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耀镜の恶魔城

楼主: astray2

[同人小说] ~真说·WHITE BREATH~重制版更新第一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7-31 14:08:08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一下LZ
 楼主| 发表于 2008-8-20 14:53:29 | 显示全部楼层
抱歉...前段时间和恶魔城吧出了一点事情,现在才更新真是对不起,先放出新写的一点....之后会再次开始正常更新....
--------------------------------------------------------------------------------------------------------
“真是壮阔的迎接仪式啊。”朵落苦笑道,手中的镰刀轰然击飞一副金色的铠甲。
“看来我们是贵客呢。”翼也自嘲道,手中光芒迸溅,散射出去的光芒像子弹一样击碎了半空中漂

浮着的人头,“可惜这破烂车间一样的地方我不想待太久!”
此刻的他们正站在一个巨大的齿轮之上,昏暗的高塔中,无数的齿轮正不停地旋转着,铁锈和机油

的味道弥漫在空气中,仿佛让空气也重了起来,尖锐刺耳的摩擦声不时地响起,在高耸的塔身中回

响,铜的颜色时明时暗,仿佛从黑暗深处探头窥视的恶魔一般,墙壁上令人毛骨悚然的尖刺挂着鲜

血,在齿轮旋转的尽头静静等待着,齿轮之间的空隙像是无底的悬崖一样,下面是一片深不可见的

漆黑,奇怪的空洞的声音从那漆黑中时断时续的传到上面来,宛如哀怨的死者的泣诉,带着绝望与

寒冷混杂在这一切之中,几根巨大的铜柱自下方延伸出来,一直通向上面那同样遥远难辨的塔顶,

在柱与柱之间有着几个摇摇欲坠的梯子,没有扶手,就连踏板之间也有着将近一米的距离,光看就

令人不禁感到寒意四起。从四周的黑暗中,不停地飞出类似于人头一样的东西,虽然没有看得真切

,翼却仍然能感觉到这些物体本身所带的恶意和它们那惊悚的样子,为了避免被这些东西撞下离自

己只有几步之遥的无底深渊,翼将光辉之剑的力量分割之后投射出去,从而在身边形成了一个安全

而明亮的空间,朵落则负责清理那些不时出现在上面的齿轮上的金属铠甲卫士,得益于两个人的配

合,从塔底上来的这一段路还算是顺利,但是走过铁梯的时候却是最危险的,因为两个人不仅要注

意敌人,还要时时看着脚下以防止一脚踩空摔落下去。
“切,怎么这么多,源源不断地往外冒啊!”翼抱怨一声,改变方法,将光芒聚集在两个人的身边

来回环绕。
“千万小心,一旦被那些东西碰上,只有死路一条!”朵落叮嘱道。
“我知道啊!……”翼手一甩,飞出两颗光弹击碎不远处的飞行物,“可是这塔到底有多高……怎

么还没到顶啊。”
“时计塔……扭曲着时间的混沌之塔,我也不知道还要多久才能通过这里……”朵落说道,气息微

微加重了一点。
“没事吧?”翼问道。
“……暂时还撑得住……不过越往上这些铠甲受到的魔力影响越大,已经越来越难打了……”朵落

喘了口气说道,镰刀翻飞,一道光弧划过铠甲--
但那铠甲身形一沉,并没有如想象的那样散开,反而长臂一伸,一把抓住了朵落的镰刀!
“朵落!”翼见大事不妙,赶紧转身出刀,但那铠甲竟灵活地避了过去,翼的剑只是在黑暗中留下

了一道光的轨迹。
“啊!”朵落还没反应过来,便惨叫一声,被铠甲坚硬的拳头打断了仅剩的左手!
“可恶!”翼不但要防止远处的飞行物接近,还要救出朵落,早已是应接不暇,手上的剑根本来不

及击出,铠甲已经一把抓住朵落的断手,将他向墙壁上的尖刺撞去!
“呃!”身体被尖锐的锈刺贯穿,朵落吐出一大口鲜血。
“朵落!”翼大叫一声,完全不顾身后飞速冲来的敌人,光辉之剑迅雷般飞向正将朵落从尖刺上拎

