逃避
cry cry……
   
不意回首,发现度过的都是不经留意的日子
靠近你身边被你抱紧的那一天,才发现原来这里已经没爱
另我伤心的不是被你伤害,而是被你遗忘。

在水晶般季节不可思议的力量下忘我地爱
在远处闪耀的笑容背后水晶般的思念
肯定谁也没有错
一切都是误会中
一切都在错觉中

在水晶般季节不可思议的力量下爱上你
虽然这样我相当轻率
相信那水晶般的瞳孔的爱是一片梦幻
一切都在水晶般季节中
一切都是水晶般季节中
cry cry    在水晶般季节中
cry cry……

这首歌词,如同为我量身定做一般。
在夏季不可思议的力量下,我爱上了她。
结果这一切都如同南柯一梦一般,都是梦幻……

算了,等她回来了,一切便可以做一个了结了……
 楼主| 发表于 2011-1-24 00:59:15 | 显示全部楼层
周一,和往常一样起床去学校。
不过今天进了班级后我彻底震精了。
整个教室全都是人!
我特意退出去看看门牌,没错啊。是我们班,怎么今天人那么多了?
我再进去一看,丫的,出去实习的都回来了。

我从人群中找到了老马:“丫的,你们今天咋回来了?”
老马和我离开人群,找了个安静点的角落说:“海金哥哥来电话了。”
“咋了?”
“说今天通知考试成绩,没过的4月底要补考。我都忘了自己挂了几门了。”
“我也是……”

中专3年,我们学到了什么?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白白浪费了3年的时光……

过了十几分钟,海金哥哥终于出现了。
全班立刻肃静。

照例说了一堆无关紧要的话之后,开始通报谁谁谁挂了几门课。
“12号,周易锋。”
听到这句话我立刻全身哆嗦菊花一紧。
“4门。”
纳尼?!这不可能!
“电工。”这门绝对挂了,我很清楚。
“经济。”MD我想起来了,这门考试的时候填空题太烦,找了5分多钟才找到一道题,也就是2分,后来填空题都空在那里了……
“哲学。”这门竟然也歇菜了……
“输配电线路基础。”
“这不可能!”我立刻下意识的说出来。
输电线路基础是学长给我的复习资料,考试我很辛苦的抄了半个小时,怎么可能会挂?!
“我看看啊……嗯……考试是过了,但是总评不及格,还是要补考。”

