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耀镜の恶魔城

查看: 4674|回复: 14

[创作小说] 【依然还有月光】10月9日更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5-21 12:58: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风吹屁屁凉 于 2009-10-9 10:45 编辑

男之章
“我讨厌这里!”
“那你为什么还要跟来?”
“我们回去吧,好不好?”
“切!胆子那麽小,还没找到食物呢。”
“姐姐,我们还是回下水道找老鼠吧。”
“那怎麽行?你没看到那些人在吃面包吗?仓库就在前面。”
“……”
“走吧,弟弟妹妹们还饿着肚子呢,你不会有面包还给他们吃老鼠吧?”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你要不跟来就把你丢在这里!”
我越来越讨厌这个女孩了……

一星期前
我是生活在华丽废墟里其中的一个,世界上的人为了抢夺仅有的水资源发动了连年的战争。而我们,一帮战争遗弃的孤儿,却在华丽废墟下找到了水源——地下工厂的下水管道。
虽然那根本算不上时水源,恶臭的味道难以下咽。但是我们是绝不会像地上的人一样去喝自己的尿液和对方的血。
很怀念地面的阳光啊……
今天的食物在哪里呢?
家里还有七个孩子等着我呢,也许那并不算家。但是,毕竟只有我一个人是个完整的人。
战火,夺走了很多人的生命,但比夺走生命更痛苦的是拖着残破的身躯活在这个世界上。有几个孩子自杀过几次,但是都被大家劝导回来,我们这帮孩子相信,我们连死都不怕,还怕活下去吗?我们会坚强,因为我们相信,我们会等到阳光照耀在我们身上的那一天……

穿过了几条漆黑的下水道,嗅着老鼠的气味前进,长时间的地下生活,眼前总是一片漆黑,让我的嗅觉异常灵敏。想象人类之初,突然觉得好笑。地球上为什么要有战争,为什么要有核武器?也许,我是幸运的,至少,那天我为了躲避父亲的责骂躲进了下水道……
然而那些后来从防空洞里爬过来的孩子就没那麽幸运了,辐射……虽然我看不见,但是我感觉得到,他们真的很痛苦。

继续凭着嗅觉前进,这个地方我以前没来过。偶尔会闻到一种很久违的味道,但又想不起那时什麽。
“站住!”
“!”
突然的喊声让我打了个冷颤。
“原来是个小孩子。”
“?!你看得见我?”
“呵呵,可不要小看精修人类。”
很好听的声音,是女性。味道应该是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仔细品味了一会,怀念起,应该是妈妈身上的味道……
真的是麽?
那时的我太小了,根本记不清妈妈的模样,只有母亲与孩子特有的气味还隐约有印象……
“是……妈妈麽?”
“切!小P孩!我可没那麽老!”
“……”
“竟然这里还有人类生存。”
“真的…不是妈妈麽?”
“看你的年纪也不小了,我可没这麽大的儿子!下次不许再叫错了!”
“那……”
“叫姐姐就好了!”
人的气味和声音会给人留下第一印象,但是我觉得面前的这个姐姐应该长的很好看,至少凭男人的直觉,也许也是青春期的欲动。
“那个…姐姐…我可以摸摸你的脸吗?”
“!”
“摸一下就好,我只想知道你的样子。”
“你……看不到吗?”
“呃……我不是瞎子,但我不是精修人类,这麽黑的地方看不到的,给我摸一下就好……”
“小色鬼!”
“什麽啊!又不是摸你重要的地方!摸下脸有什麽在意的!小气鬼。”
她停顿了一下,但从毛孔传来的热量我感觉到,她把脸凑了过来。
面部的曲线顺着指尖传到脑子里,眼眶、眉骨、鼻梁、嘴唇……在我的脑海里印出了一张面孔。