下来的铠甲!
填满伤口的尖刺一消失,无数的鲜血就像泉水一样涌了出来,朵落无力地垂着身体,气息奄奄。下

一瞬间,铠甲就又把他撞上了铁刺!伴随着骨头碎裂的声音,朵落的身体早已不成人型……
“啊啊啊!”翼眼见着朵落被打得血肉模糊,却在光辉之剑即将抵达目标的瞬间动弹不得。
转头一看,只见一只狰狞的人头正咬在自己的背上,从被咬的地方开始,翼的身体开始迅速地变成

灰色,如岩石般坚硬……
“这是怎么回事!”愤怒地大吼着,翼只觉僵硬感如潮水般涌上身体的各个角落,怎么也无法再移

动分毫。
“哥……哥……”朵落虚弱地吐着最后两个字,随即被铠甲丢下万丈深渊……
“朵落!”翼想大喊,但发不出任何声音,身体可以感觉到一切,但就是不能动弹……似乎有眼泪

流出,但僵硬的身体却像是干枯的朽木在夜色中沉寂地站立着……
铠甲望了一会脚下的黑暗,似乎在欣赏着被残杀者的绝望和痛苦,然后转过身来望向翼。
翼似乎能感觉到它深奥头盔中残忍的眼神,想砍,手却如同已经不知去了哪里,想叫,嘴仿佛被整

个塞满,想冲上去,脚却像生了根一样无法移动……
铠甲的手慢慢抬起,不知何时手中已经多了一把巨大的长剑,随着它手臂的挥落,剑刃在黑暗中画

出一道流星般的轨迹……它的每个动作在翼的眼中看来都如慢镜头一样拖沓,可又不可能避开,翼

的心里带着狂怒,眼睁睁地看着剑刃砍上自己的脖颈……
“喝!”就在这时,铠甲的身后爆发出一声大喝,在空阔的塔中引起一声声回响,一时竟像千军万

马般豪壮。
铠甲诧异地回头,却在还没看清身后的情况之前就被一击打得粉碎!
“哥哥,没事吧。”朵落的声音传来。
正在惊讶之时,翼的背后一松,血液流动的感觉顿时游走全身。翼抬起头一看,只见朵落飘浮在半

空中,身体上散发出沉重的黑气,那黑色的气息在黑暗中竟也能看见,相比之下,时计塔里的黑暗

简直就如微弱的蝼蚁般不堪一击。
“这是……”翼看着朵落背后的一对残缺的翅膀,想起了什么……
“死神之力……在我即将失去意识的时候救了我一命。”朵落解释着,脸上却有着难以掩饰的痛苦


“你……你的手……”
朵落沉默了半晌,终于将黑袍掀开,露出了隐藏着的双手--
那双手臂上的血肉已完全褪去,只剩两根细瘦的白骨……不仅如此,连朵落的身体,也浮现出骇人

的轮廓……
“我已经……完全不是人类了……”朵落说着,语气充满痛苦。
“这……”看着他瘦弱的身躯像是要被风吹散一般,翼不禁想要上前去拥抱住弟弟,但看着他恐怖

的身体,翼的脚却怎么也迈不出去……
“对不起……”翼说道。
“没关系……”朵落苦笑一声,“走吧……我可以飞了……能够尽快离开这里。”
发表于 2008-8-20 19:22:35 | 显示全部楼层
LZ回来了? 欢迎继续更新!

不过说实话,你的小说真的很有水平啊,每次看了更新后就会影响偶的情绪,可能不大适应你的风格(笑).
可能我们各自理解CV的内涵的出发点和角度不同的关系.不过还是很期待你写的结局啊
 楼主| 发表于 2008-8-21 04:54:44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支持哦~其实我自己也不是很能适应自己的风格~囧~总之现在开始正常更新了,请继续支持~:)
发表于 2008-8-21 18:35:28 | 显示全部楼层
加油LZ,你可以去写职业同人小说了.快达到官方水平了.:)
 楼主| 发表于 2008-8-22 12:05:59 | 显示全部楼层
“慢着。”就在朵落拉起翼准备离开的时候,一个冷峻的声音在黑暗中响起。
朵落和翼惊讶地回头,黑暗中渐渐浮现出一簇火红的光芒,一个人型出现在不远处的一个平台上。
朵落刚想开口说什么,突然脸色剧变,一把将翼推开,然后自己双臂急张,一道巨大的火花在他身

