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耀镜の恶魔城

查看: 2823|回复: 18

[创作小说] 自己的WOW 自己的爱情 2nd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8-12 18:08: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自己的WOW 自己的爱情 2nd

序章

2010年6月29日……
我的一个谎言,伤害了一个女孩的心。
也终结了我的感情。
“从一开始,就不是那么喜欢你……”
是的,
我当初是这么说的……
之后,
我度过了我一生中最后一次也是最无聊的一次暑假……

2011年3月12日

一大清早,我便被手机的铃声吵醒。
我从枕头边摸索手机。
迷迷糊糊的推开滑盖:“喂……谁啊……”
我闭着眼睛,只求电话结束后立刻继续睡觉。
但是电话另一边的声音传了过来后,我顿时睡意全无。
“小易……”

…………
………
……

这个声音我绝不会忘记。
这个声音的主人曾经被我深深的伤害过。
小雅……
为什么她会打电话给我?
我脑中满是疑问。

“喂……什么事?一大清早的……”我继续用懒散的声音回答她。
“那个……你现在有空么?”她怯生生的问。
“那个……现在几点?”我随口问了下。
“9点。”
………………
才9点……
“有空是有空,有什么事么?”虽然心里是想拒绝,但是嘴上却已经答应了。
“那个……我们见面再说吧……”那边依然是较为胆怯的声音。
“唉……”我叹了口气。
“随便你吧。”
“那么就9点半龙之梦地下2层的蛋蛋屋见吧。”
“喔……”说完我便挂了电话。

从7月4日的毕业典礼后,我和小雅便再无往来。
我一个人静静的生活着。
每天过着朝八晚四的上班族生活。
本来应该一生都不会再有任何纠葛的。
为什么现在却又要打电话给我还要叫我见面?

我怀着奇怪的心情起床洗漱。
然后换好衣服出发。

我走出家门,望着阴沉的天空,仿佛随时都会下雨一般。
从前我很讨厌下雨。
但是自从我单身之后,我发现,下雨也不错。
翻身上车,向着目的地前进。

我当时还不知道,正是这一次的见面。
改变了我日后的生活……

复苏的感情与迸发的激情,
流逝的回忆与现在的困惑,
伴随着那曾经的笑容,
任性的交错着,
rainy in the blue……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50 黑耀币 +300 贡献 +10 收起 理由
goenitzchild + 50 + 300 + 10 直接加MAX了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1-8-12 21:12:5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章
和自己的初恋结婚并且白头到老的概率就如同1CD开主副手蛋刀一样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9点半,我准时到了龙之梦B2的蛋蛋屋。
这时候她已经在门口等着我了。

“抱歉,让你久等了。”
“不会……”她只是轻轻的回了一句,便走了进去。

她的背影……
看着总有种寂寞的感觉……
就如同半年前的我一样……

两人坐下,点了些甜点。
之后是尴尬的沉默……

“呐……你最近……还好吧……”她的话打破了这沉默。
我的视线望着店门口,随口回答:“嗯……还好……”

过了一会,我叹了口气。
说:“说吧……大清早叫我出来,有什么事……”

她的眼睛看着桌子上的甜点,笑了笑。
不过笑的很惨淡……

“没什么……只是想找你聊聊……”
……
我沉默了一会。
然后冷冷的回答:“你在说谎……”

“呵呵……果然……瞒不过你呢……小易的直觉一直是这么准……”
她这次看着我的眼睛,依然笑的非常惨淡。
这不过这次,她的眼里含着泪水。

“怎……怎么了?”看着她的泪水,一瞬间我卸下了自己防御。
是的……
在这一瞬间,我有种想要保护她的冲动……
不过我立刻将这股冲动压抑下去,努力使自己平静。

“呐,小易……能告诉我当初和我分手的原因么?”
我努力欺骗着自己,尽可能用平常的口气说:“就和当初的一样,从一开始就不是那么喜欢你。”
“你到现在也不愿意告诉我真正的原因么?”
是的,这个原因绝对不能告诉你。
我已经伤害过你一次了,我不能再伤害你第二次。
“这就是真正的原因。”

我可以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在不断加快。
因为我心理的壁垒在一点点被她瓦解。
“如果你叫我来是为了这么无聊的原因。那么恕不奉陪。”
我起身想走。
我想快点逃离。
不然,我可能会在她面前暴露出那个原本的自己。

“等等……”她的声音告诉我,她慌了。
我回到了座位上,没有任何犹豫。

“好吧……快说吧……”我催促。
“是这样的……”她开始诉说。
“在你离开之后,我打算忘记你,去考三校生高考。”
我喝了口饮料,继续听她说。

“之后在补习班上,我认识了一个男生。他很关心我,很温柔……”
她停了一下,擦去了眼中的泪水。
“然后我们就开始交往了。”

听到这里,我的心紧了一下……
是的,虽然很不甘心,但是我吃醋了。

“但是,就在一周前……他却提出分手……”
说到这里,她的泪水再次涌出。
“什么!”我大声喊道,整个人也站了起来。
不过我又立刻坐了下来。
因为所有的服务员都在盯着我看……

沸腾的怒火在我心中燃烧。
我有种想要冲出去把那个家伙碎尸万段的冲动……

我恨他,恨的牙痒痒。
我想生啖其肉,我想畅饮其血!