“嘿嘿……果然很漂亮呢。”
“呵!年纪不大很会逗女孩子麽!”
“不是恭维的,我摸的出来。等下,让我摸摸那边。”
“啪!”
清脆的声音,一巴掌打在我手背上。
“你摸的上瘾了是吧?说!倒是是干什麽的!”
“呃……我只是来找食物的。”
“找食物?这一片是我的领地,也就是说,这里的老鼠蟑螂都是我的食物,如果你想吃的话也需要经过我的同意!”
“呃?怎麽这样啊,我在这里生活了很久了,也没听说过谁会占有哪一片!难道你和地上的人一样麽?”
“……”
她被我问得哑口无言,向我丢过来一个东西。
“你很饿吗?拿去!”
“是什麽?软软的。”
“是面包,虽然有点过期了,但很久没吃到这东西了吧?“
“恩……”
“快吃吧!”
“能不能多给我几个……”
“好小子!这麽贪心啊!我也就这一个了!一会我还要抓老鼠去呢!知足吧。”
“不是的,家里还有七个孩子……”




女之章

也许,我不算是一个人类,我只是一个改造了的卵细胞,一枚用来投入战争的棋子……
我,没有感觉,对抚摸的触感根本不敢奢望,甚至,我连痛苦的权利都没有……
我其实算不上是人类……

眼前的这个孩子抚摸到脸颊的那一刻,让我穿越了几百年回到了刚从培养皿出生的那一刻。想想可笑,让这麽点的孩子叫我姐姐,或许我是卑鄙的,但是时间对于我来说已经没有意义。漫长的时间相对于我是停止的,我也没有老的权利,我出生就是为了战争,正如我上面说的,我是一部杀人机器。但是我厌倦了,不知道什麽时候我竟然会有感情,我不愿意看到一个个被我杀掉狰狞的面孔……在军营的每晚都会做梦,做同一个梦——走在长长的昏暗的回廊里,墙上地上全部都是我杀过的人的脸,绝望的望着我,每杀过一个人都会在下一阶回廊印出来……
我害怕做这样的梦。
我问过同伴们,她们从来都没有做过梦,我想我可能是特殊的……
所以
我选择当了逃兵……

我甚至不是一部好的杀人机器,我不知道我活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麽意义,找不到方向,就这麽活了几百年,在昏暗的下水道里……

当他叫我妈妈的那一刻我才想起,几百年了,我甚至连做一个女人最近本的权利都没有,母亲,很美的称呼,没有从我嘴里呼喊过的名词,也不会有人这麽叫我……

可笑的精修人类……

眼前这个叫我妈妈却被我强迫叫姐姐的孩子,大约十八九岁的样子,长期的不见天日生活他显得面黄肌瘦,头发也全是白的……普通人类果然需要阳光,可能地下生活对于这个孩子已经太久了,不知他视觉是否完全退化。

记得上次屠杀地下贫民窟的时候应该是很久的事情了,那时的地下难民基本已经看不到东西。当然这会减少一点我的罪恶感,至少死的人不会看到我的样子晚上来梦里找我……
这个孩子也一样,我想他也不会看到我那张罪恶的嘴脸。

“很可爱啊~
“呃?!”
“哦,没什麽,只是看到你吃东西的样子很可爱……”天知道我怎麽会说出这样的话。
“精修人类果然很厉害啊!我什麽都看不到。”
“呵呵,如果有选择,我倒是愿意和普通人类一样。”
“……”
“?你怎麽还吃老鼠?不是给你面包了吗?”
“……这个拿回去给弟弟妹妹们吃,虽然不多,但至少也算个礼物吧*^_^*
“……吃面包……是这麽奢侈的事情吗?”
“恩!我也有大概十年没见过的东西了……”
“!你说,你已经在这下水道生活了十年?”
“怎麽了?”
“难以想象,你那麽小的时候是怎麽在这生存下来的?”
“呵呵,说来好笑,那天我偷了一瓶水,是真正的纯水哦!路过的军方的车上掉下来的。后来我拿去给爸爸喝,却被爸爸揍了一顿,说我闯下了大祸。然后我就逃出家,躲到了这里……”
说到这里,男孩开始哽咽起来。
“后来……”
“后来战争就爆发了对吧?”
“恩……”
“是啊~十年前的大规模核战争……”十年对我来说不过是眨眼之间的事情,就像发生在昨天。

这里的地下兵工厂的仓库是我食物的来源,偶尔会得到一点地面的情报,也许是当军人的习惯吧,那天,听到了要发动大规模核战争的事情,所以才会有这麽庞大的地下基地,在地下两千八百米深的基地……