噗……
我当场血溅三尺……

输配电我想起来是顾飙教的……
飙叔,卧槽你大爷……
算你狠……

最后,我挂了4门……
老马挂了3门……
吕哥也挂了3门……
大佛挂了2门……
肾亏挂了5门……
冯雅一门未挂……

还好,总算不是挂的最多的。

之后海金哥哥说,4月23~25日3天有补习讲座。
然后26日,在校的实操课程考试。
接着27~29日3天补考……

再之后,大家就可以不用来学校等着7月初来拿毕业证书开个毕业典礼就行。

讲完之后,海金哥哥说了句,到此结束。
立刻人去楼空……
教室里就剩下我和冯雅两个人。

两个人坐在教室里,没人说一句话。
整个教室静的可怕……

9点半以后,我照例去老师傅那里拿三脚板,绳索还有安全带以及各种工具准备去登杆。

吃过午饭后,我直接回家去了。
这是我第一次逃课……

4月20日……

早上,和以前一样被手机的闹铃吵醒。
结果立刻感觉不对劲。
全身酸软无力……
感觉整个人仿佛欲火焚身一般……

一种不详的预感……

我勉强起身翻出温度计,然后含在嘴里。

不知道含了多久,我拿出嘴巴,仔细一看……
大爷的,不详的预感成真了……
39°6……

我很光荣的发烧了……

算了,请个病假不去上学了……

母亲起床后看到我没去上学问我怎么回事。
摸过我的额头后翻出了退烧药,然后倒杯水让我吃下。

之后嘱咐我好好休息。
父亲不久后也起来了,之后直接去上班。
母亲上班比较晚,她买好菜以后,把家里稍微收拾一下,然后也去上班了……

我看了看时间,8点了……
然后打个电话给海金哥哥,请假……

挂了电话后,我倒在床上,整个人好累……
眼睛一闭……
就睡着了……

我做了个梦……
梦里,我看到了我的外婆。
我仿佛回到了小时候,在外婆家长大的日子……
每周,父母都会来看我一次。
每次母亲离开的时候,我都会哭喊着不让母亲走。
但是我的哭喊无法留住她。
之后我会一个人缩在角落里哭……
每次都是外婆轻轻的摸着我的头安慰我。
用略带江北口音的上海话说:“锋锋,别哭了。外婆给你做好吃的。”
然后外婆总是会端上来一碗白的如同天上的白云一般的粥。
每次喝下粥的时候,从舌尖的味蕾都会传来一丝甜蜜。
接着我便会专注于粥的美味而不再哭泣。

说来惭愧,我从小被外公外婆养大。
但是我从来不知道他们的名字……
只是一直叫他们外公外婆。
直到小学四年级,一个冬日的周六。
我照例在看电视,母亲在忙晚饭。
突然,母亲的手机响了。
母亲接了电话后神色大变,立刻拉上我前往外婆家。

到了外婆家后,我们看到的是脸色极为难看的外公和舅舅。
外婆一脸安详的躺在床上……
我一下子还没明白怎么回事。
当我看到母亲哭喊着扑倒在外婆的床边时,我一下子明白了。

以后不会再有一位慈祥的老太太抚摸着我的头喊我:“锋锋。”了
以后不会再有人给我做白的如同云彩,喝起来会从舌尖传来甜味的粥了……

我呆呆的站在那里,泪水一滴一滴的流下……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我最亲的人离我而去。
而且永远不会回来……
我第一次感到死亡的可怕……

外婆死后,我哭了很久。

后来,我尝试过重新做当年外婆做给我的粥。
但是无论我怎么尝试,都无法再现那个味道……

在外婆的葬礼上,我看着墓碑,终于知道了外婆的名字。
封娅……
真是讽刺……
一个把我养大的人,我直到她死后才知道她的名字……

不知道睡了多久,我被手机的铃声吵醒。
真烦,谁啊,这时候打电话给我……

我在枕边摸索了一会才摸到手机,推开滑盖后,用刚睡醒含糊不清的语气问:“喂?哪位啊?”
“小易啊。”
会这么叫我的人只有2个,学长和冯雅。
而且电话里传来的是女声。
“干嘛啊……我困着呢……”拜托,让我再睡会吧……
“你先下来开门啦。”
下去看门作甚?
“开门?干嘛啊?”我弄糊涂了。
“你开就是了啦~”好吧,我开,我开还不行么……
“好好好,我这就下去开门……”

挂了电话,起来披了一件外套,然后下楼去开门。

打开门后,门外的阳光让我的眼睛一下子无法适应。

稍微过了一会,我看到门口站着一个人。
我用手挡去一些光线后,看清了是谁。

“冯雅?你怎么在这里?”
真TM神奇的大发了。
 楼主| 发表于 2011-1-24 00:59:38 | 显示全部楼层
“你怎么在我家门口?你今天不上课了?”
我现在满脑子都是疑问。
“今天到学校发现就我一个人。后来海金哥哥说你生病请假了,我就过来了。”
说完她径直走进屋子。
“你来作甚?”我关上门准备上楼会回卧室休息。
“做肾?我不想做腰子啊。”
噗……我差点血溅三尺……

她跟着我来到了卧室。
之后把我推到床上,替我改好被子说:“病人就好好休息。说吧,想吃什么,我帮你做。”
“吃东西?我还不饿呢。”
“还不饿?你知道现在几点了么?”她很惊奇的说。
“几点了?”
“都12点半了。”
“纳尼……这不可能……”说完我看了看放在枕边的手机。
还真的是12点半了。

“既然你这么说的话……”
我想到了刚才的梦……
“我想喝粥……”
“粥?”她奇怪的问。
“嗯,就是一般的白粥。”
“这样啊,那我下去准备了。”
说完她起身准备下去。
“对了。”我突然叫住了她。
“什么?”她回头问。
“可以的话……往里面加点糖……我想吃点甜的……”
“呵呵,没问题啊。”说完她下楼了。

