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耀镜の恶魔城

查看: 1493|回复: 0

[随想] 绯剑笑雨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9-7 08:02: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终章

  最是那一瞥,让他甚是陶醉。不过这也是他人生的终结。

  回首那醉人的微风里,却是四散的剑雨。甜腥的血气,四散开的,是那沉重倒下的身影……

  利剑回鞘,只稍顷。而那剑柄上扶着的,是一双本不该属于它的玉手。

  飘散花瓣下的,是一个坚定又惆然的薄命女;微薄细雨下,却是一个冒失夺去了她心的浪子……

  “如有佳酿一口,便是天子也笑谈”

  这是他醉后的戏言,却也是一生的写照。一剑在手,千里笑唱江湖曲;杯酒入喉,自做癫狂又与谁人争。

  “风雨飘落江湖处,剑酒独行不枉生”

  这是江湖上流传关于他的诗句,但是剑与酒却并不是他唯一被人称道的地方。他饮酒的地方,必是有赏花之处。

  按他自己的话说,好酒必要有景致,才能把饮酒的情趣和酒中那最后一丝味道衬托出来。

  所以,他又被人所称道是“有酒无心自做乐,剑语花下逍遥仙”

  有饮之处,必有他的笑谈;笑谈之中,必行他洒脱的剑峰;剑锋所指,必是那纷纷的落花。

  她,自是倾国倾城的身,又是闭月羞花的貌。虽然生的娇贵女儿身,却好扮男儿装。

  倾慕人人口中的江湖轶趣,侠风义事。仗一口剑,出落于风化场所游女处,也自乐趣于其中。

  吹一口好笛,灵气散作潇潇雨,细眉凤眼少年侠。多行仗义之事,专刺腐化之官商刍狗,自散钱财与穷民。

  “细剑柳眉鸳鸯客,谁人不知少年侠。”

  虽藏身娇粉之中,一支短笛,一柄细剑,一席白衣,却是那婀娜的身影。


  在不知的夜里,自吹一曲;花已散尽,独舞飘飘。

  当放下手中的剑,换上轻盈的薄纱。她也难得一回女儿身。

  唯有手中的那支短笛,吹奏那微风细雨,纵使得百花争艳,也不及她的飘香。

  从此,江湖上又多出一位随曲飘动的舞女。这双重的身份,每日不同,尽看她的心情。

  朝日,他便是“白衣剑去人财尽,一曲空走游女愁”

  晚霞,她又作“风乐浣纱如玉帛,曲舞花落飘如雪”

  那是六月的一晚,暑气犹在的江河畔。

  一个是逍遥花下的酒中仙,一个是仗义婀娜的少年侠。

  在那桃花散落的烛影里,本不应相遇的两个人相遇了。这时的两人,已是他与她。

  花过意气风发时,酒水曲兴人欢乐。双剑舞动,交相辉映。

  在酒意的朦胧下,他早已无法分清她到底是那少年侠,还是那飘纱的舞女。

  “如果你是女儿身,我便娶你。纵然用自己的余生相换……”

  这句似玩笑似醉言的话,让少女铭记在心。

  一别已是半年。她又见到了他。还是杯中酒,又是花下剑。

  不同的是,已换做女儿身的她,望着自己憧憬的人,终于重游到了故地。

  饮下一碗酒,他已不记得她是谁。纵然仍是那灵动的舞曲,也无法唤醒他沉逝了的回忆。

  泪,早已流干。

  心落无声泪无言,红颜一怒剑飞散。

  人不能同时活于两处。即以忘记,便要他活在自己的心里。

  又是那散落的花雨,又是那微风处的飘零。他没有躲闪,没有任何的动作。

  微笑下那最后的回眸,纵使没有佳酿,也早已让他醉了,一醉不醒……


  这正是:

  醉花烟雨峰回剑     痴人笑语泪潸然


后记:
其实这是自己许久之前的一篇文。当时在听《东邪西毒》的BGM,有感而发。原名为“醉生梦死”。后来朋友提醒可以发展为长篇。虽然确实心动过,不过一是本人更文速度之慢令人发指,二则是现在武侠类文的没落,最后搁置。另外自己有另一篇也在更,因为都为兴趣使然,也就是图一乐,所以大多都没什么人气就是了(笑)……
*滑块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主页

GMT+8, 2019-12-6 03:19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3 CVCV.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