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耀镜の恶魔城

查看: 2204|回复: 4

[同人小说] 【期待】 剑锋相向的血族 最终决战!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3-4 14:56: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月下佳人 于 2013-7-28 12:06 编辑

老早挖的坑...................

到现在没有填......

吾自觉面壁去......

于是将一部分放上来骗个分......(兔:哈?...)咳咳......放上来挖个坑...(擦汗..)

PS:原创区强烈要求能放音乐的说!!!


期待

期待



【期待】 剑锋相向的血族  最终决战!


概要回顾:

SOMA:(微笑)……
……
Alucard冲刺在魔物之间,幽蓝的剑光……魔物的血液……
……
SOMA(微笑)……俯视大厅(镜头拉近)暗红地毯中间已有人影站立(镜头拉近)…
……
Alucard(抬头)(特写)(闪耀着复杂感情的眼神)……
……(两人这样对视)
Alucard(逆风秀发飞散)(刺剑入鞘的清脆长鸣)死神嚎叫着被拉入混沌……
……
SOMA:(眼中放着异样的光芒)(站起身) “……A…lucard……”
Alucard(心中回音):“SOMA……”


期待 剑锋相向的血族  最终决战!
最终章:走向尽头的开始

作者:月下佳人


    一道闪电落下,照亮了王座大厅,鲜红的窗帘随风摆动……窗外开始下雨,王座之间被夹在浓浓的黑云之中,然而……一轮红色的月亮,却清晰可见,仿佛月亮也是黑云的一部分,蝙蝠由于四处弥漫的血气,开始暴躁的在周围乱舞,画面显得异常诡异…

    大厅十分宽敞,无与伦比的奢侈装饰是任何统治者都无法比拟的,天花板高高在上,上面布满古希腊风格的彩绘。鲜红的地毯从高耸的王座一直铺至阶梯末尾,王座两边各有六根精心打磨过,并镶上金色花边的暗红色大理石柱,每根柱下都有如藤蔓一般攀在四周的蜡烛台,拴在上面的巨大红色吊帘,阴沉厚重,厅的一边放慢了古老的华丽铠甲,另一边则是各式各样奇形怪状的武器。月光穿过右边的巨大窗户洒进来。

    这些对于大厅中间的来访者却毫无影响,他穿着金黑相间的紧身轻甲,结实的黑色披风与高挑的身材组合的如此完美,飘逸的银金色长发下是一张让人过目不忘的英俊脸颊,只有从他白皙的脸上,才能看出他的肤色,淡淡的蓝色双瞳与他的母亲如出一辙,独一无二的脱俗气质将他从头至脚套上一层神圣的光辉……他从进来就死死盯着台阶顶端的那个人……

    王座前站着一位少年,他一头亮丽的短银发,装裱着一张无比清秀的俊脸,平和的眼神中却找不到丝毫的感情,纯白色风衣甚至比不上他苍白的皮肤,他年少的气质完全被霸气和傲慢所淹没。

    SOMA手中的高脚杯反射着奇异月光,杯中的红色液体竟然泛起气泡,不久便翻腾起来……

    SOMA笑起来“…看来…你终于想通了……有角 先生......我杯中的液体正在为你的杀气雀跃呢……”SOMA说着,晃了晃手中的高脚杯。

    一阵风吹进来… 双方的衣服在风中微微摇动。

    Alucard叹了口气,这个曾经开朗勇敢的少年,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SOMA……我在最后说一次,退出吧……放弃你的力量,不要再受它蛊惑了!”

    SOMA收起笑容“有角 先生,你曾说过……世界是平衡的,有‘善’必然需要‘恶’……那么,与其让更多的人为了这平衡而牺牲,倒不如…让我来画上句点,这不好么?”SOMA露出了灿烂的微笑“我这是在拯救世界!……世界也需要我!……”

    Alucard:“……”

    SOMA:“这…是我自己的选择…这个世界期望着力量,那就由我带来力量!……这个世界渴望统治,那就由我来统治!…………这个世界需要…黑暗……那就…”他的微笑开始变得邪恶“…由我带来黑暗!”