“或许,我是个幸运儿呢~”男孩的眼里依然流着泪,勉强的笑着说……
“呵呵,你是很幸运,能在这麽深的地下碰到我……”
“不,我是说,那七个孩子就没我这麽好命了……”
“?”
“他们的父母都在地下难民窟被屠杀了……都是父母临死前用生命掩护下来的孩子,在我找食物的时候捡到的,而且……都有严重的核污染……”
“这麽多年了……地下难民屠杀行动还在继续啊……”
“呃?你说什麽?”
“哦,没什麽。对了,你想不想要更多的面包?带回去给那些孩子饱餐一顿?”

我想,我现在也只能做这些了,想到当时被我杀掉的那些人,可能他们的孩子、孙子也死在我的手下……但是,至少我要为这些幸存下来的孩子做点什麽,也当做我灵魂的慰藉……

“真的有麽?”
“要多少有多少!不过……我们要去偷……”
“偷?!”
“对,这前面有个大仓库,这里的下水道也是服务于地下兵工厂的。”
“又是军方麽?”

显然,这个孩子还生活在十年前的自责中……

“你……又想起了父亲吗?”

男孩拿出一个瓶子,只有二十毫升的瓶子。

“如果不是我偷这瓶水,或许……”
“十年来你一直留着麽?这不是你的错,别想那麽多。要怪就怪那些肮脏的政府!”
“不,这是我的错……为什麽只有我活了下来?为什麽那天死的不是我……为什麽……”
“啪!”又一个清脆的耳光。
“闭嘴!现在还这麽自责有用吗?记住,你只是一个小孩子,你改变不了世界,改变不了历史。既然你已经幸运的活下来的,你能做的就是顽强的活下去!这样你父亲在天之灵也会为你高兴!”
“我不是小孩子!我已经十八岁了!我是男人了!我要改变世界!改变历史!”

男孩掏出发着微弱的光的永动计时器,说起来也是个可笑的发明,正是人类发明了永动机,地球的资源开始枯竭……
看着微弱的光芒,上面记载的个人信息,还有的就是一张中年男人抱着孩子的合影……

“你……能看到东西?”
“恩,也许这是我在这里十年来看到的唯一的东西。可能也是因为这个东西,我的视觉还没有完全退化。”
“那个……就是你的父亲?”
“恩!今年在我十八岁生日的时候,我向父亲承诺,我已经长大了,从现在开始,总有一天我会再次站在阳光下!”
“呵呵……”

很天真的孩子,很可爱,但我心里又莫名的忧郁起来,这个孩子的视觉没有退化……毕竟,我不想让他看到……算了……

“走吧,想笔直的站在阳光下天天吃老鼠可不行,想想那些被污染的孩子们,至少也需要一块面包吧?”
“……好!我们走!”



男之章

姐姐牵着我的手走在漆黑的下水道里,很柔软,从指尖我感觉到成熟女性的温度,脑子里想象着她的样子,刚才摸过脸颊的瞬间我的心跳的很厉害,毕竟,这是十年来我第一次碰到成熟女性的皮肤,很光滑,绝对没有皱纹,绝对是一张很漂亮的面孔。和摸那些孩子们的时候不一样,那种感觉说不出来,好像一下就会从我的指头钻到心里的冲动……或许,我恋爱了呢……

“傻笑什麽呢!”
“啊?没什麽……”
“臭小子!你在想奇怪的事情吧?”
“没有……”
“果然,已经到了这种年龄了,呵呵……”
“才没!”
“你脸红了!”
“没红!”
“我可是精修人类,我看的到啊~
“……”

坏了,刚才被她都看到了。她应该感觉的到我手心在出汗吧?但是,她好像并没有讨厌我的样子,或许,她也喜欢我呢……嘿嘿……
就这样脑子里胡思乱想的走过了不知多少个转弯,看到了前面竟然有亮光。

“看到了吧?”
“恩,很刺眼……”
“呐,前面就是兵工厂了,你先适应下灯光,不然一下出去眼睛会受不了的。”
“那是……灯光吗?我还以为是阳光……”
“我看你刚才胡思乱想的多了吧!都说了是地下兵工厂啊!”
“呃……”