前爆开!
“呃!”闷哼一声,朵落的嘴角溢出紫色的血来。
“哟,在黑暗中也能看见我的攻击,不错嘛。”远处那人轻笑一声,声音令人不寒而栗。
“危险!”大喝一声,翼飞身跃起,手里长剑疾挥,将已经逼到朵落面前的又一把刀弹飞。
“恩?这个也不简单嘛。”那人又笑道,身上火光渐涨--
长满体毛的身躯,血红的双眼,突出的长颌,锋利的尖爪……一只凶猛的野兽显现出来,它的全身

都燃烧着炽红的火焰,背上12把巨剑如翼般展开……
还没等另外两人反应过来,狼人已经飞出两把巨剑,直逼二人!
“喝!”翼和朵落急忙回避,剑刃紧擦着两人飞过,但锋利的气流仍然在朵落的长袍上留下了一道

长长的切痕!
两人身型未稳,狼人却已紧随而至,手中尖甲闪电般刺出。朵落见状,双翼急振,直退出十米之外

才避免心脏被穿,而翼则是生生地用剑挡下一招,狼人巨大的蛮力加上翼本身就处在空中,指剑刚

一相撞,翼便喷出一大口鲜血,整个人像断线风筝般向外飞去。
“哥哥!”朵落趁着狼人在空中无法再做动作,赶紧向翼飞去。
狼人则是放声一笑,双脚一踢塔壁,身体瞬间改变方向,炮弹一样撞向正在空中的翼!
“呵!”翼眼见狼人尽全力的一击在所难免,避无可避,只得双手持剑同样以全力相拼!
无数火花将被黑暗笼罩的时计塔照亮,翼和狼人双方都以最快的速度比拼着,由于强大的反作用力

,翼不但没有落下去,反而还被弹得一再飞向上方!
“不错!果然有实力!”狼人狂笑着,脸上是嗜血的战士重回战场般的酣畅。他眼神一狠,顿时再

次加快攻击,一下子打得翼只有还手之力!
“哥哥!”朵落大喝道,身后千万把镰刀崩现,将狼人完全湮没在刀风刃雨之中!
“这种小把戏也敢出来丢脸!”狼人一腿将翼踢飞,然后双手拔剑左右齐挥,将镰刀弹得七零八落

,同时他背上剩余的八把巨剑像是被无形的人操纵着一样全数飞出,非但将朵落的攻势化解得完完

全全,更是瞬间将局势扭转,一时之间,朵落便被十把巨剑包围起来!
朵落翅膀一张,飞速向后退去,谁知那些巨剑竟也紧随而至,他只得一边后退一边抵挡着攻击。只

见朵落带着一连串的火花飞速穿梭在齿轮与轴承之间,所经之处就连钢铁也被烧得通红!
“死神之眼!”突然,朵落大吼一声,眼睛中突然喷射出一道红色的火焰,将即将逼至面前的巨剑

烧成一片片灰烬!
“哈哈哈!”狼人大笑,“你终于连头也变成死神了!”
“什么!”正准备从上方发动突袭的翼闻言,不由地惊讶得一愣,手上的剑已被狼人抓住!
“你刚刚在说什么!”翼知道狼人的下一步招式必然是攻击行动受制的自己,赶紧用手在剑上一弹

,整个身躯再度飞升而起。
“恩?吓得连剑也不要了么?”狼人感觉好笑似的拿着光辉之剑端详,“恩,不愧是魔王大人重视

的东西,的确不同凡响!”
“是不错!”翼的手放出光芒,“可惜不能给你!”
“那……那是!”狼人眼神一惊,向后疾退,下一瞬间翼已如烧灼的流星一般轰上他刚刚站着的地

方,整块平台都被轰得四分五裂!
“恺撒之怒!你怎么会有那个拳套!”下落中狼人厉声喝问道。
“这个与你无关!”翼一踢平台,飞到狼人的身边,然后一掌拍上狼人的头,手中光芒暴现--
“啊啊啊啊啊!!!”惊恐地惨叫,狼人就在一瞬间被炸成灰烬!
在仍然燃烧着的碎片中,翼的手掌射出一道光芒,连接到正在落下的光辉之剑的剑身上,光辉之剑