    Alucard:“你已经陷得太深了”。说着握住腰间的剑鞘。

    SOMA察觉到这细小的动作“那就杀了我啊!”


    一股迷茫感涌上心头,Alucard紧握的手稍稍松开。

    SOMA:“没错,这就是所谓的‘正义’,不是吗?杀掉挡在自己想法道路上的家伙……你和那些东西都是这么想的吧!……那么就拔剑吧!我们都是按照自己想法办事,对么?Alucard!哼哼哼哼!哈哈哈哈哈……”

    被SOMA大声叫出了名字,Alucard回过神来。瞳孔忽然收缩,(乒~)拔出了刺剑 。

    Alucard 恶狠狠的说道“SOMA!你不但失去了理智、失去了信念……现在你也失去了‘爱’。”

    Alucard侧过身,将剑指向SOMA“……洋子……哈马……尤里乌斯……弥娜……你夺去了亲人的生命!你不再是人类了!……你是个不折不扣的恶魔。”

    忽然SOMA表亲骤变“住口!!!”随着高脚杯的破碎!强大的气流瞬间涌过Alucard,披风和头发被震起……

    “弥娜是被人类杀死的!!!被该死的赛莉娅杀死的!!!……尤…尤里乌斯身边的……不是真的…不是真的……”SOMA摇晃的看着自己被红色液体浸透的手,记忆开始冲突……赛莉娅……尤里乌斯身后的弥娜……鲜血染红的双手…

    Alucard向前走了一步“不止这样!你也杀了你‘自己’……”

    SOMA痛苦的捂住了额头,爬靠在王座旁“不会的…..不是真的…”汗水浸透了SOMA的银发。

    Alucard:“别在欺骗自己了……”Alucard走上台阶,一步步靠近SOMA。“你能感觉到痛苦,表示你的意识还没有完全被吞噬……快点醒来吧SOMA!放弃你的力量!”

    Alucard全身泛起血红的光芒站在SOMA的背后……他将手轻轻搭在了SOMA的背上,顿时两人都被红色薄膜所笼罩,红色渐渐形成了波浪,一点点向Alucard的身上翻滚。此时SOMA身体各处开始流出黑色的物质,被Alucard吸收。

    汗珠顺着Alucard英俊的脸颊滑下“SOMA,振作点!快点摆脱它……让真正的自己清醒过来!”

    SOMA痛苦的抽动着“…呃…呃…啊……”。黑色物质加速涌出,在白色大衣上格外显眼。

    “有…角…先生……”SOMA痛苦的表亲慢慢变得诡异……红色与黑色突然回流,以极快的速度被SOMA吸收。

    Alucard大惊“反噬!”他立即甩开红色的束缚,王座旁的SOMA瞬间枯萎化为碎石……

    Alucard感受到下唇传来的压力……“尖牙!”他心惊……此时从背后传来SOMA的声音。

    “…哼哼哼~…‘自我’即将被释放的感觉怎么样?”SOMA走近Alucard。

    Alucard没有说话,只是将牙齿慢慢收了回去。

    SOMA:“你刚刚是怎样说的?释放真正的自我吗?哼哼哼哼……这就是我的真面目啊~”说着靠近Alucard的耳边“倒是你……为什么一直封印真正的自己?”