躺在床上,空洞的看着天花板……
想起了初中快乐的岁月……
虽然初三的时候,每天为了复习考试忙到半夜……
但是没说过一句累。

读了中专后,天天空着,看小说,玩游戏,吹牛皮……
却突然觉得累了……

我一直不知道为什么
不过现在知道了。
我希望的生活,不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每天闲着打网游自由自在。
而是,只要活得充实,问心无愧。
这便够了……

过了三刻钟左右,她在下面喊:“小易,好了!下来吃吧。”
“哦……来了……”

到了楼下,饭桌上摆着一碗冒着热气的粥。
闻了闻,很香……有种很熟悉的味道。

为什么这么熟悉呢?
因为和我以前做的闻起来味道一样……

我拿起调羹,舀了一勺。
轻轻的吹了吹。
慢慢的喝下……

熟悉的味道再次袭来。
不过这次冲击着我的记忆神经。

小时候的画面一幕幕的浮现在我的眼前……
不知何时,眼角流下一滴泪水……

接着泪水不断涌出……

和外婆做的,味道竟然一模一样……

我拭去泪水,问她怎么做的。

她愣了一下,然后作回想状说:“你说想吃点甜的。所以我就索性让米都有甜味,米洗好之后,直接用加了冰糖的糖水煮粥啊。”

我再也忍不住了,趴在桌上哭了起来……
胸中满是对外婆的思念……

“呐……至于这样么?难吃到痛哭?”她轻声的问。
“不……是太好吃了……”时隔七年半,我再次尝到了这熟悉的味道……

………………
…………
……

午饭过后,我躺在床上,她坐在床边,手摸着我的额头感觉体温。
“还是有点温度啊……”她又把手放在自己额头上说。
“没温度你就要你殡仪馆看我了……”我吐糟着。
“讨厌啦,这时候还欺负我。”
“哪有……”
“哪都有!”

两人相视,之后同时大笑。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让我想起了以前上顾飙的课。
一次课上,肾亏在打瞌睡。
结果被顾飙抓起来。
顾飙问他:“知道自己错了么。”
肾亏一脸诚恳:“老师,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顾飙一脸得意,接着问他:“知道自己错了?错哪了?”
肾亏继续一脸诚恳:“我哪儿都错了!”
顾飙立刻面部石化,过了一会才吐出一句话:“下课了跟我走一趟……”

于是,肾亏成功被邀请参加《顾飙倾听——说出你的小秘密》节目……

回忆到这里的时候,我突然发现,她很温柔的看着我。
接着轻轻的抚摸着我的脸。
而我却突然有一丝不详的预感……
我现在感觉就像我被一个抢匪逼到死角,然后用枪顶住头……

“小易……你知道么……”她看着我的眼睛说。
“其实……我已经在不知不觉间喜欢上你了……”
卧槽,怎么又是这种狗血到烂大街的剧情!
“但是……我一直想着另一个人……”不知道为什么,我很没有底气……我的声音在颤抖……
她轻轻的摇了摇头说,“我不介意……”
“我是个光棍死宅男……除了宅什么都不会……”
“我不介意……”
完蛋了……看样子逼我出杀手锏。
“其实……我是基佬……”擦,说完我自己都一身鸡皮疙瘩。
“呵呵……我不介意……”
“你到底介意什么?”
“只要你的心里,有一小块地方属于我就足够了……”

她说完这句话,我便感觉呼吸困难。
我的嘴被封住了……

一吻过后,我彻底魂飞天外……
“我先走了……”她满脸通红的说。
只留下我一个人躺在床上愣愣的发呆……

噬灵瘟疫……
使目标患上疾病,在24秒内造成一定数额的暗影伤害,噬灵瘟疫所造成伤害值的15%转化为生命值。

我的这场病,伤害了谁?
治愈了谁?