就像被吸引的磁铁一样飞回了翼的手中!
“锵!”翼一剑钉在墙壁上,这才停止了落体运动。
“朵落!来接我啊!”翼向上方的黑暗大喊道。
“……”半晌,除了自己的回声,没有一点回应,翼奇怪地向上望去,却是无尽的黑暗,什么也看

不到--
突然,一个黑色的物体飞速地向翼撞来!
翼大惊,手臂用力,借助着剑的反弹整个人飞了起来。而那黑色的物体,就结结实实轰击在墙壁之

上!
翼再度将剑拿回手中,看准一个仍然稳定的平台站了上去,警惕地防备着那团黑色。
一段令人难以忍受的沉默之后,那黑色如墨水般化开,在飞散的花瓣般的黑色碎片中,朵落的脸浮

现而出。
仍然是少年清丽的容貌,只是那对眼眸已经变成了一片红色,紫色黑色的图腾布满了整张脸,带着

妖冶的寒冷……
“朵落!”
“哥……哥?”
……
“欢迎回来,我忠实的仆人。”苍真望着窗外,似是自言自语地说道。
他的身后是满室的血红,仍然带着温热的血液顺着地板的缝隙流淌得到处都是,床上椅子上墙壁上

都是喷溅而出的鲜血的痕迹,血腥的味道弥漫着,在这片红色的光辉中,苍真的脸变得阴暗而又充

满霸气。
“现在已经不需要克劳索拉斯的力量了……”苍真冷笑道,低头品尝一口高脚杯中的红色液体,脸

上现出陶醉的神情来,“我已经,无人能敌。”
冰冷的眼神望向窗外下方的一座塔中,苍真的笑变得残忍而又得意……
……
“弥那!”水月从沉思中惊醒。
空旷的房间中流淌着寂寞的味道,水月全身被冷汗湿透,诧异地望着窗外,眼中流露出不安。
“难道……”水月握紧了手中的长刀,“来须苍真,你……!”
……
发表于 2008-8-22 16:15:48 | 显示全部楼层
又更新了,好快就看完了. 期待继续写
 楼主| 发表于 2008-8-29 13:52:30 | 显示全部楼层
“喝啊!!!”朵落的镰刀削掉翼的一撮头发。
“朵落!你究竟是朵落,还是死神!”翼勉强地避开攻击,手中光芒暴涨,一把抓住镰刀迫使朵落

停下攻击。
“朵落?死神?”朵落的眼睛笑成了月牙的形状,微翘的嘴唇竟裂了开来,两排尖锐的牙从中探出

,“朵落本就是死神,死神已归属于朵落,我既是朵落,也是死神!”
话音刚落,朵落的眼中再度射出炽热的火焰!
翼急忙松手,扭身躲向一旁,朵落的火焰将他脸侧的头发和衣领微微烧焦,翼一咬牙,光辉之剑顺

着火焰的轨迹疾刺而出!
朵落应付得游刃有余,上身后仰,翼的剑便刺了个空,没等翼反应过来,朵落的镰刀便已袭至胸前

--
“呜!”鲜血迸溅,翼被强大的力量轰得飞了出去,黑暗中的血如一朵朵阴暗的鲜花盛开。
“还没结束呢!”朵落大笑道,飞身撞上翼的身体!
翼再次吐出一大口鲜血,强大的冲击力撞击在肺上,简直像要把他全身的空气都压榨出去一样,脑

中一片晕眩,翼感到背后又袭来一股巨大的冲击,骨头像是全部散了架一样提不起半点力气。
“这么快就不行了?”朵落漂浮在翼的面前,一把将他从墙上拎起,“妈妈的仇我还没有报呢!神

城翼!”
“妈……妈……”翼的嘴唇艰难地吐出两个音节。
“你……!”朵落突然暴怒,一拳轰向翼,翼的身体顿时如断线风筝般落向不远处的一块平台,“

你还想从我这里抢走妈妈么!”
翼刚刚落地,朵落已经一脚踩在了他的身上,将他硬生生地嵌进金属的平台中!
“死吧!”朵落大喝。
“朵落……”在一片片金属碎片飞溅中,翼突然睁开眼,深深地望向正要施下杀手的朵落,“弟弟

