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耀镜の恶魔城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其他...] 秋之回忆IV-从今以后·藤原雅篇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1-5-31 20:35:21 | 显示全部楼层
【学院篇】回忆的料理

一蹴:呼——
我回到了没有开灯,又冷又暗的房间里。
这里跟往常一样没有丝毫改变。
虽然说是没改变,但却有一种寂寞的感觉,寻思的蔓延开来。
想到要动手做晚饭就觉得麻烦,今天就泡个杯面来哧哧就好了吧。

我把刚买来的杯面注入了热水,开始等3分钟。
以前,祈偶尔会来我这里作客,每次她来,就一定会亲自下厨。
祈并没有很常来我这里。
她家在滨盛,离这边实在有点远。
所以她偶尔来这里的时候,都花很多心思在做菜。
其实根本可以不用这样的,不过她就是很专注的在做菜。
由于我大部分的时间都在打工,所以她都会先在房间等我。
当我回家,祈出门来迎接我的时候,还真是有点新婚夫妇的味道呢。
祈之所以喜欢做菜,是受了静流姐的影响。
如果说她的钢琴老师是萤姐的话,料理的老师就算是静流姐了。
所以,每次迎接我回来的第一句话,必定是同一句。

祈:你回来了啊,一蹴。
祈:跟你说喔,今天静流姐又传授了我新的食谱哦,我想试着做给你吃,好吗?
对于祈这种早已做好的决定,却还假意询问我的方式,我通常也想好了对策回答她。
一蹴:又要秀一下你的新成果吗?
这家伙还真会装蒜。
其实她只是单纯想表达:又从静流姐那边学到了新食谱,觉得有成就感,想让我知道而已。
祈:别装傻啦,今天我要做意大利面唷,要挑战奶油培根蛋面。
喔喔。
这次很难的的,她命中了耶。
祈终于知道了我心里想的了。
一蹴:不过呢,我打工时,可是几乎每天吃意大利面呢。
祈:Narazuya没有奶油培根蛋面吧?所以我觉得这样也很好啊。
一蹴:嗯,这样也好。不过,我觉得还不太够。
祈:你还想吃些什么?
不用这么惊讶吧。
我打工完后又累又饿。
一蹴:那么,我也一起来做个姜丝炒肉吧。
祈:咦咦!?
一蹴:干嘛一脸吃惊的样子啊?
祈:因为……意大利面配姜丝炒肉,很不搭唉。
一蹴:搭不搭无所谓啦。对男人来说,光看到餐桌上摆了一大堆料理,就会觉得很幸福了啦。
祈:可是,一蹴你不是已经每天都在吃姜丝炒肉了吗?
祈:这样阴阳会不均衡吧?王菲人家特意为了你做菜……
一蹴:我每天都吃姜丝炒肉,百吃不厌呢。
这是我的心声。
(笔者:是的。你丫从MO4吃到AGAIN里还没吃厌。)
一蹴:而且,意大利面也不能当成主食来吃吧?
祈:咦?我今天忘了煮饭了~
一蹴:纳尼!?
对于只要有白饭吃就满足的饭桶而言,忘记朱凡真是要了我的命。
一蹴:祈……
我把手搭在祈的肩膀上。
一蹴:你.又.忘.了.喔~
祈:对不起啦……
一蹴:别说抱歉了,我等着你的奶油培根蛋面。
一蹴:好,我们一起做吧,你把意大利面弄好,我负责煮饭以及姜丝炒肉吧。
祈:真的要做?
一蹴:意大利面就当主菜吧。
祈:嗯……我知道了……
祈:忽然想到……像这样两个人一起做菜,可是第一次呢。
一蹴:别说这种让人不好意思的话啦……
祈:呵呵……呼呢。
(笔者:唉,又被抓鼻子了。)
当然,从此之后,我就爱上了意大利面配姜丝炒肉了。
一蹴:…………
祈做的菜真是好吃。
我已经饱倒吃不下了,剩下一点没吃完有点可惜。
这么一说,我根本就是贪吃,吃太多了吧?