我……
不知道……


第三章:噬灵瘟疫
THE END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20 黑耀币 +80 贡献 +1 收起 理由
goenitzchild + 20 + 80 + 1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1-1-29 01:13:4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章:混沌理论
1

2天后,我的烧也退了。
实操考试也开始了……
不过当我准备上杆作业的时候,师傅说:“哦,是你啊。不用考了,免考满分过……”
此刻我感动的泪流满面……

第二天,复习讲座开始了……

尽管冯雅的事情很让我苦恼。
不过现在当务之急是先过了考试再说。
不然拿不到毕业证书就囧的大发了。

许久不见的老马和吕哥也回来了。
他们2个挂的和我差不多,老马是输电线路基础,哲学和数学。
吕哥是哲学,电工和英语。

上讲座完全就是浪费时间。
老马和吕哥2个人一人一句“你无情!”“无情帝!”闹的不可开交。
而我则想着冯雅的事情……

讲座结束后把黑板上的笔记全部抄下来,就算完事了。
在校期间,我没和冯雅说过一句话。
就算在走廊碰面了也是形同陌路……

回到家后,WOW暂时没心情玩了。
不停的重复抄笔记。
中专的考试很简单,没有什么需要思考的东西。
考得就是书本上的,把书上的东西背下来就行。
所谓的复习讲座也就是告诉你,考试考书上的哪里。

与其硬背,我觉得多抄几遍我记得比较熟一些……
其实说是挂了4门,哲学和经济是开卷的。
真正要背的也就2门。

27号,上午我就一门电工考试。
进去后直接顶着一个嗜血BUFF猛写。
5分钟搞定,小抄都没看。
然后在考场里和吕哥聊天,坐等30分钟后交卷。
……

出了考场,就直接回家……
我暂时还没有想好和她说什么,也没有对她的感情作出任何决定,所以还是别见面为好……

第二天是输配电线路基础。
这门要背的东西大约是电工的2倍,所以我特意准备了小抄纸。
而且甚至还像纹身一样在手臂上也写了一份答案。

不过,当我们走进考场后,顿时绝望了……
张慧国+陈海金……

四大名捕到了2个……
等于对在做全员施放全体缴械……

不过我和老马都是久经沙场之人。
面对四大名捕,我们还是有办法的。
“老师,我们上个厕所……”
一只脚刚刚跨进考场,看到2个名捕后,直接很有默契的异口同声说出这句话。
然后把跨进去的那只脚再收回来……

之后疯狂地冲向厕所。
在里面叽里咕噜狂背……
争取临时抱佛脚……

而此时在考场内的大佛打了个哆嗦……
肾亏:“大佛你咋了?”
大佛:“我怎么觉得我的脚好像背谁抱住了?”

突然,大佛眼前一亮!
他抬头一看,原来是灯光太刺眼了……

在厕所突击复习了5分钟后。
我和老马顶着筋疲力尽的DEBUFF走进考场……
是生是死,看运气吧……

卷子一发下来,先把简答题写完。
之后我负责背是非和选择,老马负责背填空。
我们2个默契的打着手势。

比如如果答案是架空线冻雨覆冰,那么答案就可以简略成冰。
说道冰,那么想到的自然就是大佛的亡灵冰法。
于是老马就会一个人在那摆亡灵在搓寒冰箭的POSE……

OK,输电线路也过了……

之后一天的哲学和经济都是开卷考,大丈夫だ 问题ない!

当我交掉考卷走出考场的时候。
我舒了一口气……
终于结束了,之后就是漫长的假期……

从2月14日以来,我终于第一次觉得……
天晴了……
 楼主| 发表于 2011-1-29 01:14:0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家后,打开电脑,上QQ上WOW。
感觉很久没玩WOW了。
上线后先去奎岛把日常做掉,然后刷一次白鸡。
接着打G团,刷声望,疯玩了一下午。
一直玩到半夜12点才睡……
好好睡一觉吧,明天不用上学……

夜里,我做了一个梦……

在梦里,我看到了舞回来了。
我不会再叫她猫儿。
因为那个会亲热的叫她猫儿的人,已经不会再出现了。
小雅和我一起去飞机场接她。
在机场入口,小雅和我说,她在这等我。
我独自一人进入机场。

时隔一年,我再次见到了她……
这一年,我感觉经历了很多……
而她的变化似乎不大。

“好久不见了呢……”我打了个招呼。
“嗯……”两人之间的气氛很尴尬。
“气色不错啊……这样我也就放心了……”
她没有回答……
我举起了手腕,上面系着的是一年前她给我的发带。
她愣了一下。
“你的……手表换了……”她略带一点诧异的说。
“嗯……原来那个坏了。”
我解下丝带,然后握住她的手,将发呆塞到她的手中。
“一年前的约定,我完成了……”我看着她的双眼,微微笑了下。
“之后,我们就一点瓜葛都没了。再见。”说完,我转身挥了挥手离去。

