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耀镜の恶魔城

查看: 1302|回复: 1

存下来慢慢看- -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1-15 01:41: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金皮卡---喝了卡莲的药后变成黄金正太,整天里不是在教堂,就是在柳洞寺或者在公园里和小孩子一起玩,其实是因为MASTER太太可怕的缘故,能离教堂多远就多远。按他的话说是“LANCER先生那边令咒的约束还比较轻啦,我这边的话,就如同一回头就看到肩膀后面的大眼睛一样。”能变回来,但变小后以正太样子行动更方便,而且语气也变得很有礼貌,无论称
呼谁都加敬语,称呼士郎绝对是“大哥哥”,不过黄金痴汉本性不改,放弃SABER追求远坂同学三枝中,动不动来句“如果要比朋友关系更进一步的话,三枝姐你是不是也喜欢比自己年纪小的男生?”

这个、在这多数人入睡的夜晚的某处,那样的拯救者究竟存在吗。  
残骸们在高声的胜利的合唱。  
这样就回到原点了。  
通向月亮的道路,向着对着月亮的建筑笑着奔走着。  
但是。  
金“————STOP。  
真是个好时间,是不是应该稍微安静点呢?  
是孩子们睡觉的时间、这样岂不是不能睡了嘛”  
这里、本来不可能存在的势力存在着。  
登陆新都、以塔为目标的残骸们。  
它们不知道。  
自己是覆盖这村子的大波浪的话,他就是暴风雨。  
跟他敌对的人,以他的意志击溃,他是暴虐的化身。  
那个少年,被奇怪的香气包围着。  
脚下飘散着银色的灰。  
弥漫着的香气是如雾一般的烟,在少女跟残骸群之间飘摇着。  
  
金皮“呀。晚上好啊,虽然我不会问你们去那里做什么。  
但是这种时候这么一大群的出来,好象有什么大事发生了一样呢”  
少年十分的平静。  
站在自黄泉溢出的怪物群前,没有一点害怕甚至觉得它们连微尘都不如。  
天真的、有如天使一般的外貌,倒不如————  
  
金“恩,究竟发生什么事我是没什么兴趣啦。  
这样说来、大家都是LEADER?应该是吧、无论这个也好那个也好都是一样的脸。  
···恩、真有点为难啊。这是LEADER的责任吧?全体的错误、本来更换领导者就可以  
解决了的————”{金皮想和BOSS单打 可是残骸都一个样子。。。。。}  
这究竟是怎么样的生态变化啊。  
没有个人目的的它门、速度的停了下来。  
  
应该只会为了同一个目的。  
为了攻陷那座踏,在此之前,不能不先在这里以暴力结束掉,它们有这种感觉。  
另外还有一个————  
金“————全员都是领导者的话那就没办法了。  
虽然麻烦、你们全体一起负起责任吧!!!!!!!!!!”  
另外一个。从最初开始就感觉到,对于眼前的敌人觉得恐怖。  
残骸们开始嘈杂了。  
围着少年的圆环不断增大,并且密度也在不断增加。  
可以见到,中央公元已经被残骸们所埋尽。  
作为十年前的圣杯战争的最后战场的这个荒野,再一次化为地狱。  
金“···恩。只有一只的话怎样也行的家伙啊··那个做假的跟MASTER虽然很努力,  
但是是对手的性质太恶了。  
真是的——你们与其说是士兵不如算是细菌吧。  
只剩下一只也好也会无限的增加、不就是我最讨厌的类型吗!!!”  
残害堆得象山一样高、为了击溃少年从四方不断的堆积起来。  
被吞没的话一切都完结了。  
这个身份不明的生物只不过是障碍物而已。  
侵略与被侵略的这层关系是不会改变的。
但是。比起侵略、占领塔才应该是他们的本来目的。  
新都跟深山村方向不同。  
到达新都的残害就算超过一千了但还毕竟只是很少一部分。  
那么、真正的目的是应该向塔前进的,但是为什么————?  
金“来这里的理由明白了吗?  
恩,对虫来说这是常识。真的、会被返魂香诱导集中起来呢。你们很快就会变成  
垃圾了、所以今晚不用顾虑也不追究你们的无礼了。  
——对了。你们、见过地狱吗————!!!”  
少年的脸上浮现了邪恶的气息。  
兴奋与嘲笑。  
连头上也已经覆盖尽的尸体之山。  
象作为裁决一样、现在开始倾泻而下。  
侵略者们象被聚速起来一样,极限的集中起来然后瞬间的四散开去,  
金“————终于开幕了。拼命吧、摒弃杂念高歌吧————!!!”  
为了把罪孽完全消灭。  
黑暗的的侵略者之上的暴风、黄金的歼灭者如今降临————!!!{说实话 这次金皮真的很有型}  
  
