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耀镜の恶魔城

查看: 18349|回复: 60

[同人小说] 逝去的恶魔城堡——被忘却的刻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3-15 23:18: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青椒肉丝 于 2013-10-7 22:26 编辑

                                                                        序章     达尼埃拉
                                                                        第一卷   荒芜的童话
       “达尼埃拉先生,您为什么坚持到这种地方来?”姑娘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她掀开头巾,遥望远处。小道一路蜿蜒,埋进山谷,消失在远处的森林里。
       “这里是被神遗弃的地方,所以才好看清人的面貌。”老人是这样回答的。
         路遍的野草发出瑟瑟的响声,山谷的风煽动两人的斗篷,好像在说:“回去!”
        “这里曾经是盘踞着可怕传说得地方。”
        “傻孩子,你害怕么?”
        “我无所谓。”
       本故事的缘起涉及到弗德拉*特佩斯*德古拉伯爵的前世今生。他是拉契亚人的民族英雄,也是土耳其人的噩梦。他以上帝的名义把千万俘虏活活穿刺在木桩上,当他从战场回到家乡,听到心爱的妻子病逝的噩耗,他又去诅咒上帝。他的残忍存在一种魅力,也许源于人类本性中那种不敢言说又无法否认的渴求。他死后又活了,变身为不死的吸血鬼,一切邪恶的化身。恶魔城的传说过于恐怖。人们呼唤着光明,于是他也有了宿敌——被称为吸血鬼猎人的贝尔蒙特家族。
       谨以此文纪念86年来,全机种恶魔城系列,包括月下的夜想曲,血之轮回,晓月圆舞曲,暗黑诅咒,以及掌机最终作,被夺走的刻印。
                     
       在19世纪的时候,特里斯维提峰是喀尔巴阡山脉最美丽的幻觉,一幅充满灵气的图画。森林环抱着山脚,像是给雪山女神穿上了漂亮的裙子。从下往上,先是紫竹木,再是阔叶林,然后是针叶林。层层叠叠的密林,一层一层的花边,紫色的,墨绿的,翠绿的,焦黄的。高原上铺满了青草,在在处处,点缀着无名的小花。山峦重叠,云腾雾绕,仿佛爱丽丝的仙境。落日时,夕阳遍照山坡,折射出的金色的光,让天空变得庄严,整个的都是黄昏的色彩,如梦如幻。
      
      黄昏时刻,这里,迎来了两位客人。一位是姑娘,一位是老妪。姑娘穿着蓝黑色的衣袍,裹着斗篷,背着行李。侧肩的黑发,在山谷的风中纷飞舞动,遮掩了脸。一身凝重的打扮,带给人莫名的伤愁。老妇人把花白的辫子盘在头上,拄着拐,叫姑娘一手拉着,她面目清翟,身躯硬朗。远处望去,隐约间,浑身像是散发着微弱的白光。两人黑白交织的颜色,在彩色的自然中格外醒目。特里斯维提峰无所谓春夏秋冬,因为四季沿着高度分布。盘山的路不断重复,容易教人迷失。姑娘和老人手拉手,搀着,扶着,也不知道谁带谁。她们走桥过河,翻山越岭,穿过春天的林子,夏天的瀑布,秋天的山谷,冬天的河。一直登上无人问迹的高原。

      所有的季节,最终消失在云海里,再往上就显得远离凡间了。山峰屹立在云雾之上,白雪皑皑,一如天使的羽翼。      
      山顶的积雪化成了溪流,终年不断,切割着山体。山谷幽崖, 陡峭深壑,终日里雾霭缭绕,猿鸣鸟叫。只有一些古老的吊桥连接着彼此。吊索上爬满了藤蔓,发出吱吱嘎嘎的声响。
       众多的溪流,汇成了瀑布,从溶洞口飞流直下,气势磅礴。两人踏足的高原,在这里取了最好的景。它正好背靠着大瀑布,面向着喀尔巴阡山脉,当水汽散去时,整座的山在这里显得明朗,大气。姑娘跳上一块岩石,遥瞰远方。喀尔巴阡山脉群在这里展示了它的雄奇,像惊涛骇浪,连绵起伏,一望无际。