从管道尽头的逆光中,我隐约的看到了她的身形,很标志的身材……修长的腿、纤细的腰、头发卷过后背,模模糊糊看到脸的轮廓,果然和我想象的一样呢。只是,看不清面孔。

“呐!现在你转过身去。”
“呃?为什么?”
“我现在要穿衣服。”
“呃???????!!!!!那麽说你刚才一直是……”
“你不觉得在这麽脏这麽黑的下水道里穿衣服是浪费麽?我可只有这一身衣服。”
“果然女孩子都爱臭美,都这种地步了……”
“小子,你才在这里待了几年啊!我可是……”
“怎麽了?难道你还待了一百年不成?”
“切!懒得和你小P孩说话!快转过去!小色狼!”

什麽嘛!说我是色狼,自己还不是光这身子在下水道里乱跑,欺负我看不到……呃……永动计时器能拍照……

“呃?不对啊!脱衣服不是才应该转过去嘛?干嘛穿衣服还要我回避?”
“因为我刚才就没有穿啊!更衣懂麽?脱穿都叫更衣!”
“……”
“好了,转过来吧。”
“切,我以为会穿成什麽样,很普通麽。”
“让你失望了吧?你想着有了光会看到女人的裸体吧?”
“谁想看你啊!”

呃……也许是因为年纪比我大的原因吧,竟然堂堂一个大男人被女的说到面红耳赤。
她穿了一件带帽子的大风衣,显然已经很旧了,有点像看历史照片里的款式,应该是二十一世纪的样子,真不知道她是从哪搞来这种五百年前的东西……
不过,发自真心的话,很漂亮,至少模糊的轮廓加上已经在我脑海里的面孔,绝对是个美女。




“眼睛适应的差不多了吧?我们出去吧。”
“呃……我有点怕……”

“你不是说你长大了麽?怕什麽?我的食物来源都是这里的。”

我不知道为什麽会跟她来这里,但是,感觉跟她在一起会很有安全感……

走出漆黑的下水道,这里貌似是仓库的样子,不远处几个卫兵在闲谈。

“快点!上来!我们从后面绕过去。”
“等下,很久没看到东西了,我有点……

我被姐姐从下水道里生拽了出来,由于用力过猛,一起摔倒在角落里。

“有动静,你过去看一下!”

一个穿着军装手拿武器的人向我们这边走过来。姐姐捂住我的嘴把我拖进一间屋子,那军人转了几个圈走了过去,我才从捂着我嘴的手里挣脱出来。

“哇~差点憋死……

推开那只手臂的一瞬间,我看到了没让我摸到的,那隐藏在长发下的右半边脸……
一片没有皮肤的面孔,眼球仅仅靠肌肉固定在眼眶上,深红色的瞳孔似乎会流出血来……她意识到我在看她的那一边,急忙用长发盖住。

“你看到了?”
“嗯……
“觉得恐怖麽?”
“嗯……
“这就是辐射,我的这半边永远不会长出皮肤来了,就算我是精修人类也无法恢复……
“这就是辐射麽?”

想想刚才在脑海里模拟的容貌,我很失望,看看眼前这个不人不鬼妖怪一样的面孔,莫名的反感表现在我脸上。

“讨厌就不要看!”
“不不是的……
“觉得我很恶心吗?你以为我想这样吗?”
“我又没说什麽……

她好像很生气的样子,我又没有做错什么。谁看到了那麽恐怖的脸都会表现出来的表情吧,至于生那麽大的气麽?就这样,一路无话,我跟在她的后面悄悄的绕过巡岗的哨兵。感觉我有点讨厌这个女孩了。

“快一点!”
……
“你走路轻点!想被抓住吗!”
“我讨厌这里!”
“那你为什么还要跟来?”
“我们回去吧,好不好?”
“切!胆子那麽小,还没找到食物呢。”
“姐姐,我们还是回下水道找老鼠吧。”
“那怎麽行?你没看到那些人在吃面包吗?仓库就在前面。”
……
“走吧,弟弟妹妹们还饿着肚子呢,你不会有面包还给他们吃老鼠吧?”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你要不跟来就把你丢在这里!”