她拿出了手机。
手机上挂着一个小女孩模样的挂件。

她把手机交给我,说:“帮我把这个取下来吧。”
我接过来看了下,试着解开。
“不行,打了死结了,要取下来的话必须把绳子割断。”我努力把刚才的怒火压下。
“那就割断吧……”她的眼睛红肿着。

我从钥匙扣上取下瑞士军刀,割断了绳子。

暑假毕业后,我在市东供电的电缆部工作。
跟电缆打了半年交道,让我养成了随身带把刀的习惯。
(破开电缆外护层,铜屏蔽,外半导体层有刀的话会方便很多。)
即便是瑞士军刀也好。

“好了,取下来了。”
虽然不太美观,手机上还留着一段绳头。
我将手机和挂件还给她。
“谢……谢谢……”她有些哽咽。

看着她红肿的双眼,落寞的神情。
我想保护她。
我想用自己的一腔热血呵护她。

不过我还是忍住了。
半年前我落魄的那段时光,半年前没有生活目标时的心情,我还记得。

之后我安慰了她一会,便送她回家。
我没有在意她父亲那奇怪的眼神。

在回家的路上,除了为她感到伤心和对那个男人的愤怒外。
我知道。
我还在乎她……
我今后的生活,注定会被改变。
 楼主| 发表于 2011-8-13 21:03:2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章
男生第一次请女生约会就像MT第一次拉怪一样永远怕自己拉的不够好

回到家之后,一个人躺在床上。
早春的天气还是略带寒冷。
此时我的脑中全都是她的身影,以及一年前的种种。
她的微笑,她的悲伤,她生气时的样子,她在夕阳下留下的影子……
还有……
她的眼泪……

或许,如果我1年前不提出分手的话……
她也不会变成现在的样子。
我慢慢的,将这件事归咎为自己的罪……

为什么……
为什么会这样。
明明不想伤害任何人……
但是却又不断的在伤害……
我转了个身,蜷缩在角落里……
从一年前的夏天开始,我逐渐喜欢让自己蜷缩在一个黑暗的角落里,慢慢的沉浸在过去的回忆中……
因为,至少回忆不会被我所伤害……

3月14日

自从新年过后,天气一直阴沉着。
就和一年前一模一样。

而我的心情,也和一年前一样……
尽管如此,日子还是要过,我还得上班。

因为单位在浦东,每天早上6点20就要起床。
然后赶6点45分的地铁上班。

早上7点40分进入办公室,安全上垒。
“哟,雷帝,今天很早啊。”
在我的座位边上,一个留着一头飘逸卷发戴着眼镜的帅哥向我打招呼。
“早,猫王。”
打过招呼后我在他边上坐下。

猫王是和我一起进入单位的人之一。
而且他可以说使我们这一批长的最帅的,也是学历最好的。
毕业于上师大,为人也风趣幽默,阅历也是我们中数一数二的。

“小伙子今天去哪里啊?”猫王问我。
“我想想啊……好像是新场镇果园的10Kv临时送电工程的勘察。”

闲聊了一会,然后去更衣室换衣服,之后准备跟带班师傅出发。
就我现在这个状态来说,与其说是上班。
不如说是学习。
从去年9月份进单位开始,一直到12月底,一直是在培训考初级工证书。
之后的日子则是在班组里跟带班师傅出去学习。

坐在前往工程现场的车上,百无聊赖的看着窗外飞驰而过的风景,车上收音机的内容从我的左耳进入,再从右耳出去……
突然,一句话从我的耳边掠过,让我整个人提起神来。
“3月底已经是早樱的开花花期了,今年如果想赏樱的话可以去顾村公园……”

之后的话我没有再仔细听。
我的脑中现在只有2个词:樱花、顾村公园。

我的心中有一个想法。
我想取回她曾经的笑容。
我想让她恢复往日的开朗。
因此我必须做些什么。
她会变成现在这样子,很大一部分也是我的错。
所以我必须补偿。
而第一步,就是赏樱。

回到家后,我查了下有关顾村公园以及樱花的资料,然后牢牢记住。
再看看日期,今天才3月中旬,为时尚早。
4月初则是清明,万一她要扫墓的话就不太方便了。
3月27号这日子正好。
嗯,就这么决定了。

之后……
日子平稳的过着,我和她有事没事发发短信,QQ上聊天。
两人之间保持着那道底线。

3月26日 星期五……

此时我的……
正……
站在……
男厕所里……
手里拿着的是我的手机……

为什么,我会拿着手机站在男厕所里呢?
因为我在思考一个很严肃的问题。
要不要打电话给她……

自从去年分手那天之后,我再也没有打过电话给她。
本来以为打个电话给她约她去赏樱花是很简单的事情。
但是当我打开电话本,准备按通话键的时候,我却迟迟按不下去……

在这一瞬间,是的,你可以尽情的鄙视我。
我胆怯了……
总觉得打电话给她很不好意思……
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会觉得不好意思但是我就是这么不好意思……

我努力让自己蛋腚。
周易锋啊,大螺丝、奈法、黑龙MM、大眼球、克总、伊利丹、阿尔萨斯什么的你都干掉了,不过打个电话而已,鼓起勇气上吧……
我深吸一口气,厕所里所有恶臭的精华全部进入我的身体给予我勇气!
现在!一个男厕所所有的力量都在我的体内!好了!没什么可怕的!上吧!
我按下通话键……
是的,我按下去了!我真的按下去了!