    Alucard抬剑就向身后刺去,SOMA已退回空中。

    SOMA清秀的脸上挂满邪邪的笑容,银发与风衣在空中华丽的漂浮。“Alucard!我心中也泛起了好奇,为什么你要站在人类那边?……他们自私、愚蠢、懦弱,他们夺去你的生活,你的母亲,你的父亲。而你却为他们而战……”

    Alucard:“……”

    SOMA:“我不期望你的回答……那种漂亮的说辞我早就回忆够了!……来吧,回到你同类的身边,我们要让人类为自己犯下的错误赎罪!接受吧!”SOMA将毫无血色的手抬向Alucard,“这是作为伙伴的邀请…”

    Alucard眼神终于变得坚定起来,放下的剑慢慢的抬起。“看来不得不在这里阻止你了,SOMA!这是作为伙伴的我能做的最后一件事。”

    SOMA的手颤抖一下,慢慢收回,脸色也开始变得阴沉“……是么…………这就是我所期望的答案了…哼哼哼哼……那么,让我们…………”

    窗外风雨交加,但屋内却如同闭气一般,几乎听不到声音,四处弥漫着血腥味,闷热的空气,让人抓狂。

    又一个闪电落下,SOMA如同白纸一般的脸上写满了狰狞,Alucard表情毅然的持剑而对,厅内SOMA一字一顿的声音低沉而有力“……结束…这…一切吧!…”仿佛是最后悼词,SOMA说完的一刹那,窗外再次洒下闪电(哗~)。

    没有任何预兆,SOMA突然快速横挥右手,一道寒气呼啸而出!Alucard立即下蹲躲过迎面而来的攻击,身后的王座被拦腰切成两段,碎石如利刃般砸下。

    Alucard没有多想,就势用力弹向空中,刺剑如同毒蛇的獠牙猛的咬向SOMA,在空中划出亮丽的蓝色轨迹……却挥空了,SOMA随着一群蝙蝠消失黑影中,Alucard切开扑来的几只蝙蝠,血液瞬间被红色地毯“吞噬”。

    Alucard轻盈落地的同时SOMA已从背后袭来。Alucard察觉,回身展开披风,瞬间烈焰四起,数枚翻涌的火球冲向SOMA。

    SOMA慌忙跳起,火球紧随其后飞向空中,SOMA回身挥手(哗哗哗~)召唤出数条硕大的蜈蚣,连续的爆炸后SOMA击落最后一枚火球。回身面对的却是Alucard来自上空的一记重踢。

    “切…”SOMA双手挡住飞踢,直飞地面,滑行了一段距离还没稳住,Alucard并没有给SOMA空挡,持剑俯冲下来。

    SOMA依然挂着微笑“哼…”借力单手撑地,后翻的同时又消失在蝙蝠群中。Alucard一剑斩空,在阶梯上劈开深深的裂口,他挥去剑上的尘土,四下寻找SOMA的气息。

    (呼…)一群蝙蝠出现在Alucard的上方,他本能的退向后方,SOMA下落的一脚踏空,地上的红地毯与大理石碎成一圈,崩飞了旁边的蜡烛台。

    Alucard 向前一个高速突刺,(呼~)SOMA侧身闪开的同时回身一脚,Alucard立即改变剑路挡了下来,但SOMA又消失了。

    “哼!”Alucard眉头皱了皱,再次冷静下来。(哗~)又是一道闪电,光亮消失前,几只正在积聚的蝙蝠映入眼帘!“在那!”Alucard脚下气浪盘旋,俯身消失在原地。

    蝙蝠散去SOMA发现目标消失暗叫不好,Alucard刹那间出现在自己后方,速度之快,连地毯上都滑起了青烟,他将剑倒拿,双手用力下刺,光线虽暗但刺剑的幽幽蓝光却格外耀眼。

    “啊!!!”……势在必得,Alucard此时将力量注入剑身,产生瞬间不亚于Vampire Killer的退魔力。

    SOMA见是势不妙,猛然转过身来,瞳孔忽然变成红色,迅速的将手张开,“没用的!”SOMA的掌心顿时张开巨大的白色光印,照亮四周。

    (嗡…)刺剑与其接触的一刹那,立刻产生扭曲,(嗙!)Alucard握住剑柄向后踉跄两步,盯着缓缓起身的SOMA,和深深嵌入地里的半截剑身,紧紧的攥住拳头。

    SOMA红色的瞳孔下笑意依然“看来……你确实抱着消灭我的决心……”说着瞥了一眼地上的残剑,“哼哼……绝对防御的扭曲力连如此坚硬的剑身都能折断……”说罢露出了歉意的表亲“似乎你还很珍惜它吧?”