生命活动、不存在,自然里不允许存在的东西、在王的面前无规律的飞散开来。  
来自地狱的残骸们,在这压倒性的事情面前而发狂。  
  
金“————该出场了エア。(英雄王对乖离剑的爱称,英雄王的最强武器,EX级)  
虽然你不愿意、这也是前辈的任务呢。告诉一下这些家伙一个事实吧···!!!!  
遵从主人的命令,乖离剑碾轧了过去。  
这才是所有的死之国的原典、生命记忆的原初。  
它们是来自地狱,而这个是创造出了地狱。  
在天地开辟以前。是大地还覆盖着溶岩跟毒气,高热与极寒交替的地狱。  
那种语言所不能表达的严酷所以不记得、就算没见过,也已经深刻的印在遗传因子  
里面。  

··没错。  
所谓地狱,就是这颗星球诞生时,连生命都不允许存在,最原始的姿态————!  
“开放吧黄泉路。尽量来吧亡者们。  
怎么,不用觉得寂寞。我这种心情可能一生就只有这一次了。我不吝啬的把财宝都拿出来了,就这样一
直到天亮为止吧···!”{。。。。不绝的感动了。。。。}  
暴风的中心不是没有风,那是什么也没有的奈落洞穴。  
踏进这个领域的残害们,落下后回归成无的存在。  
英雄王看着这情景,忍受着这地狱的呼声。  
在新都编成的其中一队残骸大军,就在这里完全被消灭。  
这不能叫做战斗,就如字面一样、应该称为自然的天罚。  

远方的雷声暂时停止了、象暴风般开放的黄泉路。  
登陆新都的其中一群,被单单一个部队所歼灭。  
··但是真有点可悲啊、在这个部队面前,它们连想消灭敌人的意志都没有了。  
没集结一起消灭敌人、单身一个只以踏为目标前进。  
这个部队的目的不是死守着塔,单单只是为了彻底的把害虫驱除。  
已经见到几千万分之一的确率从暴风雨中逃离、速度向新都中心前进的残骸们。  
···然后、很幸运的敌人的数目还是数之不尽。  
只要一只到达了塔前的话、这可以说是当然的结果、这是残骸们最大的武器。  
——就这样、迎来了幕间结束的时间了。  
无限的部队本来是应该有压倒性的胜利,但是,最后只能一只一只的分散的到达  
月之梯附近。  
还有一步。  
通过了这里的外墙终末就完成了。  
“赶快 赶快 赶快 赶快————!”  
在夜晚的街道上高诉跑着、已经能看见塔了,看着塔顶的它们开始着混合着  
怨恨跟狂喜的呼叫。  
那是确信着会胜利的欢喜之心。  
只有活着到达就行了。  
就算踩着同伴的尸体前进也没所谓。  
只要到打就可以了、到达了楼梯后、就会出现新的残骸。  
“———、———、———、———?”  
···但是。  
从那猛烈的障碍中突破的几千的家伙、立刻就感到了头上的不自然。  
它们立刻就到达了。  
塔的所在地被染成深红色,但不是它们的怨念所染成的红色。  
原因是塔的地方现在是一片漆黑。  
因而在塔的周围的红色光点能清晰的看见。  
“———、———、———、———?”  
快速奔跑的残骸们停了下来。  
塔安安静静的,被拿没发出一点声音的不可视的旋风所包围着,从正面是不可能  
进入的。  
迅速集结的它们、都在这强风前停止了。  
带着觉悟看着眼前众多的残骸。  
映照在它们眼中的剑。  
穿着海蓝跟白银色的战斗装,那是没有一点被污染的理想的具现。  
————就在这里。  
绝对没可能攻陷的、真正的守护者如今就在这里。{。。。。终于登场了 SABER}  
包围保护着高塔的看不见的那东西,是作为她的圣剑的鞘的神秘之风。  
它们中到达了的都只能站着。  
他们所剩下的手段只有一个。错、从最初开始就除了这办法外别无它法。  
残害们慢慢地,向着眼前的障碍集中。  
就算本能的感觉到会战败也好、侵略是它们证明自己存在的标志。  
S“————你们究竟是什么、我没兴趣知道”  
  