我的心脏在剧烈的跳动,我感觉如果再这样下去,很有可能会跳出我的喉咙。
等待的时间让人觉得蛮长,此刻哪怕1秒钟都如同1小时之久。
天知道过了多久后,电话终于通了。

“喂?”
电话那边传来了她的声音。
“……”我张了张嘴,但是发不出声音。
“喂?是小易么?”她奇怪的问。
“是……是我……”我勉强的吐出这2个字。
“有什么事么?”
“那……那个……你明天有空么?”我感觉我的背后都是汗……
“明天?有啊?怎么了?”
“那个……”我停顿了一下。
“我明天想请你去顾村公园赏樱花!”我以这辈子最快的语速把这句话说了出来。
之后,电话那边是无尽的沉默……
大约5秒过去了……
“你……你说什么?”
……
我倒……
感情刚才说太快了她没听清……

“我说,我想明天请你去顾村公园看樱花……”
我一字一顿的重新说了一次。
“好啊。什么时候?”
“明天早上9点半吧?中山公园轻轨站怎么样?”
“嗯。就这样吧。”
“那我挂了,88”
“8”

等我回过神时,我发现我已经满头大汗,衣服也被汗湿了……
天哪,打个电话就紧张成这样,难道我是刚刚恋爱的初中生么?
 楼主| 发表于 2011-8-16 22:58:5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群青之光与影 于 2012-6-27 23:53 编辑

第三章
樱花之所以开的这么美丽是因为樱花树的小迪底下埋着被和谐过的长肉亡灵

3月27日
早上9点10分……

今天的天空还是和往日一样布满阴云,略带寒冷的风吹拂着我的脸。
阴暗的天空压抑的让人难受。
挑这么个日子去赏樱还真是我的失策呢。
看样子下次应该多注意点天气预报。

站在轻轨站内,看着从我身边走过的人潮,我就在这么个喧闹的场所里……
发呆……
或者确切点说我在等人。
只不过她还没来,所以我在发呆。

9点25分,她来了……
她走到了我的面前,用手捋了捋被风吹乱的头发,莞尔一笑。
一切都是那么简单,但是每一个动作都在冲击着我的神经末梢。

我咽了口口水。
然后如同1年前毕业典礼那时一样笑着说:“哟,早啊。”
之后2人坐上了前往顾村公园的轻轨。

一路上,两人聊着最近生活的种种。
通过我2个星期的努力,她已经渐渐的走出了失恋的阴影,慢慢的恢复到往日的状态。
虽然要回到1年前那个活泼开朗的状态还是需要一段时间,不过现在的情况已经能让人安心了。

“对了,你将来打算怎么过?”她突然这么问我。
“将来?”我一愣。
对于这个问题,如果是1年前,我是绝对答不上来的。
不过现在,我想了想回答她。
“我3个月前刚刚考出初级工证书,我打算就这样继续工作,2年后再去考中级工,直到考出技师之后我再会好好考虑今后的发展。”
是的,经过半年多的时间后,这就是我对未来的规划。
未来的方向我已经清楚的看见了。

“是吗……真好啊……跟一年前比,你成熟了很多呢。”
“嘿嘿……还好啦。”我不好意思的搔了搔头。

“你是……的等待……”她的嘴唇微微张合,优美的旋律从她的唇间飘出。
“你最爱说你是一颗尘埃,偶尔会恶作剧的飘进我的眼里。”歌词渐渐的清晰起来。
“宁愿我哭泣不让我爱你……”
我整个人一震……
宁愿我哭泣……不让我爱你……
“你真的像尘埃消失在风里……”
这两句歌词简直就像是1年前的写照一般……

“难得来看我却又离开我,让那手中泻落的砂像泪水流。”她还在继续哼唱。
“风吹来的砂落在悲伤的眼里,谁都看出我在等你……”
这句歌词不知为何,直接进入我的大脑。
我的眼前浮现出一个画面。

漆黑的夜晚,年幼的我坐在自行车的后座上,母亲一边骑车一边轻轻的哼唱着歌曲。
“风吹来的砂穿过所有的记忆,谁都知道我在想你……”
这句歌词,是我唱出来的。
明明只有微弱记忆的歌曲,后半句歌词我却很自然的唱出来了。

“小易你果然很喜欢老歌啊,竟然还知道这首歌。”
“啊?”我回过神来。
这首歌……很熟悉,但是仔细想却想不起来。
“这首歌?这首歌叫什么名字?”我问她。
“啊?你不知道吗?”她一脸疑惑的反问。
“嗯,我也不清楚,只是对这歌词很熟悉。”
“哭砂。”

之后两人一路无语,就这么沉默的来到了顾村公园。
买好票进门。
偌大一个公园今天却几乎看不到什么游客。
看样子因为今天的天气,更多的人喜欢窝在家里开着暖气看电视或者上网。

根据路边的地图,我们找着前往樱花林的路。
3月的风依然带着冬天的寒冷。
呼出的气甚至可以微微产生白雾。

不多会,我们经过一个转角,樱花林顿时出现在眼前。
虽然现在只是早樱的花期,晚樱的树枝还是光秃秃的,但是眼前的景色依然让人不禁赞叹。
“哇~好美……”她睁大的眼睛看着眼前的樱花林,然后人走了树林中。
虽然现在还不是电影中那种落英缤纷的时节,不过看着眼前的樱花还是有一种想铺一块野餐布然后坐在上面喝酒赏樱的欲望。
“真的……很美啊……”自顾自赞叹着,我也跟着走了进去。

和她并肩走在樱花林里,我突然有了一个想法。
“那个……帮我拍几张照片吧?”
有时候没事翻相册,却发现自己的照片少的可怜,于是我突然提出这个想法。
“好啊。”她欣然允诺。

拗什么造型好呢?
突然心生一计。
我举起双手,竖起两根中指,脸上露出猥琐无比的笑容,然后说:“来吧!就这样!”
看着这样的我,她的脸色顿时尴尬无比。
“呐……这样……没问题么?”
“没关系,这个姿势再好不过来,就这样拍吧!”我露出自信的笑容告诉她。
“……那……那就这么拍了……”