    Alucard没有回答,只是将手中的剑把和剑鞘丢在一旁,接着他双臂展开,披风由于释放出的气流缓缓飘动。

    SOMA:“……炼金术?”

    Alucard念咒文的同时就发动了召唤“……阿拉斯托…喝!”

    (哗~)一把绚丽的金色巨剑应声出现在Alucard身后,通体金色的巨大剑身镶满宝石,最耀眼的是中间三颗血红的宝石,如同剑的双目和利齿。

    SOMA是见过这把剑的,但是和那时的截然不同,剑身宽了许多,两边多了数道金翼,而剑身竟然闪着耀眼的荧光。

    SOMA看的入神,又再次邪恶的笑起来“这样的剑魔……看来,你是有备而来!没有辜负我的苦等……你还藏了多少宝贝?”

    Alucard没有理会SOMA,他将手正过来,“尤里乌斯……洋子……上一次的讨伐如此收场,是包括我在内都没有想到的结果”剑魔也缓缓的横过来,被Alucard握住的同时,剑身立刻变为长剑状态,更加耀眼无比。

    “……而现在。”Alucard紧紧的握住金剑:“SOMA!你是我不得不认真面对的敌人!……”

    SOMA睁开的双瞳更红了“哼哼哼~哈哈哈哈…!!!非常好!”SOMA仰起脖子喊到“让我们放手一战吧!!!…”

    此时王座大厅竟然抖动起来……位于中心的SOMA缓缓的飘起,纯白的风衣波荡起伏,银发看起来更加凌乱,飘舞中忽隐忽现的红色双瞳越发显得恐怖。

    窗外的暴雨骤然停止,两排巨大的吊帘也停止了动作,一股股的血气从各处聚集而来,窗外的月亮此时竟变得血红,经过巨大的窗沿,将大厅洒成红色。

    SOMA全身散发着红色的血气,如同勾勒在身体四周的赤色边缘线。

    Alucard能够清楚的感受到,SOMA和自己的父亲不同,他年轻的身体更适合战斗,不仅如此,SOMA拥有自己父亲所没有的东西……那份对战斗的渴望,这种渴望会不断提升SOMA的力量,让他成为史无前例最疯狂最强大的血族。

    Alucard甚至产生了一丝恐惧,这源自于对SOMA的了解,……SOMA首次进入CastleVania,所展示的战斗资质与成长是常人所不能及的,Julius也多次找自己商谈此事,但仍然无济于事,这个血气方刚的少年最终还是卷入敌人的圈套……他带走的,不止是自己的身体,还有那饱经战斗的经验。连Julius最终也……

    震动停止了,Alucard回过神来。挥剑摆好了进攻姿势。事已至此,只有全力的战斗了。

    SOMA的风衣如同白色的翅膀在空中有节奏的浮动,身上散发的血气与白色形成鲜明的对比。他闭上双眼,扳着手指……Alucard不敢有任何松懈。SOMA睁开眼睛的瞬间,突然冲了过来,Alucard立刻起剑挥去,剑在空中留下亮丽的轨迹,却扑了个空,SOMA赤色的残影一直拖到自己身后。

    Alucard立即挥剑转身,反而被SOMA先抓住斗篷,他原地用力一甩,Alucard瞬间朝大理石柱砸去。SOMA随即伸手唤到“…骸骨弓!”,召唤的光线还未消失,(唰唰唰~)拉满的三箭已经应声射了出去。