……”
“你……你这个……!”朵落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狂怒地大吼,“你有什么资格做我的哥哥!妈妈

是我一个人的,不是你的!”
“朵落……对不起了。”翼说道,“我只有你这么一个弟弟了,但……既然你已成魔,我便不得不

……除掉你!”
话刚说完,平台下方突然爆发出一束束光芒,锐如刀锋的光将平台一分为二,翼所处的一半仍固定

在轴心上,而朵落所在的那一半却飞快地向下坠去!
“什么!”朵落大惊,急忙展翅飞起,而在下一瞬间,头顶上已是光芒一片--
“朵落……让爸爸接你走吧。”翼的眼神中没有犹豫,手掌按上朵落的额头。
“哥……哥……”朵落惊惧的眼被光辉湮没……
……
翼跌坐在塔顶的阶梯上。
这是通向整个城堡最高处的阶梯,悬在虚空之中的阶梯竟长得仿佛望不见尽头,如同从遥远而黑暗

的天空中延伸而出的一道通向天顶的道路,孤冷的月光洒在破旧的鲜红地毯上,反射出星星点点细

碎的光,阶梯两旁排列着无数卫兵的石像,肃静中透出威严的气势,一排排长枪直指穹空,仿佛是

它们撑起了天幕,灰色的云在月下翻滚着,江海一般波涛汹涌,而那一轮圆月却安静地驻止着,散

发出诡异的月晕,虽然已是无尽的高空,却没有一丝风吹来,阶梯像是结界一般存在着,将一切属

于人世的东西都隔绝在外。
翼望着月,无声无息,表情平静而祥和,但从他的眼眸中,透出一股坚决的光芒,那是其他人所无

法具备的坚决的光,其中包含着舍弃一切的决绝和勇气。半晌,他收回目光,用微哑的嗓子开口道


“你也来了啊。”
从时计塔那布满铁锈的牢门一般的出口中,水月走了出来:
“神城翼……好久不见。”
“上次我们交手是什么时候?好象已经过了太久时间了,我都几乎忘记了自己还曾经在人间活过。

”翼微笑着望向水月。
“那条高速公路,大概早就修好了吧。”水月说道,两人竟相视一笑,但笑里却已包含了深深的无

奈和悲哀。
“你也要去?”沉默许久,翼指指阶梯尽头的方向问道。
“恩,走吧。”水月抬脚踏上阶梯。
“先去解决魔王,再和你好好打一场。”翼起身,跟上水月,“我一直以来都在战斗,但思前想后

,还是觉得和你打得最是酣畅淋漓。”
“正巧我也这么觉得。”
“为什么会这么觉得呢?明明那时候都不想打的。”
“……大概,人,在经历多了之后,才会发觉曾经的美好。”
“是啊……”
……
曾经我们都在校园里,和同学打闹嬉笑,闹成一团。
曾经我们都在温暖的家庭里,体会着被呵护,被关怀的感动。
曾经我们都有深爱的人,哪怕只是注视着她,都能感觉到内心的冲动。
曾经我们,都活在人间……
曾经我们,都拥有幸福……
曾经的我们,早已死去在获得力量的那一瞬;而现在的我们,在经历了无数浴血的战斗和难忍的伤

痛之后,却满身伤痕地发现自己,已经忘记了原来的本意……
是啊,我战斗,是因为我渴望幸福。
我战斗,是因为我渴望别人幸福。
但我的战斗,又给谁带来了幸福?
我的战斗,又带来了多少悲哀?
在度过了如此漫长而艰难的人生之后,我离原来的世界,竟已这般遥远……
……
“欢迎光临。”苍真望着敞开的巨大门扉,微笑着,“就让一切,在这里结束吧。”
……
发表于 2008-8-30 14:56:38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加油!继续写
发表于 2008-8-30 19:15:08 | 显示全部楼层
好象马上就是大结局了,楼主继续加油:)
*滑块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主页

GMT+8, 2020-12-1 13:10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3 CVCV.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