樱花猥琐.jpg



之后又换了其他几个比较正常的姿势。
嗯,这样应该就差不多了。

然后两人就这样静静的漫步在樱花林中,呼吸着早春寒冷的空气,心情无比的蛋腚。
“樱花真的好美啊……”她不由得赞叹着。
我想起了什么,说:“知道樱花为什么这么美丽么?”
“为什么?”她看着我问。
“因为樱花树下埋着尸体的原因,樱花吸取尸体的血肉成长,埋的尸体越多,樱花越美丽。”
听到这里,她不禁皱起了眉头。
“真的假的?”
“嘛~谁知道呢?”我笑了笑径自向前走去。

………………
…………
……

之后我们一起吃了午饭,然后坐轻轨回家。
在轻轨上,她突然说:“借你的肩膀用一下……”
接着她将头靠在了我的肩膀上。
我转头看着她,只见她闭着眼睛,微微的打起了鼾。

想想一年前,在回家的公交车上,她也是这样靠在我的肩膀上熟睡。
我不由得挺直了身子,让她尽可能睡的舒服一些。
看着她沉睡的侧脸,我用只有我自己的听得到的声音说道:“好好休息吧……小雅……”
 楼主| 发表于 2011-8-16 22:59:1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章
大多数想要破镜重圆的情侣最终都会和小阿和珍娜一样进入好事多磨路线最终一拍两散

好吧……现在让我重新整理一下思路。
这个太过悠闲的午后让我的思绪飞到了老弗丁那里去了。

我举起右手看了下手表。
嗯……现在是4月2日的下午。
我和她两人坐在龙之梦的九龙冰室里喝下午茶。
昨天的愚人节猫王和腿哥他们把我整了个够呛,神经紧绷了一整天。
所以今天叫她一起出来放松一下。
温暖的暖气,舒缓的音乐让人忍不住的想打瞌睡……
呃……看样子我是放松过了头了……

“呐,出去走走吧。”她突然提议。
“嘛,随你。”我笑着摊了摊手。

等到从停车场取出自行车才发现一件事。
“想去哪逛?”
“哪里啊……”她歪着头想了想。
“华师大吧……很久没去了。”
说完她就坐上了车后座。

……………………
………………
…………

载着她在前往华师大的路上,想想1年前的这个时候我也是这么骑车带她。
那时候还扭伤了脚在死撑。
现在想想那时候真觉得是年少轻狂。
而再想想她……

1年前的她,把我当作唯一的依靠,在车后座上靠着我的背,手环绕着我的腰。
而现在她则是用手扶住我的腰而已。

我们都已经回不到过去了……
突然间这想法从我的脑中闪过……

进了华师大校园后,我们漫步在4月的阳光下,看着周围嬉笑走过的大学生们,心情无比平静。
我们走过了丽娃河桥,再走过一片草坪就要看到毛爷爷雕像了。
可就在这个时候,她突然停下了脚步。

我回头,发现她的眼睛看着毛主席像边上,手捂着嘴好像看到了什么很吃惊的东西。
走到她边上,刚准备问她看到什么有趣的东西了却发现她的眼眶里竟然涌出了泪水!
我顺着她的视线望去,只见一个男生和一个女生手牵着手从毛主席下走过,两人一路欢声笑语,眼中闪烁着只有情侣才会懂的柔情。
而那个男生我认识……

小雅曾经给我看过她和她前男友的合影。
我眼前的这个男生……就是她的前男友……

这时,曾经熄灭的怒火再次燃烧了起来!
我攥紧了拳头,让指甲嵌进我的肉里,让疼痛的刺激从手心穿到大脑。
我感觉牙根在发痒。
我现在很想死死的咬住他的脖子。

我尽我最大的努力控制住我的愤怒,慢慢的向他走去。
我在心里算计着:走到他背后,一拳先对他后脑打下去,然后再用屈膝踢顶他的小腹,之后再对着脸一顿暴打。
是的……就是这样,很完美……

我继续走着,慢慢的走到他背后。算算距离,嗯,还有大约30米。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
我的手被人拉住了。
我转头,但是我绝对没有想过……
她竟然会阻止我!
“为什么……”我的怒火愈加旺盛,我此刻的声音或许更像是野兽的低吼。
她一把把我拉到毛爷爷像边上的一个小树林里。
“为什么拉住我!”没有什么比心中的愤怒无法释放更憋屈的事。
“我不希望你动手!”她的眼中依然带有泪光,但是眼神却变了。
“所以我想知道为什么!”我的手抓住了她的肩膀,眼睛死死地盯着她。
“我不希望,你动手!”这一次她的吐字更加清晰,与其更加坚定,每一个字都如同钉子一般打入我的脑海。

一瞬间,我明白了……
“呵呵……嗯哼哈哈哈哈……”我笑了。
原来在她眼里,相比我,她更在乎他。
我为她费尽心思想要让她恢复曾经的笑容,到头来却不如一个抛弃了她如今却和其他女孩嬉笑的负心男人!
“呵哈哈哈哈哈……”心好痛,我慢慢的走向自行车边。
“小易……”她拉住了我的手。
我想也没想立刻甩开。
“嗯哼哈哈哈哈……呃!”
突然,脑中一片空白,一股剧痛刺入胸口。
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第二股疼痛再次来袭。
这感觉就如同一根铁钉刺在心脏上一样。
切……偏偏这个时候……
我跌跌撞撞的走到自行车边上,翻身上车,然后忍住剧痛踩下踏板离去。
留下她一个人在那片树林里……

当天夜里,我给她发了一条短信:
我想,我们暂时还是不要见面的好……
 楼主| 发表于 2012-6-11 21:56:4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章
打副本的时候自己多跑尸体不要希望治疗永远会救你