    Alucard立即调整动作,不至于头部受创,(啪~)Alucard蹲立在柱子上,强大的压力使柱子凹陷,没有稳住Alucard急忙借力向上空翻,(轰隆隆~)随之而来的两箭将粗大的柱子摧毁大半。

    Alucard感觉不对,本能的将手中的剑朝面部一档,(当!)手中的长剑被第三支箭弹飞,切在隔壁石柱上,没等被震的右手把疼痛送到大脑里,Alucard已经被SOMA死死的掐住脖子按在石柱上。

    Alucard奋力的挣脱,但SOMA抓住自己脖子的左手扣入石柱里。“呃……咳…”Alucard痛苦的喘息着。

    SOMA漂浮的银发下是赤红的双眼,苍白的脸上任然挂着往日温和的微笑,但这一切放在一起确如此不协调。看着用力抓住自己左手挣扎的Alucard,SOMA露出了傲慢的表情“看到了吗?Alucard。这就是力量,是超越一切的力量。”

    Alucard此时没听到SOMA在说什么,他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嵌入旁边石柱的剑魔上。但此时剑魔被卡在哪里,虽然不停的晃动,但是没法立即拔出来。

    SOMA抬起右拳,瞬间能量快速积聚,这是巴洛尔的力量Alucard很清楚,同时他用尽全力控制着剑魔。

    很快SOMA的右拳被橘红色的光球包裹,盯着Alucard愤怒的眼神,SOMA晃了晃右手道“看来……游戏这么快就结束了……不会很痛苦的,至少…..比那位猎人大叔舒服点!”(呼~)SOMA用力的挥向Alucard的面门。却在接触前停止了动作。

    “哎呀……不是这里。”SOMA微笑着重新举起拳头,目光移到了Alucard的心脏部位“我可不想让你活着……你可是有名的叛变主义者呢,所谓养虎为患……对吧?”SOMA正要朝着Alucard的心脏挥下去,忽然觉得背后气流加速,猛的回身,一把巨大的金剑真全速飞来,惊讶只是一瞬间……SOMA不慌不忙的说了句“…阿拉斯托”说罢一把黑色的巨剑由屋顶破石而下,(当啷!)正好砸在即将碰到SOMA身体的剑魔上,两把剑一同弹飞。

    Alucard看准机会,弓起身体,抽出双脚踢向SOMA,谁知SOMA已有防备,用右手还未散完的力量,迎了上去,(砰~!)巨大的力量把Alucard向后一掀,大理石柱又往里碎了些,脖子的压力突然消失。

    SOMA见Alucard挣脱了,左手慌忙用力想要再次抓住。忽然Alucard身形模糊起来,抓到手的触感更是奇怪,SOMA定睛一看,一只硕大的蝙蝠被掐在手里,(嘶!!!!!!)超音波震的SOMA不觉松开左手,被松开后蝙蝠叫声变得浑浊不清,SOMA反应过来刚想要反击,(呼噜~)一股热如岩浆的烈焰从蝙蝠口中喷出,直扑SOMA正脸。

    SOMA忙掀起风衣挡住,(呼呼呼~)火焰持续喷出,SOMA在强大的冲击力下,不得不闪向地面,蝙蝠乘机扇动身体,身形再次扭曲……一头身披护甲的白狼随之出现,顺着柱子直冲而上。

    “会让你得逞吗!”SOMA挡开风衣,随手一挥,(呼!)一颗黑火球喷涌而出,白狼四肢用力,如箭一般弹向另一根柱子。

    “那么…这样如何!”SOMA双手交叉抬起,用力的一斩,(呼呼呼!!!)斩出的X形成了数十颗黑火球冲了上去,白浪再次弹向空中的瞬间,扭曲变回蝙蝠闪避掉致命的一击,随之速度越来越快,最后竟然冲破了黑暗球的封锁。