唔,已经三分钟了。
我一个人默默地吃着杯面。
 楼主| 发表于 2011-6-4 13:42:58 | 显示全部楼层
216
学院篇【慌张的二人】

一蹴:嗯……?
我像平常一样,乖乖到了学校。
结果捡到一个有趣的东西。
一蹴:这是扇子吧?
掉落在门口鞋柜的地方。
展开看看……

扇子.jpg

上面印着一副高雅的绘画。
看起来很高尚的精品呢。
一蹴:会掉在鞋柜这……应该是里面班级的学生掉得吧?
但是,为什么这种东西会在学校出现?
我一边把玩着扇子,一边走进了教室。

整间教室该来上课的学生都没来。
只有几个很紧张,为了考试苦读的男生。
女生的话……只有藤原同学。
藤原同学还是同往常一样,没有在准备考试的事,全神贯注的看起了小说。
说不定这把扇子是藤原同学的?
的确,如果是她的话,确实有可能会拿这种东西……

A 叫她看看
B 还是不要好了

我毫不犹豫地叫了声藤原同学。
昨天,我看到她公然向剑道社社长挑战的事,可能是因为这样,所以有点怕她。
感觉上,她连散发出的气势也增强了。
不过,或许她也会有困扰的时候。
她的表情冷淡,但内心焦虑……说不定也是有这样的可能吧。
一蹴:那个……藤原同学,早安啊。
我有点胆怯地向她打招呼。
藤原同学慢慢地把脸从小说上移开。
雅:……
仿佛在睥睨什么般,扫了我一眼。
雅:有什么事吗?
“也没有什么事啦,只是跟你打个招呼,不好意思哦……没打扰到你吧?”
就是那种压力逼人的气氛。
我感觉自己的背,出了一身冷汗,拿出了扇子。
一蹴:那个……请问,这东西是藤原同学你的吗?
雅:……你在哪里捡到的?
一蹴:我在门口捡到的。呃,如果不是藤原同学你的的话,不要紧啦……
雅:那是我丢掉的。
一蹴:啊?
雅:那是我不要的东西。
一蹴:在门口?
雅:不行吗?……请你别随便乱捡别人不要的东西好吗?让人感觉很不愉快。
一边这么说,藤原同学一边把我手上的扇子抢了过去。
然后放到自己的抽屉中,继续看她的小说。
我整个人呆在那边,不知所措。
这女人怎么这样啊!
就算不想承认东西是自己不小心弄丢的,有必要这样子说话吗?
我并不是想要她跟我道谢,但谁也不像好心被狗咬吧?
藤原同学再度抬头看了我一眼。
雅:……还有,什么事吗?
一蹴:没、没什么事了。
我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接着,后面传来了一阵声音。
雅:你昨天有来武道场吧?
一蹴:嗯?是啊。
雅:一看到那张可怜兮兮的脸,就知道是你。
什么叫可怜兮兮的脸啊!太失礼了吧?
当时我只是因为担心藤原同学才这样的耶。
为什么她要用好像在指责我顶嘴般的语气,跟我说话?
带着有点想欺负她的心态,我回了话。
一蹴:我可怜兮兮的样子是不太好啦。难不成,你认为你自己根本没那么强喔。
一蹴:我是听说藤原同学你要和那个剑道社社长一决胜负,才去看的耶。
一蹴:你的心愿可以打成,不是很好吗?
藤原同学小声的用鼻子发出了声音。
雅:那种事不用你们在那边假惺惺装高兴。
雅:这只不过是像捏死一只蚂蚁般容易的事罢了。
哇咧!不用这样否定我的说法吧。
难不成,她真的就只因为不爽这个理由,所以打倒人家吗?
……但是,把人家剑道社社长当成捏蚂蚁般,也真是有点那啥。
真恐怖的女人啊,嗯~
我还是别跟她打交道比较好。
我不想再说下去了。
但就在此时。
女生:师傅!早安啊!
有个身材娇小的少女,很快的跑了过来。
雅·一蹴:沙代玲。
我和藤原同学同时发出了声音。
沙代玲:啊,缘喵的哥哥也在这啊!你们早啊!
沙代玲元气十足的点头行礼。
她是缘的同班同学,兼好朋友。
她平常总是蹦蹦跳跳的,是体育系的元气美少女。
她名字叫沙代里。
我们都叫她沙代玲。
“我希望大家都叫我沙代玲!”
因为是她自己这么说的,所以大家都这么叫她。
不过,我对她最重要的事情却一点也不知道。
所以,每次见面时总会问她。