我越来越讨厌这个女孩了……



女之章

果然,还是被他看到了。明知道他会摆出那样的表情,但我究竟是为什麽在生气?难道是太在意他的目光了?不会吧?他就一小P孩,可能是没见过这麽恐怖的画面,没关系,没关系。可我又为什麽要凶他呢?本来我的脸就是很恐怖的,自己明明知道的东西为什麽在他面前要逃避呢?

可能是因为我已经太长时间没和人类交流过了吧……


前面不远就是我经常去的那个仓库很熟练的爬上天窗,把那孩子拉上来。
“好了,你在这里放哨,我进去拿东西。”
“偷东西不好吧……
“你以为我想吗?再说现如今靠吃老鼠生活的原因是什麽?还不是因为战争?这是我们应得的,不算偷。”
……

一切如往常那麽顺利,拿到了食物,我们返回了漆黑的下水道。

“又要脱衣服了麽?”
“废话!那样比较习惯。我可不愿意老穿着脏衣服,虽然也很久没有洗过了,就当自欺欺人吧……
“那我转过去
“脸又红了啊,反正你又看不见。”
“你习惯在别人面前脱衣服麽?”
“擦!谁会那麽做啊!”

脑子里的错觉吧,刚才的一刹那我竟然差点说出“只是在你面前”难道我真的……



男之章

继续走在回去的路上,重见光明后再次返回漆黑让眼睛有点不习惯,只能摸着墙壁前进。我跟在姐姐后面,想想面前的她竟然是光溜溜的,不禁会有青春期来到的感觉但是又想到她的脸……

“呐~姐姐你走慢一点,我有点跟不上。”
“从明亮的地方突然变黑很难受吧?来。”

牵手的感觉真的很奇妙,但是脑子里还有那半张脸的恐惧感,我的手缩了一下。

“怎麽?还不好意思啊!刚才不是还拉着你麽?难道是知道我现在没穿衣服麽?”

我不敢回答什麽,赶紧上去摸索着抓住了她的手。

“呃对了,姐姐你以前是干什麽的?为什麽会变成精修人类的?”
“你问这干什麽?”
“我只是想知道,你刚才穿的衣服很奇怪。”
“那件衣服是我穿过的第一件衣服
“呃!???那你从小一直是光着的?”
“傻瓜!我是精修人类,也等于是人造人,一出生就是现在的样子了,况且我只是看起来像女性,其实我们人造人是没有性别的。所以你不用害羞。”
“你是人造人?”

感觉自己越来越可笑,竟然会对一个人造人产生刚才那种感情……

“对啊,所以你不用担心什麽的。我们是没有感觉,没有感情的。”
“……”
“你在失望麽?”
“我有什麽失望的!对了,你那半张脸是怎麽回事?”

本来听她说没有感情,就肆无忌惮起来,想都没想的问出了这句话,但是看到她表情突然沉重起来,才意识到我可能说了让她伤心的话……

“我是一名逃兵...我们精修人类的右眼里都安装了指挥系统,只有把右眼挖出来,才能把装在眼底的监视器摘掉。”
“那麽说你以前是军人?”

拉着的手突然放开,我把手缩回了背后。想到父亲,想到战争,想到了那些受辐射污染的孩子,想到了很多……
我更加讨厌这个女的了。
姐姐没有解释什麽,我们俩就这样保持着一段距离继续前进。



女之章

我为什麽要告诉他这些?也许是看到那孩子清澈的眼睛忍不住说出来?我并不想让他知道,但是我也没必要逃避什麽,那孩子会因为我是军人而恨我麽?我已经不算军人了啊!
继续前进,我看得到,后面那孩子的眼神里有警觉,有憎恨,还有我形容不了的感觉。

岔路口

“往那边走?”