       “达尼埃拉,先生,我们到了。我想,应该是这里。”姑娘回头,露出一丝微笑。她努力装出欢快的模样,然后转眼间,被一股沉重的力道拉了下去。

      
      
       “傻孩子,说过多少遍了,叫我婆婆就可以了。”老人环顾四周,露出欣慰的神色,像是回到了自己的家乡。“是啊,我们到了。”
         山岩形成了天然的壁垒,穿过后,又是一块世外桃源。那是片面向峭壁的草原,在中央有一块菜畦,周围用木垛和篱笆相围。土地开垦过,又荒芜了。再往前有座木屋,边上是水潭,潭边种了果树。
        这里曾经是住人的地方,小屋虽然有些失修,但还能躲风躲雨,在荒山野岭里带来一份属于人的温馨。
        这里是云中的田园。

       两人三步并两步,向那里走去。   
       姑娘推开了门,晚霞的光挤进了木屋。整个房间顿时充满夕阳的色彩,像撒满了金子。几只白猫躲在角落里休憩,鸽子站在窗台上,整理羽毛,它们都不怕人。
        “先生,你的这间小屋,我以前怎没有发现呢。”
        “傻孩子,你和其他人一样,是把这里忘了。”老人的回答似乎没有逻辑。
          老人说话历来前言不着后语。姑娘也认识老人久了。
          这姑娘走到猫咪前,放下包袱,轻抚它的脑袋。猫儿躺下,在地上打起了滚。
        “多可爱,这些小动物,已经拿这里当作自己的家。”
        “可不是吗。”老人露出了笑容,“它们的祖辈起,就是我的老朋友了。”        
          屋外的果树上,青蛇安静地盘绕在树枝上,它不咬人。水潭里有只乌龟,乌龟抬起头来,又缩回去,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
         老人捡了一块木墩子,面对着夕阳,坐了下来。
         “黄昏真美。”姑娘望着太阳,张开双臂试图去拥抱。可是隐隐约约的,她看见天边的山头,笼着一层黑云。曾经的那座城堡,也是在这番景象下坍塌的。每次姑娘试图快乐,却总摆不开可怕的阴影。它霸占在记忆里的,折磨着人。
       之前是有关恶魔城堡的故事。救世主与魔王,穿插着纠葛的宿命,每一场激昂的战斗,最后都在爱恨中谢幕。我还依稀记得,祖母在孩提时讲的鬼故事,吓得我躲在被窝里,瑟瑟发抖。童年封存在久远的记忆中,回头望去,欢笑与泪水是同样幸福的。回过神来,却不知所措,姑娘一定与我感同身受。           
        “有些冷。”姑娘解开肩上的斗篷,给老人披上。
         “谢谢,这条布子真叫人温暖。”这是块红色的绣着圣母玛丽亚的丝绒料,老人抚摸着面料,抬头端详着姑娘,面露笑容,“你也是,我的好孩子。”
         “这以前是巴隆老师的东西。我没多少了,钱总是不够花。”姑娘转身走开,做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她站起身,走近屋子,拖出了包袱。两人的行李,姑娘楞是一人独力占着,从山脚下的威格尔村一路背来。包裹里是两人的家当,她在老人面前铺开,当做地毯。草地上就像开了一朵花。
           老人取出包裹中的吃食,递给姑娘。
          “饿不?”
          “我不吃,这些小动物爱吃。”她取过糕点,掰开,撒在地上,白鸽扑腾翅膀从窗台跃下,欢喜雀跃,猫儿也蠢蠢欲动。“先生,您做的蛋糕是最棒的,其他人永远也比不上。你瞧,这小动物多么爱吃您做的东西。可有灵性了 ”
         “孩子,告诉婆婆老实话,你真的能看见这些小动物,没有骗婆婆?”老人又说起奇怪的话语。
          “嗯!我不撒谎。”姑娘使劲地点点头。