一蹴:沙代玲,可以跟我说你的姓吗?
沙代玲:不管你问几次都不行啦!我绝不会告诉你的!
她总是这样回答我。
她似乎从来都不跟别人提起她的全名。
顺带一提,不知道为什么,只有信那家伙会叫她“小圆”。
似乎是从全名而来的绰号。
……这么说来,她的姓有个能是“丸山”或者“丸田”等,像这类和圆有关的名字也说不定吧。
其实,我只要问一下缘,说不定就知道了……
不过有时有觉得问这种事很无聊,所以就不了了之。

一蹴:你来三年级的教室有什么事?还穿着武道服?
沙代玲:我是长刀社的社员啊!每天晨练完,就是穿这样到处走来走去啊!
沙代玲:雅师傅,我是为了昨天的事,来跟您说声谢谢的!
沙代玲:昨天你为了我们区跟人家比赛,这份恩情,我无以为报!在此仅代表社团,跟您说声谢谢!
沙代玲向藤原同学深深一鞠躬。
藤原同学点了点头。
雅:不用那么大礼答谢,我可不是为了你们而战的。
沙代玲:哪有,是您太过谦虚了!不愧是高手,实在太棒了~
我忍不住开口问了问。
一蹴:……昨天的比赛,是指和剑道社社长的那一场吗?
沙代玲:对啊!师傅真是太强太棒了!把那个可恶的剑道社社长修理的惨兮兮的!我也想像师傅您那么强,打的那么漂亮啊!
沙代玲把藤原同学形容的非常厉害的样子,比手划脚的说的天花乱坠。
因为我制止了她的动作。
一蹴:咦?藤原同学不是因为讨厌那个剑道社社长……所以才打败他的吗?
沙代玲:不是啦!
沙代玲以夸张的肢体动作,否定了我的说法。
沙代玲:师傅才不是这种人呢!对吧……
雅:沙代玲!
藤原同学发出尖锐的声音,打断了沙代玲雅继续说的话。
但是,沙代玲还是一直猛摇头。
沙代玲:我没办法忍受师傅被人家误会啦!
沙代玲:其实我跟你说,一蹴学长!那个剑道社社长,人很差劲的!是个坏蛋社长!
一蹴:坏蛋社长?
沙代玲:需要使用武道场的社团,本来是可以排固定的日期去练习的!可是那个坏蛋社长,居然硬抢我们长刀社的练习时间!
沙代玲:我们也要参加高中校际比赛啊!又不是只有他们!真是太过分了!
一蹴:不会吧?你比开玩笑吧!怎么可能有这种事。
沙代玲:真的啦!就是那个坏蛋社长说“打赢我的话,再给你们用武道场”的啦!把我们长刀社当成笨蛋啦!
沙代玲:于是我们就回他说“这是你说的喔!逃跑就是女人!”
本来讲的一脸激动的沙代玲,忽然垂下了肩膀。
沙代玲:……虽然呛了声,但话说回来,我想了一下。
沙代玲:我还弱的很呢。
沙代玲:嗯,不只是我自己,整个社团的人几乎都不太强。
沙代玲:当然师傅,还有一个木濑学姐是很强没错,但是她们都在三年级时引退了……
沙代玲:所以社员们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一蹴:所以,这就是藤原同学帮你们出一口气的原因吗?
沙代玲:是的!所以她打败了嚣张自大的坏蛋社长!因此我才来这里,想向她说声谢谢!
沙代玲:呀呼!真是太帅了!雅师傅真是女人中的女人啊
,这么说的确是很帅啦。
感觉上很像个四处飘泊的浪人,打倒了蛮横的武士吧?——不是吗?
什么嘛!我还以为只是因为讨厌对方,所以才踢飞人家的呢~
不过,真是如此,为什么会被传成这样夸张呢?
我看了一下沙代玲,只见她的脸色暗了下来。
沙代玲:我不知道。可是,应该是有人随便乱说乱传的吧?
沙代玲:雅师傅是为了我们而战的,真是可惜啊……
沙代玲:痛!
藤原同学拿起了扇子,敲了一下沙代玲的额头。
雅:你该安静一下,别再说话了。
沙代玲:对不起。
藤原同学的眼光又转向了旁边。
我一边默默微笑,一边说话。
一蹴:雅师傅还真是不错的人呢,这么照顾学妹。
但是,我的话似乎没什么作用。
托沙代玲的福,我跟藤原同学之间的气氛,开始渐渐缓和了下来。
雅:请你闭嘴,鹭泽一蹴。
她很凶狠的瞪着我。
雅:打倒山王那家伙,完全是因为看不爽那个男人。学妹们怎么样,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雅:结果被你们形容成这样,真是让我十分困扰。
听到她这么干脆的解释,我除了沉默以对,也不能再说什么了。
叮咚铛咚!
沙代玲:啊,是预备铃声……啊!糟了!我还没换衣服啊!
沙代玲:那么,改天再来跟您答谢吧!雅师傅!
雅:不需要。
沙代玲:应该的!
接着,沙代玲看了我一眼。
沙代玲:哥哥你在的话,下次把缘喵也带来这里,好吗?