周一,我的眼神告诉每一个人:我没睡醒……
不过基本每天早上我的眼神都会告诉所有人我没睡醒。
每天早上6点15分就要起来……真累……
有时候被闹钟吵醒,但是还想睡,真想一个电话打给组长说今天病假。

进了办公室,照例寒暄一下,然后换好衣服。
之后是早会时间。
师傅:今天有一个送电工程,小强留下来做内勤,其他人跟我出去。就是这样。
之后整理好工具出发。

到了施工现场后,安排一下工作人员。
“真男人和老蛋黄做户内终端,猫王和圈哥做户外终端,易锋登杆,其他人看情况帮忙,就是这样。好

了,在工作票和签名簿上签字吧。”
听到这里,我傻了一下……
呃?让我登杆……
师傅啊,我之前完全没有工作经验啊!
师傅啊!这上面有没有电啊!
完蛋了……

没办法,硬着头皮上吧……
到了杆上,完全不知道应该先做什么后做什么。
我现在身上就有这么一个debuff,杆上:智力降低90%。
“先把接地棒拉上去挂接地线!”腿哥在下面狂吼。

于是我把接地线拉上来,解开绳子挂接地线,
但是当我把接地棒举起来的时候发现……
卧槽,好重……
想要举起来已经是接近极限了,更别说要把接地棒顶端的开口嵌入熔丝的下庄头。
切……真是个麻烦的工作……
费劲全力总算是挂好接地线了。
稍稍喘息了一下,擦一把汗。
之后的工作才是正题,装抱箍……
虽然这个之前在培训时练过,不过对于装抱箍,我还是比较吃力的……

………………
…………
……

花了3分多钟才刚刚装好第一个抱箍。
而一根电线杆,至少也要8档……
此时我身上的衣服已经完全被汗水所湿透。
之后所做的一切已经是在咬紧牙关在和极限拼命。

在我装了3档抱箍之后腿哥在下面说:“算了,你下来吧……”
虽然很不甘心,但是在颤抖的双臂和双腿不由得让自己缓了口气。
下来之后,坐在树下,从来没有感觉这么累过,大口大口的喘气。
现在最想要的就是一罐冰镇啤酒……
切……好不甘心,自己第一次接手的工作就只完成了这么点……
这是何等的失态啊!
接下来的工作完全是交给腿哥来完成的,我只能在下面眼巴巴的看着他。

在回单位的车上,我失神的望着窗外,整个人感觉无比失落。
1年前的空虚感再次回到我身上。
我现在这个样子……和一年前有什么分别?
完全派不上一点用……就好比是个废人一样……

紧紧的咬着自己的下嘴唇,深深的屈辱感包围着我……
就在这个时候,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转头一看,腿哥笑着对我说:“小伙子,第一次感觉咋样?”
“想笑我的话请随便,反正我跟你比起来还差远了。”
冷冷的回了句转头继续望着车窗外,看着飞驰而过的景色。
“喂喂,我可没这个意思。”腿哥停了一下继续说。
“嘛,这个生活(上海俚语,意为工作。)对你来说确实辛苦了点,而且培训和实际工作还是有点出入

的。你第一次做成这样的话不能说很差,只能说一般吧。下次努力就行。”
之后腿哥对司机说:“师傅!收音机换103.7!我们要听LOVE REDIO103.7!”
“好好……”司机无奈的苦笑着。
收音机里传出的许茹芸的《独角戏》。
随着悲伤的曲调,我的鼻子有点酸。
总觉得自己是个多余的存在……

下班回到家后,躺在床上,什么也不想做,屈辱的泪水顺着眼角留下。
我……
今后应该怎么办?

 楼主| 发表于 2012-6-11 21:56:5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六章
大多数父亲都像瓦里安没事狂暴却没几个像他关心儿子

吃过晚饭后,洗了把澡。
身体的疲劳和精神的倦怠困扰着我。
直接和衣躺下,带着耳机听着音乐。
什么都不去想……
就让我一个人静一静……

可惜天不遂人愿。
晚上9点多的时候……
“儿子,我累了,过来帮我捏腰捶背。”
那个曾经被我称为父亲的男人这么命令我。
是的,他在命令我。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我拖起疲惫的身体来到他的房间。
他安逸的趴在床上,等我帮他按摩。
我轻轻叹了口气,开始帮他按摩。
不过由于床的高度问题,而且他睡在床的边缘。
我只能站在床边上弯下腰给他按摩,这对我的腰无疑是很巨大的负担。
大约10分钟后,我实在忍不住了。
腰部神经的刺痛冲击着我的大脑。
“我累了,回房去睡了。明天还要上班。”
我这么说着,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5分钟后,如同我预期的一般,灾难开始了。
“骂了个比的,小龟崽子。不孝的东西,给我捶背就这么敷衍了事,养条狗都知道对我摇摇尾巴知道我

对它好!这种废物长大了就是小偷,抢匪,强奸犯。!”
他在自己的房间忿忿得谩骂着。
是的,这就是我们家的周常。
在这个家里,一切必须以他的话为准,什么事情都要按照他所说的去做,不能有半点偏差。
“好啦……儿子工作了一天也累了,而且你刚才那个位置他帮你按摩对他的腰也不好,他有腰椎间盘突

出你又不是不知道。”
母亲帮我说好话,帮我开脱。
“骂的,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狗娘养的,教的什么小鬼!高中么高中考不进,知道别人当初问我儿子

考的什么学校的时候我多么没面子么?!”
接着,他开始拿母亲泄气,难以入耳的肮脏字眼不断涌入我的耳朵。
一般照这个情况下,都是骂一个通宵的。

但是,今天。
我很生气。
我从床上爬了起来,走进他的房间。
“你TM骂够了没有?我听的都烦了!”我吼到。
“MLGB,小兔崽子反了你了!”他勃然大怒。
“我跟你说,我今天这么敷衍了事不是我累了,也不是我腰吃不消。我就是TM看你不爽!我看你搓气!