骑士动了。  
剑的光辉还是不带一点的污浊。  
她没有仰望天空,只是静静的看着眼前的残骸们。  
S“立刻离开吧。  
这里是我主人所希望的,坚持我的信念的地方。  
你们仍然期望这钟怨恨、这种希望的话,我们之间的立场就很清楚了”  
发出的声音带着威严,沉稳。  
是以怎样的心情作出的,其它人是没办法明白的。  
————他、他也没有希望告诉别人。  
她在这里把这心情深藏在心里。  
S“··这里瓧诶了渴望未来的人而准备的楼梯。我也是、你们也是没有踏入的余地。  
如果要诅咒这种傲慢的话————”  
····没有迷惘。  
在这幕下的不只她一个。  
这个夜晚就是一切。  
为了自己所渴望的为了,为了抛开这种幻想————  
S“来吧、用尽全力来吧。  
只要这把剑还在,我会一直接受你们的挑战————!”  
黄金的光辉把漆黑的污浊全部消灭。  
在地上闪耀的星星,向着天空走去的人应该也能清楚地看见吧。  
幕间就这样闭幕了。  
现在街上的赤与黑、被比什么都强的阳光、瞬间的消灭了。  
在地上战斗的人当然,也不乏仰望天空的人。  
各种各样的意志、各种各样的再会、各种各样的别离都在这一夜结束了。  
···然后。  
以完成了任务的心情。见证着境界的缓慢消灭,终结的再现的情景。  
  
已经、没有任何的感概。  
向远处看着光辉的方向飞行的慧星。  
没有行动也没有靠近,就算是这样、也一直目直达终点的蜘蛛丝————  
接近日出了。  
道路一如既往、到刚才为止还是一样的继续着。  
  