A 就带来吧
B 不要带来

一蹴:不了,还是不要带她来比较好,反正我们平常就可以见到面了。
沙代玲:这样吗?
雅:请你以后别再来教室了,会造成困扰。
沙代玲:别这样说嘛,师傅!
藤原同学再度拿起了扇子,敲了沙代玲的额头。
沙代玲:好痛。
雅:你上课快迟到了,快点去吧。
沙代玲:但是!
雅:我等等会去社团露一下面。
沙代玲:是、是的!谢谢你!
似乎在催促着她快离开,藤原同学挥了挥扇子。
沙代玲:那么,我先走了喔!雅师傅!
深深地点了一下头,沙代玲像风一样跑走了。
一蹴:…………
沙代玲离开后,我不假思索的观察了一下藤原同学。
感觉上她有着高中生所没有的品格和威严,以及外表。
这么看,这个气质冷淡无比的藤原同学,都无法让人小心她回事一个照顾学妹的人……
雅:喂!你盯着我看够了没。
我急忙转开视线。
藤原同学只稍微瞄了我一样,就回去继续看她的书了。
而我也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我斜眼看着她面无表情的样子,机械化地翻着书本。

 楼主| 发表于 2011-6-12 13:50:45 | 显示全部楼层
当我呆呆地望着窗外的景色时,不知不觉又到了休息的时间了。
那些努力准备考试的男同学们,一边说着“来看点养眼的书刊吧”等等的话,一边从教室陆续离开。
……养眼的书刊?那不就是指色情书刊吗?这算参考书吗?
在学校哪里可以看到这玩意?
我猜可能是跟考试有点关联的东西吧,没错,反正我也搞不清楚。
不过总觉得有种被单独抛下了的感觉。
毕业后我就是自由工作者了——虽然我从来没有为这个决定后悔过,这只不过是心情的问题。
和我一样,也不打算参加考试的藤原同学,会不会也有那种被单独抛下的失落感呢?
算了,那是藤原同学自己的问题。
我四周的空气都跟别人的不一样,像连吹过来的风,都是那样的不同。
我有种坚决要走自己的路,不管未来如何,也泰然接受的心情和勇气。
正当我这么想的时候,看到了藤原同学。
一蹴:啊?
藤原同学坐在自己的位子上……
面无表情地吃着丸子!
教室里怎么会有丸子!?
我决定视而不见!继续做我的事!
藤原同学似乎无视我的眼光,继续默默地一口接着一口的吃着丸子串。
看起来很甜很好吃的三色丸子。
还有加了红豆馅,绿色外皮的草丸子。
就连吃丸子串的样子,藤原同学看起来都让人觉得很有架势的样子。丸子被藤原同学这么一吃,感觉上,似乎光丸子也变成了什么了不得的高级食品一样。
可能是丸子太过美味,藤原同学的脸上浮起微笑。
想不到藤原同学竟然会这么喜欢甜点。
这似乎是我第一次看到她笑。
平常老是看她不是生气就是面无表情,现在看她这么一笑,真是新鲜啊。

雅:你要看我的脸到什么时候……?
不好,被她发现了。
一蹴:呃、没啦、没什么啦……