许久我们之间才有的对话。

“左边的那条路。”

听得出,语言冷冰冰的。

“你在讨厌我吧?”
“没有!”
“因为我以前是一名军人吧。”
“……”
“是啊,有时候我也这麽讨厌自己,因为我是《杀戮天使》的一份子。”
“杀戮天使?”
“以前这个组织只是进行间谍和暗杀活动,但是后来,却变成了镇压反政府武装的主力。再后来,就演变成屠杀难民地洞的屠夫……
“为什麽要这麽做!”
“孩子啊,有些政府的事情老百姓是理解不了的。”
“那我们就该做战争的牺牲品麽!”
“这就是战争……
 楼主| 发表于 2009-5-21 12:59:3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风吹屁屁凉 于 2009-10-9 10:44 编辑

男之章

一路无话

“乐乐?是你麽?”
“哥哥?大家快出来!是哥哥回来了!!!”
“大哥~
“哥哥~
“兄长~
“哦尼酱~
“……”

七嘴八舌的称呼已经习惯了。毕竟这些孩子来自五湖四海,听到孩子们每个都称呼了自己一次,莫名奇妙的荣耀感呃……

“这些……就是你说的那些孩子?”
“姐姐你看得到吧?都很可爱吧?这些都是我的弟弟妹妹呢。”
“呵~也许…你们都看不到对方果然是最好的……”
“……”

我知道姐姐说的是什麽意思,不用看也知道,眼前的这几个孩子全部都残缺不齐,只是因为我看不到,也许因为辐射的关系也有面部溃烂的孩子,就像姐姐的那半张脸一样。但是,我还是把这些孩子当做自己的家人一样。
谁会嫌弃自己的家人长相呢?

“兄长…你领了别的人来麽?”
“对哦,是姐姐哦,我和姐姐一起去给你们找礼物了呢~
“礼物?!!!”

听得出来,孩子们惊喜的腔调。有哪个孩子对惊喜般的礼物没有兴趣?
说着,我摸索着把面包送到每个孩子的手上。

“!!!!等,等一下。”
“?大哥怎麽了?”
“为什麽没听到小五喊我‘哥哥大人’?”
“呵~你小子还真是**呢……”

姐姐带有嘲笑的腔调传来。

“闭嘴!这是我每天回来时候确认每个孩子的证明!”
“对啊,兄长让我们商量好用不同的称呼来喊他的,这样也算是点人数。”
“……”
“小五!小五你在哪?快回答我!!!”
“往你面前方向走五步,左转,走一步,低头……”

姐姐毕竟是精修人类啊~咋没想到她能看见的说。顺着她的指引,摸索到一只冰冷的手……
虽然只有三根手指……是小五……
……



女之章

果然……这样残酷的环境下,年纪小的孩子的存活几率太低了。看着他抱着那具残缺不齐的小女孩的尸体,左手还死死的攥着最大的那块面包……
隐隐的传来抽泣的声音……

“那孩子已经死了很长时间了。”
“……昨天……昨天我只是以为她在睡觉……昨天睡觉前我还给她讲故事……”
“那孩子的下半身看来已经腐烂了很长时间了。”
“……”

死去的小女孩让我莫名的有种敬仰的感觉……

“你难道一直没有发觉?”

他没有回答,只是疯狂的摇着头,更加用力的抱紧了小女孩的尸体,抱着她站起来,小女孩的左小腿仅连着的一点腐肉也断开,掉在地上。
那几个孩子此刻也不敢做声,懂事一点的也在默默的擦着眼泪。

“小五是个坚强的孩子……我们没有医疗的器械,没有药品……我知道小五的腿感染的很严重,最初背她来这里的时候已经摸到了……裤腿里连骨头都没有的腿……但是…小五从来都不会喊疼,我…我知道,她是怕我担心……我也只能微笑着每天给她讲故事,我…我只想……只想这样她可能会减少一点痛苦…我知道……知道我有一天只能看着她死去……但……但我什麽都做不了!!!”