    “切!……”SOMA将手掌抬起,用力一握,数十颗黑火球同时变成白色的光圈,每个光圈中冲出了数条恶灵蜈蚣,蜈蚣的速度很快,瞬间将蝙蝠吞入翻涌的蜈蚣云中。

    “哼哼哼~”SOMA笑着说“确实是我大意了,不过你还是……”话未说完,SOMA盯住了上空的蜈蚣云。蜈蚣一个个的落了下来,落下来的蜈蚣都是支离破碎的半截,飘散着怪异的黄烟,发出让人反胃的恶臭。“这是……”SOMA目瞪口呆的看着。

    不一会蜈蚣便全灭了,不远处空中留下的,是一团黄褐色的烟雾,烟雾没有散去,而是慢慢漂浮下来,形状变得越来越实体化……Alucard就站在那里,安然无恙。

    “有意思……有意思!哈哈哈哈哈……”SOMA兴奋的发抖,眼神中闪烁着奇异的光彩“我不知道……Alucard……此次你来到底准备了多久?你还有多少东西是我没见过的……不过我确定,Alucard你现在的力量超出我印象中太多了”

    Alucard轻微的喘息着,刚才的毒雾之力非常消耗体力。血族的体质特性有四种,基本特性分三种:狼、蝙蝠和雾,而雾是最消耗体力的一种,至于第四种……

    (唰!)黑色的巨剑从Alucard背后袭来,没等Alucard做出反应,金色的巨剑紧随其后从天而降刚好扎在黑剑的正中间,(乒!!)剑身折断的声音回荡整个大厅,Alucard低头望去,金色的巨剑高傲的扎在地上完好无损。被击断的残剑落在地上如同濒死的鱼一般,翻来覆去。

    “呵呵呵呵~面对如此有准备的客人,用这种东西招待,实在失礼……”说话间SOMA将手一摆,地上的黑色残剑顿时化为烟尘。“我也是刚获得力量没多久……很多地方我还不太适应,想要多找几个对手实验一下,所以Alucard先生,刚才见笑了……”

    SOMA看了看自己的衣服,白色风衣被烧的只剩一半“……那么接下来,可要小心了……不然……”SOMA脱下风衣仍在一边,露出黑色的紧身T恤,匀称的体格加上带有护甲的蓝色的牛仔裤,胸前的紫玉格外亮丽。全身的血气更加明显。“……会死…”SOMA说完看向Alucard,顿时强大的血气将四周包围。

    Alucard眉头紧皱,将剑魔重新拔起来,SOMA现在的力量不可小视,稍有不慎后果不堪设想,只能步步为营,找到其弱点,一举击灭他。

    SOMA晃晃手“休息好了吗?……我来了!”(嗖~)话音未落,SOMA已经消失在原地。

    Alucard慌忙闪到一边,(哗~)SOMA瞬间冲过刚才所站的地方,速度极快,将地毯一分为二,身后的血气拖成一条长线,为了减速SOMA将手扎入地下,划出深深的五道指印,将要稳住,双脚用力一登,又向Alucard冲来,犹如一只狂奔黑豹。

    Alucard横剑招架,(当!)顶住了SOMA的冲击,但自己却被弹开,他借着速度闪入旁边的柱子。

    “躲是没有用的!”SOMA说着猛然冲到柱子旁边,发现Alucard并不在,心想不妙,刚准备回身,突然被强大的冲击扑倒在地,回头一看,竟是一头白狼,狼嘴里咬着那把金色长剑,挥刀的刹那,SOMA随着一阵白光消失在原地,抬头一看,一只灰蓝色的蝙蝠盘旋而落,着地的瞬间变了回来。