机场外的阳光很好,让人觉得心情舒畅。
“结束了?”她问。
“嗯……一切都结束了……”嘴角挂着微笑,眼角流下泪滴……
“回去吧……回家……”我轻轻的说着,向着那明媚的阳光……
走去……

第二天,迷迷糊糊的醒来……
看了看放在枕边的手机,才8点半……
但是没心情再睡了……

睡不着,又不想起来……
这是我在双休日的一个习惯。
这导致我每次起来后都会躺在床上发2个小时左右的呆……

不过这个习惯有个好处,如果掌机类游戏通关不能的话。
这段时间我的思维会异常活跃,很多通关诀窍,我都是在发呆中悟到的。

自从遇到舞以后,这10个多月来,我每次发呆,想的不再是游戏。
而是和她在一起的日子……
但是现在……
又多了一个小雅……

对于她,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不再把她当作一个同学。
而是当作一个女孩来看待……
不知从何开始,我们之间朋友、同学的界限,变得模糊……

我扪心自问,确实对她也有感觉。
但是我已经不会再像一年前一样,随便嘻嘻哈哈的对女孩子说:“妹子求交往!”

恋爱,如同开荒副本。
坦克,治疗,输出,控制缺一不可。
BOSS技能跑位,应变等等都要配合精确。
一步走错,满盘皆输。

我已经失败过一次。
我害怕那种感觉……

10点多,再也躺不住了,起身洗漱。
然后去吃碗拉面,回来上QQ上WOW。

一天,浑浑噩噩的过去了……

第二天是姨妈的生日,不过这次不同往昔。
姨妈的生日在外公家里过。

白天,姨妈和母亲他们聊天打牌。
我一个人坐在一边听着音乐……

晚上,大家去酒店吃饭。
期间,母亲拿出来茅台。

我愣愣的给自己倒了半杯茅台。
一口下肚,第一感觉是冰凉……
接着是如同火烧一般的热烈。
好酒。

之后我一口接一口的喝着……
不知喝了多少……

直到第二天,我才发现我醉了……
起身摇摇头,让自己清醒一下。
接着感觉到的,是强烈的头疼。
大爷的,别说是宿醉了……

从衣架上的衣服里翻出手机,想看看几点。
结果看到的是小雅的短信:我知道了,谢谢。

我知道了,谢谢。
什么意思?
我打开信息栏。
发现快9点的时候,她发来短信,内容是:在做什么呢?
接下来的,就是刚才的我知道了,谢谢。

我又打开发件箱,里面的第一条短信是:他醉了,我是姐姐,如果有什么事的话可以和我说。
之后是姐姐的手机号。

起来倒了杯水,然后打开电脑。
上了QQ后,没几分钟,就“滴滴滴”响了。
是她。

“起来了么。”
“嗯……”
“你昨晚醉了?”
“是的……”
“现在感觉怎么样。”
“头疼……”
“好好休息吧。”
“好的……”

之后我们之间就再无言语。

我突然想,如果真的有时光机就好了。
回到一年前,那时候,没有为工作而苦恼。
整天嘻嘻哈哈,玩游戏,打篮球。
独自一人,没有人会因我受到伤害。
也不会有让我头疼的女人……

如果真的有……
那实在是太好了……
 楼主| 发表于 2011-1-29 01:14:18 | 显示全部楼层
无聊的翻着网页,不知道该干什么。
头疼的不行,暂时不想WOW。

起身下楼冲了一把热水澡。
回到卧室的时候,发现阿箭的QQ上线了。

正好最近心情比较闷,找他倾吐一下吧……

我把之前的梦,以及最近发生的一切全部告诉了阿箭。
他听完后,就问了我一句。
“现在放松呼吸,然后闭上眼。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

这个问题,他以前也问过我一次。
那时,我看到的是以前的甜蜜场景,以及情人节不堪回首的回忆……

现在,我再次按照他所说的做。
一片空白,有一个女孩子背对着我。
只看得到背影,看不清脸,无法判断是谁。

我把看到的告诉他。
他说:我先撇看你看到的不谈。说说你的梦。
你的梦告诉我,你想忘记舞,和小雅在一起。
我承认,然后回了句:想忘,但是忘不掉啊……
但是你又希望有奇迹出现。
他接着说。
外面的阳光,就是你心中的希望。
你现在身心俱疲,你说的那句:回家吧……
是希望能够让心放松下来。
你的心情很矛盾。
而且……

他突然停了。

而且什么?