雅:所谓的笨蛋,就是那种要人家用同样的话骂他很多次,还听不懂的人。
一蹴:我只是看到你在教室吃丸子,觉得很稀奇罢了。
**近藤原同学的位子,这么说着。
一蹴:所以看了你几眼,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
雅:你不用狡辩。
在藤原同学这种讲话尖酸不留情的口气下,我完全没有和她继续再说下去的力气。
雅:啊~你该不会是想……要我施舍一点给你尝尝?
藤原同学一脸可恶的表情,指着丸子串。
施……施舍咧。
怎么这样说话啊,真是的。

A 不请求
B 接受

一蹴:你要分我?
我这么一问,藤原同学就拿了一串给我。
有点在可怜我一样的表情。
我开始吃起那个包了红豆馅的草丸子。
一蹴:嗯,好吃。
雅:哼!只不过是这种程度的东西,你就那么喜欢吃,证明你平常没吃过什么好东西。
一蹴:什、什么啊!我还特别夸奖耶。
雅:这些丸子,是喜乐堂出品的。
喜乐堂,是和果子连锁专卖店,在千羽谷站前。
藤川等地也都有分店。
雅:这是学妹昨天为了答谢我,买来请我吃的……其实味道并不怎么样。
雅:而你却说很好吃……证明你没有品尝美味的功力。
一蹴:我才不是因为自己吃了才说好吃的呢~是看到你吃的样子。
雅:我?我并没有这么觉得。
一蹴:你明明在说谎,我看你一边吃丸子,一边微笑。所以才这么说的。
雅:我的确是喜欢吃甜食……
雅:但要像你所说的,莫名其妙的傻笑是不可能的。
她打开了扇子,用了个优美的姿势,挥舞扇子赶走旁边飞来飞去的虫子。
雅:出声叫你的我,实在太愚蠢了,快滚开吧。
理智断线了!
我想做些什么事吓吓她。
让她着急一下也好。
一蹴:根本没人说你莫名其妙的傻笑吧?
一蹴:刚才的笑容……该怎么说呢……其实……我觉得很可爱的。
哇!我竟然说得出这种话来。
平常我是打死都不会说这样的话的,今天真是难得了。
雅:你是笨蛋吗?
一蹴:痛!
扇子敲到我的额头了。
雅:别说无聊的话,快回到自己的位子上去。
一蹴:……好好,谢谢你的丸子串。
我乖乖的闭嘴,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其实刚说她笑起来很好看的话,并不是谎言。
比起一天到晚生气的脸,真是好看多了。
罢了,藤原同学是生气还是笑,都跟我没什么关系吧。
我抱着这样的心情,很快的,休息时间结束了——

*滑块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主页

GMT+8, 2019-8-22 15:38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3 CVCV.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