(上海俚语,意为讨厌。)”
“蒗你嘛嘛的!”他腾的一下从床上站起,接下来一巴掌朝我挥来。
我用左臂挡下这一巴掌,火辣的阵痛从手臂传来,接着一拳向他的左脸挥去!
右手轻微的疼痛从拳上传来。
这一拳结结实实的打在了他的脸上。
“操你妈的小逼样子!”他完全愤怒了,这次又是一巴掌挥来!
我没有再躲,我抓住他挥来的右手,之后往他背后一拧!
然后人站在他背后,膝盖往他的大腿一顶,他整个人就趴在了地上。

姐姐曾经用这招虐过我无数次,今天我终于自己用出来了。
“小逼样子,造反了!放开我!”他如同一头愤怒的野兽在咆哮。
“你给我听清楚!”我坐在他的背上,手依然拧着他的右臂。
“我看你不爽已经很久了!”
是的,今天就让我把我瘪了许久的愤恨全部发泄出来吧。
“你还记得么?3年前,你动手打爷爷。爷爷已经90多岁的人了,你竟然下得了手?对于一个走路都颤

颤巍巍的老人,你都下得了手去打他,而且他还是你爸爸!你当初怎么对爷爷的,今天!我就怎么对你

!”
他蒙了,一下子答不上来。
“还有,你以前打过大伯对吧?还用菜刀砍他!他是你大哥啊!亲生的大哥啊!你敢用刀砍他?你当初

是不是想杀了他?”
因为我是独生子,而且自从离开外婆家后,基本每天都被束缚在家里不准外出。
因此我对于哥哥和姐姐他们有种特别的依赖。
“哦~对了,你还打骂妈妈,说她管教不严?这你最没资格说了!”
此时我完全愤怒了,“从小教我学习的是妈妈,每次开家长会,去的都是她。我遇到什么困难了,都是

妈妈帮我。初三准备中考的时候,陪我复习到半夜的也是她。我心情不好,是妈妈安慰我。从小到大,

都是妈妈在教我做人。”
我停了一下,咽了口口水。
“而你!你都做了什么?你就知道打我,骂我。每次老师打电话来告状,你就知道把我痛打一顿,其他

什么都不管。你这种人也配做我爸爸?别搞笑了!”

“骂的,小逼样子,既然你这样说了,索性就断绝关系啊!”他怒吼。
“好啊!正合我意,反正你这张恶心的嘴脸我早就看够了。既然你这么说了,那就断绝关系!”
说完,我从他身上起来迅速窜回自己房间关上房门。
然后开始整理了一些换洗衣服。
之后带上手机,身份证等一些东西便离开了这个家。
这个我住了14年,早已不能称之为家的家。

春天的夜晚……
我一个人在接上骑着自行车。
吸着寒冷的空气,感觉如释重负。
想想今晚总得找个地方住下,总不能露宿街头吧?

于是我拨通了电话。
“喂?”电话那边传来一如既往猥琐的声音。
“海天,是我。”说完我吸了一下从鼻孔里流出的鼻涕。
“喔?易锋啊?有啥事?”
“那个……实在不好意思,今晚能不能在你家借宿一晚?”
“这个没问题啊。不过这么晚了,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呃……这个说来话长,到你家之后再慢慢说吧……”
“OK,你大概多久后到?”
“嗯,30分钟吧。”
“好,我等你啊。”
说完,电话便挂了。

收起手机,再次吸了一下流出的鼻涕,然后向着海天的家骑车而去……
 楼主| 发表于 2012-6-11 21:57:1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七章
山爷和老牛这些老一辈人的逝去总是让人伤感

当夜……
我睡在海天房间里的沙发上,望着天花板不能入睡。
“话说,这次你还真的闹得有点过火啊。”海天在听我说完事情始末后发表感想。
“这是他逼我的。”我心中的怒火还未平息。
“那你之后打算怎么办?露宿街头?我家你想什么时候来都可以,不过这也不是长久之计吧?”
海天一语中的,直接刺入我心中的软肋。

之后住哪里……
这确实是个让人头疼的问题。
以我现在的工资,要租间房子是没问题,不过日常开销就要每天泡饭咸菜过日子了……

或者?暂时到亲戚家里去避一避?
2个哥哥都是父系的亲戚,首先排除。
舅舅拆迁后搬得比较远,如果上班的话交通实在不方便。
那么剩下的……
老姐……
……
算了吧,我还想多活几天……

就这样,我一直烦恼到凌晨才睡着……

第二天一大清早醒过来,看着陌生的天花板一下子想不起来自己身在何方。
摇了摇头让自己清醒一下,昨晚的事情才回忆起来。
翻开手机,看看现在才早上5点3刻。
不过从海天家到单位更花时间,所以必须比平时更早去单位。