          “是呀,这些小动物,当年可是我的伙伴呢。我们和老头子一起打败德拉古拉伯爵的。”
           
            听到伯爵二字,姑娘不由得打起一阵冷颤。她脸上,露出扭曲的笑容。
            “婆婆,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这里是我年轻时,和老头子辛苦修行的地方。后来他留下了我,不辞而别。”老婆婆望着水潭边的果树。 “这棵苹果树他刚下种的时候,还只是颗苗,一晃眼,已经半个百啦。”
           姑娘默不作声。         
          "老头子每次回到我身边时,总是一身的伤。他过世以后,我总想回来看看。没有你,夏诺雅,我这把年纪,恐怕再也回不来这个地方了。”
           姑娘听到了,停了手中的施食,望着老婆婆的眼,老婆婆也望着她。她好像要说什么,但是又止住了。
         “老头子在找寻那个答案,一直追寻到生命的尽头。”老人自言自语。“德古拉伯爵也常来我们这里。他不是老头子的对手。伯爵也来找我,我也不怕它,我们从来不迷失自己。”
           老人常说这种话,在威格尔村里,这是老人的口头禅。特兰西瓦尼亚的故人们,依稀还记得关于吸血鬼的传说。但多数人都认为上了年纪的人,爱犯迷糊。
           老人瞅了姑娘一眼。见她一声不响的,表情沉重。她消瘦的身躯就像一面旗杆,插在地上,努力的支撑着,不让山风吹倒。
          老婆婆继续说:“每个人总有失念的时候。老头子曾经为自己的过错悔青了肠。比起上帝,德古拉伯爵,太了解人的心了。”
           姑娘好像变了一个人,她收起了小鸟依人般的温柔,表情凝重,目光犀利,像只野兽。她喉咙里发出一种极为冰冷的声音,喃喃自语:
         “恶魔没有被消灭,假使没有使命,我的身体就只是一具空壳。我会找出世代和吸血鬼战斗的贝尔蒙特家族,找到失去的圣鞭。”
                  
          说完这话,有奇怪的光茫,透出姑娘的衣领。在她肩背的肌肤上,分明有诡异的图案在变动。随后,像是有千刀万剑穿刺她的身体。姑娘痛苦的泯紧双唇,跪下了身子。
        “够了,我可怜的孩子,你已经做的够了。”
         “圣鞭,贝尔蒙特,一定在什么地方。请告诉我,阿鲁巴斯,你知道在哪里的。”姑娘开始胡言乱语。“恶魔,到处都是,你们瞧见吗?我的印术。这是死神的镰刀,这是刻尔伯格斯,地狱三头犬。”
         
        “又是一个被无明的命运愚弄的孩子啊。总爱勉强自己,掏心窝子的话却永远说不出口。”
          姑娘再也不能掩饰自己了,她眼神里流露出一种让人窒息的绝望。
           老人叹了一口气,“夏诺雅,我做的蛋糕很好吃,你也尝尝吧。”
         姑娘这才意识到,手里还拿着布施给动物的糕点,她送到口边,使劲儿咬了一口。糕点的味道馥郁又香甜,像甘露一样,却教她的心里顿时充满了纯真的悲伤,她眼眶模糊了,低下头,一口一口,只知道吃。
        “婆婆我,脑子不好使差了,有些记忆模糊掉也好。本来经历些年岁,再深的感情也会慢慢变淡。可你这傻孩子,比谁都懂事的。倒教遇见无法忘怀的事呢。”
         咸的味道,顺着风飘了来。有液滴混和在空气里,洒在老人脸上。老人闭上了眼睛。
        “谁都有自己的苦。所以才活到这个世上。不管走到哪里说话,口都要对得住心。”
          姑娘已经不能再矜持了。泪水夺眶而出,大滴大滴的。她跪在地上,像孩子一样,用膝盖挪到婆婆面前,抱住老人的腿,哽咽起来。
         “婆婆,请你再待一会儿,再待一会。我们以后还常来野餐的不是么。你们都丢下我,你们都好狠心。”
           老人让姑娘的头枕在自己膝上,从怀里掏出梳子,给姑娘梳理起被风吹乱的头发。姑娘的泪水嗽嗽滴落了下来,浸湿了老人衣裙。
          “婆婆也马上要走啦。你是个懂事的好孩子,以后要自己做蛋糕,自己梳头发。 ”