我可以感觉到,你心底的最深处,喜欢着小雅。
但是你在抵抗这种感觉。

我愣住了……

我的心事,所有的一切,全都被他看透了。
他仿佛有读心术一般。
我所想的一切都被他一滴不漏的说了出来。

再说你刚才闭眼时看到的。
他继续说。
你现在很迷茫。

到底是舞,还是雅。
你还未作出选择。
所以你看不清是谁。

他稍微停顿了下。
上WOW。
他突然这么说。

我按照他说的,上了我的QS。
而他上了AFK已久的LR。

来AG,他M我,然后邀请我进队伍。

我们来到奥格瑞玛门口的野猪农场。
这里是老马最喜欢插旗子的地方。

所以每次我和阿箭他们插旗子的时候,也会来这里。

他突然和我语音。
我试了试麦。
可以。

接着,耳机里传来了阿箭的声音。
和想象的一样,一个很成熟,很稳重的声音。

和我决斗。

干净利落的4个字。

我一直想……
一直想回到过去……
我突然说道。

那样就可以继续开心的过日子。
不会再痛苦。

决斗开始了。

老马告诉我,和LR插旗子,就先上马,然后和丫贴身。
这点我一直记得。

所以我起手就和他贴身打。

你就这点本事么?
他的语气充满了轻蔑,和之前的成熟判若两人。

你的心,那么悲伤吗?他问我。
冰冻陷阱,然后他跑离我拉开距离。

啊!我一惊。

沉浸于悲伤,沉浸于过去。你以后就打算一直这么生活下去吗?
他的语气越来越激烈。
毒蛇钉刺,奥术射击!

不知为何,心里一股无明业火突然升起。

你……你这家伙明白什么?!
忏悔!

我明白什么?!那你和我说说,你明白了什么!

闭嘴!你懂什么!我的迷茫,我的彷徨,我的痛苦!你体会过吗?
你知道那种钻心的,生不如死的痛吗?!
跑过去近身,切换命令圣印,审判必暴击!再切换鲜血圣印,制裁之锤,十字军打击,神圣风暴!
我的心情你明白吗!

我明白啊!
他突然怒吼一声。
部落徽记,逃脱,翼龙钉刺!

因为,我也和你一样啊!
黑箭,爆炸射击,奥术射击!

双连爆!
我的血不多了。

一样?!哪里一样了!

震荡射击,急速射击!
终于在**近他以前,我输了……

我突然愣住了……
整个人仿佛从灼热的地域被丢入寒冷的冰窟一般冷静了下来。

我也和你一样,彷徨过,迷茫过……
他的语气恢复了平和。

刚才你太不冷静了。
连无敌都没开,徽记也没用。

是的,我刚才彻底被愤怒所包围。

他交易给了我一些吃的。然后静静的说。
我曾经和你一样,也喜欢过一个女孩子,不过后来分手了。
后来,为了忘记她,我和另外一个女孩子开始了交往……
不过最后我发现……
我沉浸在了两段感情中。
前女友忘不掉,对现在的,有负罪感……
所以,我在你身上看到了我的影子。
所以,你的心情我很了解,我能说出你的心事。
因为你所遇到的,都是我之前经历过的。
看着你,仿佛就看到了曾经的自己一般……

我……
我开口了……
两个女孩……
一个,忘不掉……
另一个,不敢爱……

记得吗?
他突然说。
人类,是不能用遗忘作为逃避的手段。
忘不掉的话,索性别忘,直面痛苦的回忆。
我不希望我的悲剧再次发生在你身上。
不要再辜负了你身边的人。
不要再逃避了。

接着,他下线了,语音也断了。

人类,是不能用遗忘作为逃避的手段……
这句话在我心里不断的重复。

不再……逃避么……

我离开电脑前,躺在床上……
头还在疼……

但是,我似乎明白一点了……

不能再沉浸于过去了……
*滑块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主页

GMT+8, 2019-10-14 07:22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3 CVCV.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