END


boarder
人物:金皮卡 三枝由纪香
独自在桥上漫步,欣赏桥边的光景。
狼“啊,那不是远坂的同班同学三枝吗....?”
看到三枝好象和谁一起在散步。本想不知不觉的从他们身边走过。
金皮卡(小)“真是吃惊啊,原来由纪香(三枝由纪香)是穗群原人啊,和我比起的话,我的年龄果然还是比较小呢。”
由纪香“嗯,的确是这样。对不起,吉鲁君(吉尔加美什)我,其实年龄比较大呢。”
金皮卡“啊唔,该道歉的应该是我才对,真是很失礼,问女生的年龄是我作为男性的失格。但是我还是很高兴,比起和由纪香做我的朋友,由纪香更适合做我姐姐啊。”
由纪香“嗯,谢谢。我很羡慕像吉鲁君这样的弟弟呢,我的弟弟们都很调皮。”
金皮卡“哈哈,的确孝太(由纪香的弟弟)他们很有精神,每天都会做些危险的事情,由纪香也真是辛苦啊。”
由纪香“是这样的,吉鲁君,虽然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是孝太他们很听你的话不是吗?也都很尊敬你。我的弟弟们如果做什么危险的事还请你去阻止。”
金皮卡“那不对哦,比起我的话,他们更听由纪香的才对。如果我不在的话,他们也不会很担心,但是换做是由纪香的话,孝太他们会非常伤心的。虽然的确是个非常麻烦的事情,但我还是会劝告他们的。”
狼(那个家伙和三枝在一起到底在想什么?)
那个小金皮卡就是吉尔加美什,是个十分危险的家伙。
金皮卡“话说回来由纪香,今天田径部的练习怎么样了?
下午还有练习吗?”
由纪香“嗯,当然,上午和晚上都要练习,中午可以休息。”
金皮卡“哦,所以才来公园里散步的呀。太好了,我因为讨厌做保护者(卡莲的保护者,其实就是苦力...可怜的的金皮卡)才出来散步的,没想到碰到了由纪香,我真是幸运啊。”
由纪香“那个,是吉鲁的母亲...”
金皮卡“听孝太他们说了吗?唔,那个人不是我的母亲,我只是作为她的保护者而已。那个人脾气古怪,动不动就发脾气,和由纪香的性格正好相反,嗯嗯,把由纪香和她相比实在太失礼了,她只是我的主人而已,由纪香才是我最喜欢的人,说起保护者的话,要是由纪香是我的master就好了...”  
由纪香“诶,master....?唔,比起这个,那个....”  
金皮卡“对了,喜欢的人,不是说过,比起做我朋友,由纪香做我姐姐更好。由纪香你觉得我怎么样?第一次见到比自己年龄小的吗?”  
由纪香“诶?、这个、吉鲁君、诶诶...!”
狼(那个家伙!!!不知不觉竟然露出本性了!!)
那个小子,果然是仗着小孩子的样子做坏事!
在这样下去,三枝会遭到这个野小子的毒手....!
狼“等等!!你这个色情狂,在公园里做什么!!!”
由纪香“诶,卫宫君!?”
金皮卡“大哥哥。”
一瞬间,金皮卡离开的三枝。
那边,金皮卡正不满的看着我。
由纪香“再、再见,卫宫君!我还有事...!”
由纪香慌慌张张的离开了。然后走过来的是那个野小子,露出好象为刚才的事在反省一样的表情。
金皮卡“真是,谁是色情狂啊,就算是大哥哥这样说我也接受不了。”
狼“这是事实吧,你为什么非要缠着三枝不可啊。虽然不知道你来这里的目的,这个世界上也有好人和坏人之分啊。”
金皮卡“啊,那样说还真失礼呢,我可是真心喜欢由纪香。”
狼“说谎!...的确这里存在疑问。那个,你说的是真的吗?”
金皮卡“我没说谎,由纪香是我理想的生涯伴侣。”
这种令人害羞的台词他都说的出来。
狼“在公园里突然那样说是我的不对,不过到底是吹的什么风。你,不是喜欢saber吗?”
金皮卡“对于现在的saber,我实在没有兴趣了。就算把她当仆人或者当对手她都不够资格。”  
狼“唔,话说回来,三枝的家人会接受你吗?”
金皮卡“啊哈哈,那样说是不准确的,大哥哥。由纪香没什么包容力,并没什么需要庇护的人。我如果是大朵的蔷薇花的话,那么像那些野花那样开放才是最重要的事情。朴素的花的朴素的美才是需要守护的。这才是男性的包容力,我是这样认为的。”
[————]
绝句。
现在的重点是,三枝说不定觉得金皮卡在某些方面比较有优点,那不是非常好的事情吗?如果这个小孩说的话可信的话。
.....怎、怎么办?如果是这样,这个家伙如果非常喜欢三枝的话——
狼“总之,喜欢的对手就想去支配,这就是你成长之路上的最关注的大事,即所谓你的爱情表现吗?”
金皮卡“支配之类东西是想被支配的人所做出来的规则。我也想有一个理想的指导者。真是,为什么我身边都是些可怕的人啊。”
呜哇,这个小孩子英雄王竟然说这种话,真是不可思议。
狼“你的master也是个麻烦的人物啊...”
说完这些,小金皮卡一蹦一跳的向着三枝相反的方向走上桥去。
狼“喂,你不去追三枝吗?”
金皮卡“因为没什么事情,再说,由纪香担心她的弟弟,怕他们晚上才回去,估计现在已经去找她的弟弟们了吧。话也说回来,今天不是很危险吗,今天是第4天,晚上的桥就成了最危险的地方了。”
金皮卡“但是,托大哥哥的福,由纪香回去了,至少明天在这里看不到她了,虽然有些可惜就是了。“
笑着告别的英雄王,心中有些感伤,那个家伙还这么悠闲的对待这次异常的事件啊。
或许,我们应该同样眼光去看待日常的生活也说不定呢。  