说话因为哽咽而断断续续,我只是在一旁听着,但是我不知道现在应该怎样去安慰这个担负着这些孩子命运的少年。往前走几步,捡起地上掉落的腐腿,塞到他手里。

“这孩子……怎麽处理?老放在这里别的孩子也会被腐尸感染的。”
“没有墓地,没有墓碑,每次死一个孩子,我们就会全部撤离,找一个新的地方。让那些死去的孩子就在家里静静的睡觉吧。”
“这样的事情你已经经历了不少了吧?”
“……姐姐,拜托你件事,把这些孩子带到旁边的下水道,我想和小五再待一会……”

我把孩子们依次转移到旁边的下水道,偶尔回头看见,他把小女孩靠墙角放下,摸索着把那条腿接在断掉的大腿处,脚尖竟然向后……这时我不知道该不该提醒他,真是讽刺的黑色幽默……
他把手里攥的已经不成形状的面包塞在小女孩的仅存的三根手指中,坐下来,靠在墙角,把小女孩搂在怀里……

“小五最听话了,慢慢吃哦,昨天讲到哪里了?哦对了,小白兔从外面跑回来,‘妈妈!妈妈!。’小白兔的妈妈说:‘孩子,为什么身上这麽脏?’小白兔说……”

………………
…………
……

看着他一只手握着小女孩的手,另一只搂着的手轻轻的在尸体的背上有节奏的拍着……我不知道那样的动作是什麽意思,但是却感觉如此温馨,与周围的气氛完全不搭调的温馨……他的眼睛里有东西流出来,那就是眼泪啊~我下意识的摸了下自己的眼眶,又突然觉得可笑,人造人还奢求什麽眼泪……



男之章

静静的,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把小五放在角落,脑子里现在很乱,突然觉得背后一种温暖的感觉,此时已经没有了什麽邪恶的想法,就想这样静静的让她抱着。

“想哭就大声的哭出来吧……”
“不,姐姐,我已经没事了。那些孩子都安置好了吗?”
“已经安排在很远的地方了,我知道你现在很难受,但是却不知道怎样安慰你。”
“我真的没事了,也许,这对于小五来说是最好的解脱。现在小五应该在天国里和她的爸爸妈妈在一起吧……”
“天国麽?那是什麽样的地方?”

一时我倒不知道该如何去解释,现在的我觉得好累好累,只想这样静静的躺在她怀里。

“姐姐,我想这样靠一会可以麽?”
“你小子……果然是青春期啊……”
“不是不是,我只是想像在妈妈怀里那样,你……可以拍拍我吗?”
“拍拍?”
“就是像我刚才拍拍小五睡觉那样,小时候妈妈就是这样哄我睡觉的。”
“这样的……拍拍……就能睡着麽?”

温暖的手掌在我的后背慢慢的拍,我也无所顾忌的转过来抱住她的腰,虽然我知道她现在还是光光的,但是只是出于一种温馨的拥抱,不夹杂任何念头的拥抱,她也没有推开的意思,索性大胆起来,把头靠在她的肩膀……

“妈妈……”
“……都说了,我才不要你这麽大的孩子……”
“……妈妈……”
“……”

就这样又不知过了多久,脑子里现在空空的,无意识的状态不知自己睡着了没有,闻着身上熟悉的味道,享受着背后轻轻拍打的温度,如果能一直这样下去多好,但是脑子里又闪过那半张脸,不由得,环抱着腰的双手慢慢松开,突然姐姐一把把我抱紧,另一只手迅速堵住我的嘴……

呯——

一声枪响打破了温馨的气氛,紧接着便是孩子们的惨叫声和杀戮的机枪声……我知道孩子们出事了,但是想叫出来却被一只手却牢牢的捂住……
 楼主| 发表于 2009-5-21 12:59:54 | 显示全部楼层
再占一楼,以防万一
发表于 2009-5-21 14:02:03 | 显示全部楼层
中间给你插一楼
 楼主| 发表于 2009-5-25 09:55:44 | 显示全部楼层
呃。。。貌似前面写的有点枯燥了。。。
发表于 2009-5-25 11:42:06 | 显示全部楼层
很黄很暴力
我的帖子里连裸体都没出现过
绝对健康向上
 楼主| 发表于 2009-5-25 12:40:13 | 显示全部楼层
只擦边,不露点
发表于 2009-5-25 12:46:25 | 显示全部楼层
擦边也不行
 楼主| 发表于 2009-6-2 14:22:29 | 显示全部楼层
呃。。。这几天时间比较紧,先写这些吧
图等周末回家后补完。
发表于 2009-9-29 21:38:01 | 显示全部楼层
肉丝
放弃吧
这注定是个坑
*滑块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主页

GMT+8, 2019-8-25 02:13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3 CVCV.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