起身穿上衣服,稍微舒展了一下筋骨,睡了一夜的沙发让人全身不爽,果然硬板床才是我的最爱。
轻手轻脚的走出海天家,尽量不吵醒他们,然后骑车去轻轨站。

到了办公室后看了下任务分配,今天没事,那么就可以休息一天了。
小心翼翼的脱下外套,昨天的高强度工作让我的全身肌肉酸痛。

坐在椅子上,抬头看着天花板。
住房的问题依然没有仍和头绪,真让人头大。
“唉……”不由自主的叹了口气。

“小伙子,一大清早的愁眉苦脸还叹气,你肿么了?”猫王一边对着小镜子整理自己的头发一边调侃我


“没什么……”我本来想这么简单的敷衍过去。
不过心里一想,猫王他们的阅历等等都比我多很多。或许可以和他们谈谈。

“那个……我昨天遇到了点麻烦……”我一五一十的告诉了猫王昨晚发生的事情。
猫王听完后低着头眉头紧锁……
他沉默了片刻,之后似乎想到了什么。
“要不这样……”他抬起了头。
“我家在临沂新村那里有一套以前的房子,现在租给了别人。如果你可以坚持一个礼拜的话,这个月中

旬应该会有空的单间。不过具体事宜我还要回去和我爸妈商量一下。”
说完后,猫王又补了一句:“如果可以的话,当然房租还是要算的,不过会尽量算你便宜点。”
“啊!!那真是太感谢了,感激不尽!”我立刻感动的稀里哗啦。
“哈哈哈,用不着那么夸张,今天午饭你请就是了。”
接下来的一个礼拜只能再拜托海天帮下忙了。
……………………
………………
…………
……

一个礼拜后,我搬进了猫王介绍给我的房子。
是那种老式的公房。而且面积本来就算不上很大,还分开租给了2个人。
虽说感觉略挤了一点,不过对我这个无家可归的人来说,已经相当不错了。
带的东西很少,也就一些换洗的衣服。
之后2天,我抽空回了2次那个曾经被我称为家的地方,去拿一些被褥等等。
海天还帮我把电脑一起搬了出来。真是帮了大忙了。
房租问题在猫王和他父母的再三商量下,算我一个月750RMB。
这也就意味着我一个月工资的75%就这么没了……
剩下的25%还要冲手机卡,还要买点卡。
不过省下了以前上班需要的来回车费这一笔开支。

四月中旬的夜晚,我躺在陌生的床上,看着陌生的天花板。
自由独立的生活……就这么开始了。
我突然想起了什么,拿起了枕头边的手机,打开短信。
“我现在开始一个人生活了。”
收件人:小雅……
等到我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时,短信已经发出去了……
呃……我感觉自己做了一件很不该做的事情……

过了一会,回信来了。
“什么情况?能不能说的详细点?”
没办法……
于是我拨通了她的号码,事情实在比较麻烦,发短信的话手指很累的。
我尽可能简单明了的说明了事情的始末。
她听完后只说了一句:“你让我好失望……”
我愣了一下,之后说:“是他让我失望才对,这是他逼我的。”
不由得我加重了语气。
“他是他,你是你,他这么做你他不对。你这么做就对了?”
她的这句话让我一下子答不上来。
“断绝关系什么的都是他先提出的,我只是顺着他的意思而已。”
“就算你爸再可恶……你也不能怎么样对嘛……不管怎么样……不要做冲动的事情……”
这句话让我的无名业火顿时燃烧了起来。
“我再说一次!他不是我爸!”
说这句话的时候我感觉我恨的牙痒痒。
“呃……”她似乎被我这句话吓到了。

双方沉默了一会,她突然说:“唉……你跟他的矛盾谁都化解不了,只能等你哪一天自己想通了。”
“或许吧……”我随口回了一句便挂断了电话。
在这之后,我跟小雅恢复了基本的短信往来。

4月28日早晨。
我被烦闹的手机铃声吵醒。
搬出来之后的好处就是,住所距离单位只有10分钟步行的路程,可以睡到7点半在起来。
我摸索着枕边的手表,拿起来一看才6点40分。
“卧槽……谁啊,大清早的,烦不烦。”
嘴里碎碎念着,闭着眼睛在枕头边找寻手机。
摸到手机后推开滑盖,没好气的问了声:“喂?谁啊!”
一大清早的扰人清梦,真讨厌。
“锋锋……”是老姐的声音。
但是没了往日的霸气,显得很疲惫,很悲伤……
我一下子清醒了。
“咋了?”
“咝咝……”电话那头传来姐姐抽泣的声音。
我一下子慌了,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一向强势的姐姐竟然会哭。
“外公……没了……”姐姐十分勉强的从嘴里吐出这4个字。

而我,则愣愣的坐在床边,大脑一下子还没反应过来。
 楼主| 发表于 2012-6-11 21:57:3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八章
老牛和山爷永远离我们而去的那一天你有没有去送送他们

“外公没了……”这四个字慢慢从我的口中出来。
没有一点的真实感。
之后姐姐说的话我已经记不清了,只是大概记得叫我今天下班后早点去外公家。

在办公室一天,整个人都浑浑噩噩的,没有一点力气。
一天的时间也不知道怎么过的,下班时间到了后就直接赶往外公家里。

按响门铃,是姨妈开的门。
门打开后,首先窜入鼻腔的是焚香的味道,传入耳边的是诵经的声音。
客厅里的桌子上放着的是外公的相片……
我一下子没站稳,往后退了一小步……

我环视了一下四周,小姨、姨夫、舅舅、舅妈等人都在。
姨妈在我的衣服上别上黑布,然后磕头、上香。
一系列程序结束后,我推开房门走进外公的房间。
躺在床上闭上双眼,仿佛重新睁开双眼后,刚才看到的听到的就是如同虚幻一般。
外公会重新推开门走进这个他呆了好几年的房间,躺在这个他睡了十几年的床上再次入睡。
将自己拉扯长大的是外公外婆和舅舅。
外婆在10年前已经走了。
现在外公也走了。