          “不,我现在只是一具空壳,什么都不是。”
           苦毒,黑暗,沉闷,阴惨的记忆在心田里淤积太久,喷涌出来,无形无色,融化在虚空中。
      
        老人笑了:   
        “哭吧,孩子,想哭就哭,哭出来就没事了。”
         救世的战士和对一个女孩来说,本是不称的身份。但命运却把这枷锁强加在她身上。感情和使命,永远是矛盾,像两把利刃,在身上互刺。仅有一丝温情,也埋在了无尽的悔恨中。
         姑娘偎在老人怀里,肩头不住的抽搐,然后哇哇得哭出声来,哭得像个孩子。

         天上的大枭,看到这景象,都停在了枝头,花草里的蛐蛐儿,也停止了叫鸣。时间也好像凝固了。晚霞轻轻地抚摸着两人,天地间一时充满了慈祥的色彩。
         
        原本走在泥泞地里,背负得太重,感觉窒息。一下子被拉上平地,反而无所适从。对夏诺雅来说,泪水就像悲伤一样温暖。
        





发表于 2009-3-15 23:49: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goenitzchild 于 2009-3-15 23:58 编辑

沙发!!抢了再编辑~~~~!!
果然呢~~~~简直了·!!!
这次的文章成熟太多了~~~~明天来等下文~~~~
明早上课今天先睡咯~~~期待+65535~~~的说 ~~~~
发表于 2009-3-16 04:06:56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次彻底改了啊,不过还是期待接下来剧情
发表于 2009-3-16 11:23:46 | 显示全部楼层
诶,NICE JOB!!
         ------BY 史莱姆
发表于 2009-3-16 19:51:07 | 显示全部楼层
加油哈,呵呵,加油      。。。。。。。。。。。
发表于 2009-3-18 12:44:03 | 显示全部楼层
不知道是没耐心还是啥的,茜茜公主中间那段介绍我读完了觉得有些长。。。
假如这篇小说能翻译成外文的话,肯定老外比咱还清楚茜茜公主那段历史吧~~
大概也许可以省掉一半跟茜茜有关的介绍
如果肉丝又看了其他经典电影的话,会不会又全都一股脑儿的都塞进去呢
这段是写罗拉和茜茜共同的痛苦之处,结果果然俺只关心夏姐了orz。。。。
发表于 2009-3-18 18:01:18 | 显示全部楼层
茜茜公主……
我无尽的怨念……
以前小的时候 一直喜欢看动画片 记得有一年暑假 下午放《圣斗士》
那时候我和姐姐一起住 姐姐要看茜茜公主 我要看圣斗士
姐姐虽是女流 但年长我5岁……
结果被暴打 还看不到动画片
至今都对茜茜公主有无尽的怨念
发表于 2009-3-19 03:04:17 | 显示全部楼层
恩恩俺们老师也说过最重要的是积累,虽然咱现在网络发达了,但是要真正创作好东西还是得去实地旅游考察下的说。。。。感受当地气氛等等。。。。曹勇原来在中国画的油画全是灰蒙蒙的都一个儿的大片色,然后出国旅游了果然风格就完全变了。。。。。。梦幻威尼斯,真的很梦幻~~~
肉丝这次看茜茜公主也是一次积累啊~~~~继续等下文
发表于 2009-3-19 18:00:04 | 显示全部楼层
虽说看着茜茜公主现在是可爱端庄……
但是在我幼小的记忆力 茜茜公主依然给我无尽的怨念……
发表于 2009-3-19 18:21:35 | 显示全部楼层
恩恩,面对茜茜公主,夏姐有些许劣势也是正常的~
总督大人的表现也不错的说~~处理问题很得体的一只~我会为他命运默哀的……
*滑块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主页

GMT+8, 2019-8-25 02:42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3 CVCV.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