午前.教会『忘れじの君へ』
 礼拜堂毫无人影。
 主持的神父言峰绮礼已死……不,台面上以失踪来处理,又派继任神父前来,但不久前就回国,教会变成封锁状态。
 「……嘿咻。」
 坐在长椅上休息。
 只要独自一人,就会浮出堆了很多的疑问。
 有几件事是非考虑不可。
 其中,目前最优先的是———
 「大哥哥,你是忘了什麼了吗?」
 金发少年站在祭坛上,开口问道。
 「———是你。」
 「午安。因为看你一脸为难,所以就出场帮忙。」
 慢慢地向我走来。
 他的举动,酷似这间礼拜堂以前的神父之姿。
 一语道破我的烦恼,曝露我不想知道的真像。
 「忘了什麼、吗。你会知道吗?」
 「我知道呀。一定是连Saber和樱都会觉得不可思议。大哥哥怎麼会变懒了呢、如此表示。」
 变懒了……?
 虽然并非积极地点明事态,但变懒了这句,意味著我错了什麼吗……?
 「变懒了、是说有事情偷懒没做吗?」
 「每天的功课啦。大哥哥,你不是完全使不出魔术吗。变成这种状况,要不要去仓库锻鍊一次呢?」
 「———不,单单只是。」
 不知道魔术的使用方法,只是因为没特地找机会实地演练罢了。
 被他这麼一说,对了、让我再次想起。
 「这很重要。积极修行的大哥哥,因为没机会而没练习,本身就有点奇怪了。」
 「…………呣。是呀,的确。」
 少年说的没错,卫宫士郎欠缺锻錬,本身就够奇怪了。
 不协调的原因就是这点啊。
 问题是,如此基本的习惯为何会忘记。
 如果说有『敌人』存在的话。那这种不协调感,正是敌人搞的魔术吗。
 「是忘了魔术锻鍊啊———那、我该不会变得使用不出“强化”来啊?」
 「没有这回事。大哥哥只是遗忘自己的技能,才使用不出来。
 人啊,虽然对知道的事大多都能完成,但只有对未知的事情无法深入。因为不知道,所以就做不出来。」
 「啊———、啊。」
 咔喳、齿轮开始转动。
 只存在而没转动的机能,一点一滴地开始运作。
 「对了。魔术回路并未失去。只要察觉到,不管何时都能应战。」
 我忘记的是战斗方法。
 只有卫宫士郎才能使用的魔术,别人模仿不来、别人明白不了的炼铁。
 「嗯嗯。可是,不实地演练一次就投入实战是自杀行为喔。请不要忘了去平常的地方好好的练习。」
 该说的都说完了吧。
 少年和神父一样,离开礼拜堂。
 「……多谢你的建议。
 可是,这样好吗。我记得、你不是被吩咐过不能多管闲事?」
 「嗯-,相当不妙。一定会生气。生起气来就恐怖了。
 以前是以挖苦来让我心情不好,现在则是直接无视。啊咧,这还更严苛。Porcamiseria*。」
 注:义大利语脏话,Porca=母猪、miseria悲惨,直译类似“这头死母猪”。奇鲁小弟弟,被你的Master听到的话会死无全屍喔!
 「?? Porca、是什麼啊?」
 「俚语。是没教养的话啦。」
 意义不明。
 金发少年神情忧郁地走上阶梯。
 「———哎、能往前跨出一步是不错啦。」
 遗忘了根本。
 想起卫宫士郎唯一拥有的武器,不、是早就持有。
 找个时间,试著重拾每天的功课吧。  

 楼主| 发表于 2012-1-15 01:51:50 | 显示全部楼层
真是相当无聊的官方4天啊。。。。。
*滑块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主页

GMT+8, 2019-9-23 00:59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3 CVCV.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