10年前,我看着躺在床上的外婆,忍不住的抽泣。
但是现在,我却哭不出来,只是眼泪不停地从眼角留下,止也止不住。
………………
…………
……

不知道过了多久,等回过神的时候,窗外的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未开灯的屋子内昏暗一片,让人不觉更感凄凉。
来到饭厅随便吃了两口菜,之后就坐在客厅里看着母亲他们忙前忙后而我则帮不上半点忙。
到了8点多,因为人太多的关系,外公家已经容不下那么多人睡觉。
于是大家便开始讨论睡觉的问题。

最终的结果就是,一部分人去小区附近的旅店过夜。

然而,此时最不愿意发生的事情发生了。
我这一生……
过了快19年了。
第一次来旅店开房。
但是和我睡一起的……
现在站在我边上的……
是我老姐……

为了省钱的原因,大家开的都是4人房或者3人房。
而到了我这里,只剩下双人房了……
结果剩下的2个人就是我和老姐……
………………
…………
……

进了房间,老姐便躺在床上睡着了。
我则坐在茶几边听着音乐。
但是耳机里播放的乐曲一点也听不进去。
我现在满脑子都是小时候在外婆家的时光。

童年那点点滴滴的快乐时光如同走马灯一般在眼前浮现。
不知不觉中,我的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等到意识再次回到现实的时候,我发觉,我笑着……眼中含着泪……

看看手表发现时间也不早了,洗洗睡吧。
等到我洗漱完毕后发现一件很尴尬的事情……
姐姐四仰八叉的躺在双人床上呈一个“大”字。
偌大一个双人床已经没有我栖身的地方了……

摇头苦笑……
就在这时,胸口传来一阵剧痛。
感觉一根针扎在肋骨上不停地钻剜。
手捂着胸口,牙根不自觉的咬紧。
以前治疗腰椎间盘突出时的电疗银针也不过如此。
不自觉的跪倒在地上,心中忍受着剧痛祈求着这痛苦快点离去。
还好,过了一会,疼痛便消失了。
下意识的擦了一下汗,才发觉额头上都是冷汗。
这时候,脑中回忆起一个地方。
华师大!
一个月前,在华师大,也是这样的疼痛感。
一种不好的感觉涌上心头。
这次又会是什么烦得要命的病?
还是说只是偶然?

回头再看看躺在床上睡相奇丑的老姐。
自己脱下外套坐在茶几边披上外套当毯子,凑合睡吧……
 楼主| 发表于 2012-6-11 21:57:4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九章
有多少装备只有在绝版后才懂得珍惜

第二天,刺眼的阳光闪着我的氪金狗眼逼迫我起床。
嗯?起床?
我看了看周围,没错,我躺在床上,身上披着的还是我的外套。
再环顾下房间,姐姐人不知道去哪里了。
算了,洗漱先……

刷好牙出了洗手间,发现姐姐已经回来了。
她拿起我放在床上的外套说:“出去吃点东西吧,我饿了。”
语气很沉稳,听不出悲伤和哀愁,也没有姐姐以前的霸气和诈唬。
这话让我不自觉的点了点头。
走出旅店,5月初的早晨依然清冷,我不自觉的紧了紧身上的外套。
然后跟姐姐寻找附近的早餐铺。

直到今天我才发现,最近都没怎么吃过早饭。
因为距离单位近了,习惯睡懒觉然后再急匆匆的向单位冲刺。
早饭都来不及吃。

吃过早饭后,众人再次在舅舅家里集合。
休息会吃过午饭后,下午就要去殡仪馆了……

………………
…………
……

下午的殡仪馆内,正在进行遗体告别仪式。
舅舅母亲一度泣不成声,不过总算还在按照流程进行着。

最后遗体告别的时候,我隔着透明的箱子,看着里面的外公。
满是皱纹的额头,略显发福的身材,稀疏的头顶如同仙人掌一般。
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熟悉,躺在里面的老人如同睡着一般,若不是身上的寿衣,根本看不出任何异样。

不过再过几分钟,这熟悉的容颜就要被火化。
一想到这里便让我忍不住的想要多看几眼。
如同绝版的装备一般,只有无法获取后,才会发现它的弥足珍贵。
我取下别在衣袖上的黄花,轻轻的扔在遗体上……

大厅里除了哀乐在奏响,没有人愿意多说一句话。
突然,人群中传来一阵骚动。
我挤开人群发现,原来是姨妈晕倒了。
姨妈本来心脏就不好,再加上外公走了这个打击,心里一定很难过吧……
好在姐姐似乎预想到这个状况了,立刻从口袋里掏出保心丸。
经过一番手忙脚乱后,姨妈总算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忽然我想了起来,外婆也是因为心脏病过世的,心肌梗塞。
姨妈从前几年开始心脏也不好。
接着……
一种不好的感觉涌上心头……
昨天的疼痛……
我下意识的将手放在心脏位置。
我……
会不会也……
摇了摇头,安抚自己:不会的,这只是凑巧而已。
待姨妈恢复过来后,流程继续。

一切结束后,大家去之前预定好的酒店吃豆腐饭。
期间,母亲问我还不打算回来?
我摇了摇头说,暂时还不想,我也是时候该独立了,又不是小孩子,不用太担心我。
母亲看了我良久,略微笑了笑。
或许相比安慰的话语,我的成长更能抚慰母亲吧?

酒足饭饱后,众人各自回家,我也要回去了。
临走前,我突然想到了什么,于是在人群中寻找老姐。
不过发现姐姐已经和姨妈回去了。

没办法,我掏出手机,拨了老姐的号码。
过了会,姐姐接电话了。
“喂,姐?这件事请你不要告诉别人,帮我查一下……”

………………
…………
……

但愿这只是我的胡思乱想……
但愿……
*滑块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主页

GMT+8, 2019-8-25 02:19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3 CVCV.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