    “很有趣!”SOMA说着冲了出去。白狼也如离弦之箭消失在原地。

    广阔的大厅两道光在数十根柱子间的走廊穿梭,一红一白。

    白狼身体银光闪闪在风中带出刺眼的残影,SOMA眼看即将追上,但又被下一个柱子隔开。“切!…你到底要逃到什么时候!”SOMA不耐烦的叫着再次加快了速度。

    白狼此时却异常冷静,心里急速盘算着......身后的SOMA越发疯狂的追赶。


    白狼瞅准了下一个转折处,忽然扑向柱子中部,由于冲击力,柱子被压出裂痕。眼前的白影突然拉近,SOMA一时没反应过来,直接冲了上去。

    白狼全身肌肉瞬间紧绷,苍蓝锐利的眼神盯死了横冲过来的SOMA。“腹部!”白狼脑海一闪而过,全身瞬间爆发所有积聚的力量,没有冲向SOMA的正面,而是两者之间的空地,(轰!)大理石的地面被白狼踏成龟裂,利用瞬间巨大的反弹,白狼一跃而上,嘴里咬住的金剑散发奇异的荧光,在两者之间勾画出华丽的“V”字形。原来,横冲直撞的SOMA腹部全完没有防备,白狼的目标就是这里!

    “什么!”突发的情况,SOMA完全没有预料到,此时想要做出反应,但高速的身体不听使唤,身体被白狼咬住的金剑迎面斩到,时间如同凝固一般……金剑深深的没入腹部。

    白狼没有打算给SOMA任何机会,用尽全力冲刺,带着SOMA飞跑起来,撞向另一个柱子,金剑连同SOMA一同切在石柱上,剧烈的气浪将挂帘撕碎。“咳啊!!!!”SOMA痛苦的叫出来。

    披风摇摆,白狼已变回Alucard,他松开剑柄,将手用力一挥“百鸣凶杀剑!”,金剑应声发出灿烂光芒,(嗷…!)如同雄鹰展翅的长鸣瞬间回荡整个王座大厅,里面夹杂着SOMA撕心裂肺的吼叫,血花四溅染红了周围的墙壁,整个大理石柱,如同巨大的仙人树,到处扎满了金色的利刺,而SOMA就是盛开艳丽的红花。

    此时缠绕在SOMA身上的血气开始散开,SOMA也没了动静,四周再次安静下来,Alucard试探的走向前,将手伸向SOMA。

    突然数条藤蔓刺了过来,Alucard躲闪不及被刺中左肩,巨大的力量将Alucard挑到了上空,SOMA缓缓的抬起了头,阴沉的脸上一对暗金色的眼睛闪闪发光,他慢慢的站起来,(轰隆!)巨大的石柱轰然倒塌,与此同时无数条黑色的影子从SOMA背后爆散开来,如同獠牙一般刺向空中的Alucard。

                                                                                              つづく......



 楼主| 发表于 2011-3-4 15:00:19 | 显示全部楼层
占楼...........

填坑用......
发表于 2011-3-6 08:22:13 | 显示全部楼层
月下 少爷的盾咧?那是最终兵器啊 还有真空刃啊 神马的烧卖只是魂厉害罢了 还是少爷的武器牛叉啊 无限威光 绝对是无敌的存在
 楼主| 发表于 2011-3-6 10:37:36 | 显示全部楼层
血舞旋月 发表于 2011-3-6 08:22
月下 少爷的盾咧?那是最终兵器啊 还有真空刃啊 神马的烧卖只是魂厉害罢了 还是少爷的武器牛叉啊 无限威光  ...

真的会有盾,少爷就是用它挡住结尾处的攻击。

关于威光之类的,属于道具物品,出于公平,是不得出现的,不然双方都无限补药,还打什么,不过该有的都会有。
发表于 2011-3-6 12:51:33 | 显示全部楼层
月下佳人 发表于 2011-3-6 10:37
真的会有盾,少爷就是用它挡住结尾处的攻击。

关于威光之类的,属于道具物品,出于公平,是不得出现的 ...

额 可以这么说么 月下 烧卖无论何时都是小受一只啊
*滑块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主页

GMT+8, 2019-8-25 02:21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3 CVCV.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